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档案》
第36节

作者: 明雨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要是她们都莫名其妙地死了,是不是就证明这衣服有问题了?”瘦子继续追问。
  “你是什么意思?”陈晓丘眉间挤出个小疙瘩。
  “你别装傻啊。这不是明摆着的吗?一家灵异事务所烧掉的衣服突然又出现了,要穿过这衣服的人都死了,那还能说明什么?”瘦子很激动。
  “烧掉没烧掉的问题我刚才已经说了。穿过这衣服的人要是真的都死了,那可能是衣服上带有某种致命病菌。”陈晓丘用科学来解释。
  瘦子也败下阵来。
  “那我们查一查吧。”郭玉洁说道,“不管是有问题,还是有病菌,那都很危险。要是穿过这衣服的人都死了,小丘,这衣服你别穿了。”
  陈晓丘对此倒是不反对,“我会问问话剧社的人。”
  这话题讲完,我们继续工作,今天又整理出了3对叶青和刘淼。
  瘦子和胖子打过几人电话,都一下能找到人,电话过去一问,就知道不是青叶的人了,这样的筛查倒比找出这么10对人容易多了,转眼就将20人全给否定掉了。
  “你说他们有没有可能骗我们?”瘦子挂了电话,摸着下巴说道。
  “为什么要骗我们?拆迁是好事啊。”胖子说道。
  “可要是他们在这里作奸犯科,成了逃犯呢?”瘦子发挥想象力。
  “你有在那系统里面看到叫叶青或刘淼的通缉犯吗?”
  老领导有能耐,从公丨安丨局那儿临时给我们开了个后门,让我们能借助公丨安丨系统排查这份名单。这叶青或刘淼真要成了通缉犯,公丨安丨系统中肯定有记录。现在进度过半,还没找到人,瘦子就坐不住了。
  瘦子摇头晃脑,“罪犯不一定被通缉啊!可能犯了罪,还没被警方发现呢?”
  “你要这么想,就没完没了了。”胖子说道,“他们还可能本来就不是人,是鬼呢。”
  瘦子一脸惊恐,“你别瞎说!快呸呸呸!”
  胖子脾气好,听话地“呸呸呸”了。
  “会不会是我们找人的方式不对?万一这两人不是现实里通过正常途径认识的呢?”瘦子提出了另一种可能性。
  “那你们只能一个个去查了。”我回答,“你们”二字咬了重音。
  瘦子一脸绝望,直接趴桌上了。
  瘦子说的两种情况,我都不以为然。音频听下来,这叶青和刘淼都不像是会作奸犯科的人,要真是那样的人,他们也一定是其中翘楚,会坦荡荡生活在犯罪地,一点儿压力都没有。两人就是通过其他途径认识,现实中也肯定要见面。怕就怕他们见了面,我们光从公丨安丨系统中也看不出端倪来。早些年,网络不够发达,各种数据库还没建起来,手机号不用实名认证,很多交通工具也不用实名认证,还有租房、住小旅馆的,那也不用联网登记信息。在那种情况下,要掌握一个人的行踪,难于上青天。

  “之前不就说了吗?你们把该做的工作做了,到时候对外能交代得过去就行了。”我鼓励瘦子。
  瘦子叹气。
  话虽如此,但辛勤好几天,结果就是为了“交代得过去”,那的确挺没劲的。
  陈晓丘对我们的谈话置若罔闻,还在兢兢业业地筛查那些个人资料。
  我本来只是随便瞅了她一眼,这一看,却好像看到她肩膀上有什么东西,不由凝神望了过去。

  “奇哥,你看什么呢?”瘦子从桌上坐起,转头看看陈晓丘。
  陈晓丘这回有了反应,停下了手上的工作。
  “哦,没什么。”我愣愣地回答。
  陈晓丘肩膀上的东西已经没了。
  是我的错觉?还是……

  我的思绪戛然而止,转头看电脑屏幕,却老是走神。
  后来几天,就是郭玉洁那个傻大姐也觉得陈晓丘不对劲了。陈晓丘几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下去,眼神黯淡,毫无神采。偏偏陈晓丘本人无知无觉,我们婉转地问起,她都一脸莫名其妙的模样。老领导来看过几次,没发觉我们工作有什么问题,只好一脸苦恼地走了,然后频繁叫了陈晓丘去谈心,做她的思想工作,却没有什么用场。
  我们四个都不吱声,心里空空落落的,仿佛亲眼目睹什么可怕的事情正在发生,不想相信,不能否定,又无力阻止。
  一天,办公室的人照例一起吃午饭。
  陈晓丘饭量减小了很多,慢吞吞地嚼着米饭,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电话那头是个年轻的女孩声音,还带着哭腔,嚎得我们一桌的人都听得见。
  “表姐!表姐,我、我害死你了啊!那个挨千刀的马一兵瞒着我!我就奇怪怎么一个学院那么多表演系的女生找不到人来演这个角色!张珊玫那个女人最喜欢出风头,居然拒绝了这个戏!他们都知道,他们就不告诉我!太过分了!表姐,呜呜……表姐你跟我去拜拜菩萨吧!你别怕,我今天就把那衣服烧掉了!你不会有事了!”
  我们四个都变了脸色,只听电话那头传来隐约的男声。
  “李若岚,你把衣服藏哪儿去了?”
  “烧掉了!我把那鬼东西烧掉了!我告诉你马一兵,我表姐要有事,我不光烧了那衣服,我连你一块儿烧了!”陈晓丘的表妹在电话那头尖叫。

  陈晓丘张开嘴,刚叫了一声“岚岚”,手一松,手机掉到了地上,整个人晃了晃,直接两眼一翻,一头栽倒在地。
  郭玉洁冲上去抱住了陈晓丘软绵绵的身体。
  瘦子和胖子都看呆了。
  “去通知老领导!”我对两人喊了一声,自己掏了手机拨打120。
  陈晓丘被送进了医院,检查下来是过劳,需要休养。
  陈晓丘的母亲急匆匆赶过来,看到陈晓丘躺病床上,眼眶就红了起来。

  老领导很是歉疚,对陈母道歉,“是我没看好小陈。老陈将她托我照顾,我却让她……唉……”
  我和瘦子那三人也抢着道歉,安慰陈母。
  “你们别这么说,都是我们家小丘自己争强好胜。我也是劝过她,她这孩子从小就这样。”陈母絮絮叨叨抱怨起来。
  陈父在中央工作,并不在民庆市老家。因为两边老人都住在这儿,不愿搬到首都,陈晓丘大学也考在了民庆市,陈母就跟着留了下来。四位老人还没得到消息,陈母就打电话通知了陈父一声,其他人都没说。
  但没过一会儿,病房外就有了喧闹。
  一个梳着包子头的年轻女孩磕磕绊绊地冲了进来,妆都哭花了,手上还揪着一个年轻人。那年轻人神情尴尬,脸上还有一个清晰的掌印,看起来极为狼狈。
  “表姐!”女孩冲到了陈晓丘的床边,哇地一声就哭了。
  我们这才知道,这女孩是陈晓丘的表妹。那么被她揪来的这个年轻人是谁也不难猜了。

  瘦子那三人眼神不善地盯着那个马一兵。
  陈母慌忙拉过陈晓丘的表妹,“岚岚,你怎么来了?别哭了,你表姐没事,就是累到了。你别多想,和你那话剧的事情没关系。”
  “怎么没关系!就是因为那话剧的事情!”岚岚恶狠狠地瞪着马一兵。
  马一兵缩头缩脑。
  我看陈母和老领导一头雾水,老领导更是两眼闪着精光,心觉不妙,给瘦子他们三人使眼色。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