《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0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了,山上的人都吃了吗?”楚天齐一边咬着馒头,一边问。
  肖猛回答:“工人们都吃了饭,爆炸之前刚吃过,救援的人没吃上。”
  楚天齐马上站起身,走到赤河镇书记面前:“梅书记,麻烦你们再给山上救援的人弄些吃的。”
  “楚市长,刚才我已经让人回去拉了,应该很快就该运来了。我估计救援时间也许会很长,已经让人做好准备,一旦有需要的话,晚上和夜里我们再来送。刚才做的熟食量不够,这次都是买的包装食品,我们能力实在有限,也就能做做这些事。”说话间,梅书记的脸上出现一些惭愧和尴尬。

  “梅书记,你们做的工作很重要,很有意义。”楚天齐赶忙真诚的说,“我代表市委、政府,也代表我个人,向你、何镇长以及赤河镇全体同志表示感谢,感谢你们无私的援助和支持。”
  听到对面年轻人的一番话,这个四十多岁的女人脸上一红,眼中现出欣喜神采,连连表态:“市长,您过奖了,这是我们应该做的,我们做的很不够。”
  “来了。”一旁的何镇长喊了一嗓子。
  楚天齐转头看去,那辆吉普车正从山口奔来。

  迎着众人热切的目光,吉普车颠颠簸簸的来到近前,停了下来。
  楚天齐招了招手:“肖所长,你在山下值守,有什么情况打电话。我和两名同志,把这些吃食送到山上去。”
  肖猛道:“市长,还是我去吧,山上……”
  楚天齐摆摆手,打断对方:“我必须要去现场看看。”
  肖猛不再阻拦,只是嘱咐楚市长注意安全。
  再次谢过梅书记等人,楚天齐带了一名丨警丨察,坐着乡里的吉普车,绕着赤云山右侧转了半圈,从谷底沿着山路向上而行。
  上山的路都是盘旋而上的砂石路,路面不太宽,但完全能满足一辆大卡车通行;在一些相对平坦的路段,要更宽一些,显然是为了满足相向而行的汽车会车需要。只是现在的路上不时出现一些石块,有的小石块堆成了小堆,有的石块还比较大,汽车需要谨慎绕过。不用说,这些石块肯定是这次爆炸所致。
  透过车窗望去,山上的烟尘淡了好多,黑烟也很稀少了,山梁上、山洼间出现了许多人影,这些人影好多都拿着小红旗。

  大约二十多分钟后,吉普车停在了一处相对平坦的空地。
  楚天齐走下汽车,放眼望去,他知道,这是金石矿业的办公区域,他在检查的时候来过。办公区域内停着好几辆警车,几名荷枪实弹的丨警丨察站在进门处。
  高峰从远处跑到近前,喊了声“市长”。
  “这是赤河镇送来的水和食品,给大家分下去,千万别有遗漏。”楚天齐嘱咐着。
  “是。”高峰答应一声,和司机以及同车来的丨警丨察,把一个个纸箱、食品袋拿下汽车。
  楚天齐边往食品袋装着火腿、水、面包,边问:“高峰,曲局长在哪?”

  “曲局……在那。”高峰向着山顶一指,“那块大石头背面。”
  楚天齐看了看方向,提着食品袋,沿着小路,向山顶而去。这些小路不怎么好走,但也不难走,对于楚天齐并不在话下。只是今天直接穿着参加现场会的衣服:白半袖、藏青色西裤、黑皮鞋,走起来要别扭一些,有两次还差点滑倒。
  离着还有一段距离,只见山石后面转过一个人来,正是曲刚。
  看到楚天齐,曲刚赶忙迎了上来。

  楚天齐快走几步,来在近前,把手中食品袋递了过去:“给。”
  “哈哈,市领导亲自送来给养,荣幸之至。”曲刚笑着,接过了袋子。
  楚天齐没有接着对方的话茬,而是缓缓的说:“你又何必趟这浑水呢?
  “这是矿井爆炸,怎么又冒出洪水来了?你放心,铁矿井不同于煤矿,透水事故很少的。那几名老矿工讲,没听说这里的铁矿井发生过透水事故。”曲刚说着话,拧开矿泉水,喝了两口。

  楚天齐道:“少打马虎眼,王市长说了,你是自告奋勇来的,根本就不存在你所谓的‘点将’一说。”
  曲刚“嘿嘿”一笑:“你们读过大学的人,就知道咬文嚼字,那也没什么区别呀。我那么一说,无非是增加点自己的份量而已。”
  “你老曲什么时候说话也这么拽了?”楚天齐“嗤笑”一声,“我问你,你到底指挥过矿井救援没有?”
  “还让不让人好好吃了?”曲刚顾左右言其它,同时打开包装袋,吃起了面包。
  “其实我刚才也疏忽了,接完王市长的电话后,我才意识到,你不可能亲自指挥矿井救援的。”楚天齐轻轻摇摇头,“矿井救援,主要是安监局或是消防队的事,不可能让你这个公丨安丨局副局长、刑警队长指挥的,你顶多也就是带人负责治安罢了。”
  咽下口中的面包,曲刚才说:“不错,我是没有直接指挥过矿井救援,但还是参加过好几次。别人我不敢比,最起码比你见识过,里面的一些专业性东西也都懂。”

  “老曲,你这是卖一个搭一个,不值得。”楚天齐缓缓的说,“矿山开发是我分管范围,又是在全省建筑安全现场会期间发生,我是无论如何也跑不掉的,你没必要掺和进来。”
  “什么叫我掺和?我这是用我的专业性,来降低此事的损失。我做为公丨安丨局长,参与救援也是天经地义的事,再说了,多一个人也能多一份主意。我都干这么多年丨警丨察了,也参与了多次救援,结果却没直接指挥过一次,这也是弥补一下缺憾。”曲刚说到这里,再次“嘿嘿”一笑,“我是想一旦救援得力,那就是大功一件,反正有那么多人做证,你已当众宣布,是赖不掉的。”
  能有这样“两肋插刀”的朋友,楚天齐不免感动:“老曲,你让我说什么好……”
  “局长,什么也别说了,咱们还是说正事吧。”曲刚说着,一指前方洞口,“那就是三号井。”
  楚天齐当然上来时就看到了那个洞口,但刚才只顾着问话,并没有细看,现在经对方一提醒,才仔细看去。
  洞口上方的大写“三”字,标识着这口井的身份;洞口倒是没有震坏的痕迹,只是洞口及周围灰蒙蒙的,飘着很多粉尘。
  “根据那几名老师傅的讲述,这口井的通风设备、安全防护设施一直做的非常好,以前从来没发生过塌方或是呛倒人的事。他们还说,今天根本就没上工,不知道这爆炸究竟是怎么发生的。”曲刚说,“他们分析,最大的可能性就是遗漏了*,正好又遇上电路漏电,产生的火花引爆了*。这种可能性非常小,也太巧了,要不就是有人进去过,否则就解释不通了。”
  日期:2017-11-28 07:0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