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衣鬼!孕妇鬼!水鬼!婴儿鬼!》
第18节

作者: 凤波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用了,我吃过了!”刑钧礼貌性的点点头拒绝了,他不是矫情,是确实吃过了,旋即视线落在了傅筱琬的身上,见她低头吃饭压根都不看自己一眼,心里有些想笑,嘴唇微动,本来想说的话最后还是放弃了没有说出来。
  罢了,不管这个女人是怎么知道的,反正案子已经破了,没必要好奇她是怎么知道的。
  刑钧如此想着,最后还是有些安奈不住的说了一句:“入室偷窃案破了,是张天明做的,多亏了你的提醒,谢谢!”
  张晴小嘴微张,一副惊呆了的表情,难以置信的询问:“什么?张天明做的?那不是张三儿子吗?他偷自家的金子,怎么会?”本来她是想说不可能的,可是警察都说案子破了,那说明张天明已经承认了。

  这真的是太不可思议了,张三的儿子张天明要结婚了,结果新郎偷了买给新娘的金子,然后张三报警了,警察来了,查出来金子是儿子张天明偷的,这这这,简直是胡闹嘛,张天明为什么要这样做!
  傅筱琬埋着吃饭的头猛地抬起,露出了我和小伙伴都惊呆了的表情讷讷的说:“啊,不是吧,我,我就是瞎猜的,怎么就猜对了。”
  刑钧看到傅筱琬这拙劣的演技,笑了,脸上那刚硬的线条瞬间柔和下来,深邃又犀利的眼神里充满了戏虐之色,他含笑道:“恩,你猜对了,我要回局里了,你呢?”
  蓦地感到尴尬,刑钧想起自己似乎还不知道傅筱琬的名字,直来直去的他也不害臊,直接问:“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怎么称呼?”
  “傅筱琬!”傅筱琬粗鲁的用手背直接擦拭满是油的嘴,直接回答,名字什么的,没什么不好意思说的,接着就回答刑钧的话,“我今晚在这住。”
  看来是不能一道回去了,刑钧了然点头:“刑钧,那我先走了,下次见!”
  既然是住在一个小区了,以后肯定还会见面的。刑钧突然觉得,自己似乎有些期盼和傅筱琬的下次见面了。

  “再见!”傅筱琬巴不得刑钧快点走,至于下次见,还是不要见的好。
  原来刑钧和张天明单独谈的时候,张天明毕竟是心虚的,没有被警察盘问过,被刑钧那种冷酷又严肃的脸吓到,最后一五一十的说出了自己的事情。
  被强迫娶一个不熟悉的女孩子,他无法接受,可在父母的压力下,他不得不答应了亲事,买了金子后,他突然就冒出了一个念头,礼金已经给了,那是拿不回来的,如果金子丢了,那女方肯定就会反悔不嫁了,家里也拿不出钱再买一份金子了,这样一来,婚事就吹了,他就不用娶那个女孩了。
  这个念头就像一根杂草一样,虽然很弱小,可是却非常顽强的生长起来,而且是快速生长,所以到了夜里,张天明蹑手蹑脚的溜到了父母房里,趁他们熟睡的时候把金子给取走了。
  交代完事情后,张天明将金子拿了出来,当他捧着金子出来后,张三傻眼了,贼竟然是自己的儿子!
  随后张天明哭着说自己不想结婚,张三虽然怒,却也无奈的答应了,随后央求刑钧撤销案子,这事也就算是了了。
  刑钧离开了镇子,傅筱琬留宿,不过这一夜她睡得并不安稳。
  蚊子那个叫多啊,咬的那个叫狠啊,一晚上的啪啪啪打蚊子,然后簌簌的挠痒声,后来还是张晴听到动静给搭了个蚊帐,这才能睡了。

