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626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走了差不多三分多钟,前面终于出现了人。
  这些人不但穿着白色的长袍,而且脸上还画着十字架一般的图案,对于我们的到来,他们并没有上前来质问,而是跪倒在地,朝着我们这儿跪拜叩首,表现得极为恭谨。
  我们继续往前走,其间又遇到了几个人,都是跪拜倒地,不言不语。
  连续碰到了三回,屈胖三终于忍不住了,问了那崔珠贤一句,结果她也不知道,不断摇头。
  屈胖三给了我一个颜色,让我看住这小妞,让她别耍花样。
  我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
  如此又走了一段距离,前方突然间有鲜血的腥气蔓延过来,在鼻子上面游绕着,我眯着眼睛,打量周遭,发现这儿的洞穴狭窄了许多,变成了一个只能几人并排而行的通道,而在前方,似乎有痛苦的哀求之声,幽幽传来。
  长长的通道之中,除了我们后面很远的地方有跳跃的火焰传来之外,并无别的光源。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那种哀求哭喊声,就显得格外的恐怖。
  我们小心翼翼地走着,没多时,到达了通道的尽头,瞧见跟前居然是一个很大的血池,不知深浅,表面上不断有翻滚的气泡冒出,最中间那儿,有一棵类似于水杉鬼槐一般的大树,从池子底部长了出来,根系发达,有的深植其中,有的悬空在池面之上。
  那颗树很大,从我这边望过去,直径应该能够达到十几米,由数根主干结合而成,最终到了离水五米高的地方,结合成了一根树干。
  它竖直向上,枝桠很多,而顶端,却是直接到了洞穴的顶端去。
  瞧着架势,似乎在洞穴顶端以上,还有很长的一段树干,说不定还顶出了地下,蔓延到了地表之上去。
  血池,枝桠繁密的巨树,还有周遭若有若无的哭声,使得这儿的气氛十分诡异。
  我侧耳倾听,感受着那哭声的来源。
  过了好一会儿,我终于确定了哭声的方向,是来自于那血池之中。
  我让屈胖三不要动,自己缓步走到了血池旁边,眯眼望去,从火眼之中,能够瞧见在那血池起起伏伏的表面上,有两颗脑袋。
  两颗脑袋都是光头,头发什么的,都已经没有了,但我却能够从中分晓出性别来。

  一男,一女。
  不但如此,两人还是亚裔面孔,十分年轻,女人鸭蛋脸,如果加上头发,应该会很漂亮,男人有点儿习惯性地眯眼,显然之前是戴着眼镜的。
  他们在血池之中沉浮着,一会儿露出整颗脑袋来,一会儿又给翻涌的血池给掩去大半。
  不过不管如何,我都只能够看到他们的头,至于身体的其它部分,都掩盖在了血池的表面之下去,而他们的哭声也显得特别的苍白无力,没有一点儿精神,仿佛是来自于灵魂的哭诉。
  我看了一会儿,虽然不是林佑和萧璐琪,但也心中难过,回过头来,想要跟屈胖三确认一下,看看能不能将人给救下来。
  而就在我回头的那一瞬间,屈胖三突然喊道:“小心!”
  我感觉到身后有一股恐怖的力量陡然袭来,下意识地往前一扑,就地一个翻滚,就感觉我刚才站着的地方,传来一阵巨大的撞击声。
  我从地上翻了起来,却瞧见血池之中,爬出了一个身高一丈、浑身都是鲜血的凶兽,看着有点儿像是熊瞎子,不过没有那般蠢笨,肌肉交错,头颅狰狞,双目通红而晶莹,散发着残忍的凶光。
  这头凶兽一拳砸落在我刚才站立的地方,碎石飞溅,而与此同时,从那血池之中,还有七八个与它一般模样的凶兽,缓缓爬出。
  凶兽一击不成,咆哮一声,朝着我陡然冲来,而就在这个时候,我身后却发生了拼斗。

  我一个弹腿,跳开一些,却见一大股血气从四面八方袭来,最后落到了不远处的崔珠贤身上,将她整个人都给渲染得璀璨夺目。
  她也在一瞬间,与屈胖三相拼几招,居然毫不逊色。
  相拼几招之后,双方分离,崔珠贤落到了血池之上,如站实地,而屈胖三则是眯着眼,缓声说道:“想来你应该不叫作崔珠贤,而是金允儿吧?”
  那长腿妹子十分得意,冷笑着说道:“两个呆头鹅,什么都闹不清楚,就敢闯我釜山真理教的场子,当真以为我们一点儿防备都没有?实话告诉你吧,在外面留守的所有人员,都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你们束手就擒,我可以饶你们一命;如若不然……”

  她这一连串的中文说出来,虽然有点儿口音,居然流畅无比。
  很明显,她刚才表现出来的那呆萌状态,只不过是在迷惑我们,让我们放下心防,掉以轻心而已,而此时此刻的她,才是一个釜山真理教圣女的完全状态。
  她表现得十分趾高气扬,完全没有之前被我们擒住的狼狈模样。
  就在她冷冷看着我们的时候,屈胖三却笑了。
  他哈哈大笑起来,丝毫不管身后那七八头血池凶兽的进逼,大声说道:“当年我年少之时,曾经遇到过贵国的顶尖高手安重根,当日他在日本神道教及天皇卫队的重重包围下,将伊藤博文击杀,让我心生敬意,那时的我,对于贵民族的硬骨头和不服输的那一口气,颇为感慨,没想到百年过后,安重根留下来的这一帮子孙,却是如此的不争气,居然尊奉起一邪神来……”
  他口气颇大,手上也不闲着,青云图陡然一卷,风云浮动,整个空间的血气都为之溃散,那些原本凶猛狰狞的血池凶兽,也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来。
  瞧见那迎风便涨、化作几丈的巨大青云图,以及上面落下来的八卦金印,圣女金允儿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她盯着屈胖三,说道:“讲什么大话呢?安大师都已经死了百年,你一个小屁孩子,还敢说认识他?”
  唰!

  屈胖三一挥手,青云图陡然转动,有青色光芒从上面落下,投射到了那些血池凶兽的身上去。
  那些青芒带着无数规则之力,八卦游动,炁场翻涌,将它们凶猛的冲势给阻拦住,并且落地之后,衍生出一个又一个的小阵来,将它们都给限制在了原地。
  我与屈胖三配合默契,他一动手,我都用不着他来吩咐,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止戈剑在手,我化作了一道疾光。

  天罗秘境之行,对于我来说的,意义还是特别重大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对于与人交手的自信,开始无限增长。
  而这种自信,是来源于对自己的认识,以及对于自己在这个世界上的认知。
  这两样,用兵法来说,就叫做知己知彼。
  唰!
  止戈剑在挥舞到了极致的时候,破空而响,化作电光,将那血池凶兽的脑袋毫无停滞地斩落了下来,在地上滚落几圈的时候,我已然将跟前的三头全部斩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