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905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握住对方右手:“梅书记、何镇长,你们来的不晚,来的正是时候,你们这是雪中送炭啊。麻烦你们赶紧给大家分下去吧。”
  来的二人正是赤河镇丨党丨委书记和镇长,二人答了声“是”,转身奔向农用车。
  此时,农用车和吉普车上的其他人也已下车,正打开农用车的侧面车厢,从上面往下搬不锈钢桶和纸箱子,只把两个大笼屉留在了车上。梅书记等人为大家带来了方便面、矿泉水等,还有刚出锅的馒头,那三个不锈钢桶里分别是绿豆汤、大锅菜、开水。
  梅书记等人拿着碗筷、方便面桶,招呼着众人:“时候不早了,大伙都来吃点,喝点汤解解暑。”
  和梅书记等人的热情相反,面对这些香喷喷的吃食,现场众人无动于衷。那些矿工家属们仍然眼巴巴的望着山上,嘴里喃喃着“怎么还不来”、“该来了”、“不会出事了吧”。其他人则是责任在肩,而且也觉得没有先吃的道理。
  任凭梅书记等人如何相劝,可是依然没有人咬上一口馒头,喝上一口汤。就这样,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半个小时过去了。

  “来了,来了。”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
  接着成了沙哑的共鸣:“来了,他们来了。”
  “来了,来了。”楚天齐跟着嘶吼起来,眼巴巴的望着山上奔行而来的众多身影。
  远处的人影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楚天齐已经看清,跑在最前边的是肖猛,后面那几十人,都是矿工的打扮。
  矿工家属们忽然一下子涌向警戒线,嘴里喊着“孩儿他爸”、“扣柱子”、“老许”等等。
  丨警丨察和民兵们赶快解劝着这些家属们,要他们冷静,要他们不要冲过警戒线。
  这次家属们相对冷静的多,虽然又是招手,又是跳起来呼喊,但却没有人执意要跃过警戒线。
  肖猛带着众人出了警戒区。
  那些家属们立刻与亲人相拥在一起,又是哭又是笑的,一番热闹与喜庆场景。
  楚天齐迎着走来的肖猛,上前两步,问道:“怎么样?”
  肖猛回答:“三号矿井还在通风,估计再有一个多小时,就能进人。现在下山的这些人,都……”
  “叮呤呤”一阵铃声响起,打断了肖猛的话。
  楚天齐拿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向肖猛示意一下,走到一旁,按下接听键。
  手机刚一接通,里面便传来焦急的声音:“怎么样?人救出来没有,伤亡情况怎样?”

  楚天齐道:“矿井还在通风,现在还不能进人,具体伤亡情况不明。刚有一些工人从山上下来,和家属见面了。”
  手机里“哦”了一声,又说:“你们辛苦了,多受累吧。让其他人多分担一些,别把你自己累坏了。曲刚非要自告奋勇去,说他有经验,你可以多用一下。”
  楚天齐不禁一楞:这和曲刚说的不一样啊,听曲刚的语气,可是被点将的,怎么又成自告奋勇了?
  对方声音继续传来:“天齐,张省长可是发大火了,措辞特别严苛,我的压力很大呀。咱俩现在可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命运就都交在你手上了,你可要多加努力呀。”

  听到对方的亲切称呼,楚天齐没有亲切感,有的只是不屑与厌恶:这都什么时候了,不想着如何救人,却先想到自己。于是便回了一句:“市长,现在救人才是第一要务。”
  手机里干笑了两声,才传来声音:“对,救人最重要。人员伤亡的少,责任自然也就小了。”
  楚天齐暗骂了句“自私”,才说:“家属那又出状况了。”说完,直接挂断了电话。
  刚才说的话,既是挂断市长电话的借口,也是确实家属那里有情况

  大多数家属已经在争相给亲人弄吃的,以慰藉平安归来的亲人;但仍有几个人在这些矿工中穿梭、打问着,神态焦急万分。
  楚天齐赶忙走近肖猛,低声道:“那几人好像没找到家人。”
  “金石矿业上班的本地人,还有家属在这儿的人,我全带下来了,他们都没有上工,都在半山腰工棚里。刚才没有下山,一是他们不知道家属在找,二是在避开那些烟尘,三是也防止经过矿区时万一再发生爆炸带来伤害。”肖猛说,“对了,据工人说,他们矿上今天都没上工。”
  “都没上工?”楚天齐很疑惑,也有着一丝惊喜,“真的吗?”

  肖猛道:“他们说,是老板要求的,说是等市里开完现场会,等省领导走了,再上工。对了,刚才我见到了*保管员,他说今天没人领*,库房里的*也没丢。”
  “那么矿井爆炸是怎么回事?到底是不是金石矿业的三号井?没下山的人去哪了?会不会是统计的时候有遗漏的?”楚天齐接连*发问。
  “就是那口井爆炸,这没错。统计的时候,人员是稍微有些乱,不过我都问了两遍,就有几个花名册上的人没找到,工友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说到这里,肖猛忽然打住了,眼睛望向了楚天齐身后。
  楚天齐转身看去,见有几个男女家属正跌跌撞撞的走来。他略一沉吟,低声说了句:“别和他们讲实话。”
  肖猛轻轻点点头。
  “我们家里人去哪了?”
  “老陈怎么没下山?”
  “孩他爸在哪?”
  众家属泪眼婆娑的七嘴八舌着。
  肖猛双手下压:“大家不要急,慢慢说,是不是家人没下山,你们着急了?有好多人都跟着帮忙呢,光是本地口音的就有七、八个。”
  “是吗?那肯定有我们家老陈了。”一个妇女抹着眼泪,说,“他这人经常帮忙,好多次都回去挺晚。”
  “老陈,叫什么名?”肖猛反问。
  “陈耀先。”妇女道,“你见着他了吗?”
  肖猛缓缓的说:“陈……他说自己名字的意思,是要光耀祖先,对不对?”
  “对,对,对。”妇女连连点头,面色喜色,“他一直这么说,可只做了一个下井的。”
  “我们家老郝呢?”
  “我儿子呢?”
  其他人又争相问了起来。
  肖猛轻轻摆手:“一个一个来,到底你们这是几家呀?人太多,我记得有点混,你们挨个说说,都长什么样?”
  “三家,加上老陈,一共四家,四个人。”有人做了回复。
  紧跟着,这些人都说了自己家人的样貌,肖猛则表示“见过,见过”、“应该是他”。这些人听完肖猛的讲说,顿时喜笑颜开,争着去吃饭了。
  楚天齐看看肖猛,两人都露出了苦涩的笑容。
  此时,现场值勤人员,也都轮班开始吃饭,楚天齐也吃了一些。
  那些找到亲人的家属,在楚天齐和众丨警丨察的劝说下,和矿工亲人一起,都离开了现场,回家去了。在离开之前,肖猛进行了详细的登记,还让那些矿工签了字。其余那四家的人,则继续留在现场,等着迎接凯旋归来的家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