  被叫醒来后的傅筱琬十分的痛苦,腰酸背痛的,全身不舒服,睡不惯这里的床铺,太硬了,而且睡眠质量非常的差。
  顶着熊猫眼,简单的洗漱后傅筱琬便一脸憔悴的跟着张晴出门了,此时,天才微微亮。
  傅筱琬抬头望了望天,再看看空无一人的街面,狐疑的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好家伙,五点都不到!
  天啊,这么早,好想回去睡觉。

  前面的张晴却精神劲十足,精神饱满的拎着一堆补品快步走着。
  好吧,还是跟着吧,解决完孕妇鬼回家就好好的补一觉,真是的,女人的睡眠很重要的,一晚上没睡好,感觉都老了许多。
  摸了摸脸颊,傅筱琬无奈的拖着疲惫的身体跟在了后面。
  左转,右转,又左转,傅筱琬本来就头晕脑胀的,这一绕,更晕了,她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哪了,反正跟着张晴就对了。

  “到了!”走了10来分钟,张晴终于在一栋看起来比较新的楼房前停下了,随后直接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进了屋,大厅里没有人,都没有起来,这个点还很早,还没人起来,张晴静静的将带来的补品摆放到桌上。
  而傅筱琬,则是直接找了个椅子坐下,然后闭上了眼睛开始打瞌睡,太困了。
  没过多久,一名妇女从里屋走了出来,看到张晴后立马热情的打招呼:“张姐,你来了。”不过看到在一旁点着小脑袋的傅筱琬后,那沧桑的小眼睛里露出好奇的神色问:“她是?”
  张晴脸上堆满了笑容回:“是我的雇主,来看看茜儿的!”
  “哦~”妇女恍然大悟的哦了一声,她是知道张晴一直在做保姆的,没想到雇主是这么年轻漂亮的女孩子。
  “茜儿怎么样?昨天没有不舒服吧!”张晴有些急切的问出了自己心中的问题,她的孙子哟,千万别有事。
  那妇女知道张晴的担忧,她和张晴是好姐妹,关系很好,张晴家的情况她很清楚,连忙回道:“好着呢,每顿都吃了两大碗饭,还闹着要出去走走呢,不过你放心,我没让她出去。”
  张晴松了口气,指了指桌上的东西说:“我带来了些补品给茜儿。”
  镇上的人没有电脑,也没有什么网吧,家里最多只有电视机能打发时间,平常最大的爱好就是聊天,女人之间呢,打打麻将,织织毛衣、毛线鞋,然后就是八卦聊天,什么都说。男人之间呢,打打牌,下下棋,然后就是喝酒划拳。
  张晴也不例外,儿媳妇还没起来,她就和妇女聊起天来。
  “听说,张三家的金子是被他儿子自己偷的,是不是真的啊?”张晴问出了一直搁在心里好奇的问题,昨天听刑钧说完后她一直都很好奇,张天明为什么要偷金子,不过她忙着炖补品,加上傅筱琬的到来,导致她没有时间出去听八卦。
  妇女偷偷摸摸的瞅了一眼门外,然后将头颅凑到张晴面前,露出一副‘你不知道啊’的表情小声说:“是真的,我跟你说啊,那个张天明不想娶人家小姑娘,可是他爸礼金都给了,不能退,所以就想出了偷金子这招。不给金子,谁还嫁他啊,酒没摆成,当然就要退还礼金了!”
  张晴目瞪口呆,竟然是这样,确认了真相后,她开始唠了:“天哟,这张天明白上大学了,这书都读哪去了,怎么能做这样的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张天明是她家的孩子呢。
  “就是啊!”妇女也是一副‘这孩子太不争气’的表情说:“出了这事,镇上谁还敢把女儿嫁给张天明啊,我看张三惨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抱上孙子!”

  傅筱琬昏昏沉沉的睡着,坐着本就睡不着,再加上两个女人叽叽喳喳的议论着,听得头都大了,她干脆就闭着眼睛听两个人聊天,听着听着就想笑,张三什么时候抱孙子你们瞎担心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