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档案》
第34节

作者: 明雨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陈晓丘打了鸡血吗?干嘛那么拼?”
  “人家认真工作,你们这两个不思进取的还好意思说人家?”我批评教育两人。
  “你也是个不思进取的。”瘦子没把我这组长当领导,很不客气地就喷了我一句。
  “现在就要开始进取了。你们也要好好学习陈晓丘的工作态度。”我脸不红气不喘,继续教育两人。
  然而,我所说的学习目标在上班的第二天就请假了。

  替陈晓丘请假的是老领导,他还颇为关心地问了一句:“你昨天让她做什么工作了?”
  我很无奈,“就在办公室看资料,我们一起找青叶那些人呢。”
  瘦子替我说话:“老领导,这不怪奇哥啊,那陈晓丘自己太拼了,给自己加工作,中午就吃面包喝白开水,前天晚上还去找了庆州制造局的资料,自己要从那条线开始查。她头一天来就这样,我们能怎么办?我看她昨天气色还很好呢。”
  “那是化妆的吧。”郭玉洁插嘴。
  “你个整天素面的还懂化妆?”瘦子惊奇,“你平时洗脸不就是用清水泼一下吗?”

  “滚吧你!”郭玉洁扬手就朝瘦子拍下去。
  瘦子跟猴子似的窜到了胖子身后。
  “行了行了。”老领导看两人闹,没生气,只是提醒了我一句,“小陈那姑娘是太拼了。你平时多看着点,你们几个也劝着点。”
  “那也得她劝得听啊。”瘦子抱怨。
  老领导对此也无可奈何。
  虽然只当了一天同事,关系还有点僵,但我们还是打了个电话去慰问一下生病的陈晓丘。打的是陈晓丘的手机,接电话的不是陈晓丘,是她母亲,态度很温和,谢过了我们的关心。
  “希望她好好休养,多休养几天。”瘦子真心实意地说道,瘫位子上,好像被抽掉了脊梁骨。
  郭玉洁“喂”了一声,以示不满,但我看她也是松了口气的表情。
  说实话,我们这些人的工作热情和态度真比不上陈晓丘,看她昨天那架势,大有“大干快上,过劳死在岗位上”的架势。有这么个人在,我们的压力骤增,很是不习惯。

  今天陈晓丘不在了,我们又恢复常态,懒懒散散。
  瘦子拿着手机不知道看了什么,突然对我们说道:“虽然那性格不讨人喜欢,但人长得真是漂亮啊。”
  “你看上人家了?”胖子问道。
  “就那性格,怎么可能?”瘦子嗤之以鼻,举起手机招呼我们,“你们看这个。”

  我们凑过去一看,就见是民庆戏剧学院的一张话剧宣传海报,里面居然还有陈晓丘。
  “这是什么?”郭玉洁看了眼话剧的开演日期,问道,“陈晓丘应该毕业了吧?”
  “我看他们的日志,话剧社的一个成员是陈晓丘的表妹,请了陈晓丘来救场。”瘦子翻了一会儿网页,指了一段给我们看。
  原来,这话剧社排演的话剧预计这个月开演,但一个主要演员在两周前出了车祸,无法参演了,陈晓丘就被她表妹请了去救场。陈晓丘并非戏剧学院毕业,但她人长得漂亮,聪明又努力,一天背好了台词,一周就能演得似模似样,简直是天才。她表妹将她夸得天花乱坠,而她本人的履历的确是很优秀,顿时大受追捧,在戏剧学院小小有了名气。

  瘦子搜索陈晓丘的名字,不知道是不是憋着坏,就搜出来了这个内容。
  “我看她生病,不是因为昨天的那些工作。”胖子一针见血地说道。
  瘦子狠狠点了下头,“肯定的!三头六臂也不能这样强吧?”
  郭玉洁划着瘦子的手机屏幕,开了后面的一个视频,看陈晓丘彩排时的一段表演,“但她真是厉害,这要是以前没学过,不是天赋,就是刻苦了。”
  这点瘦子和胖子都没反驳。
  “奇哥,你怎么不说话?”瘦子忽然问我。
  胖子也看了过来,“奇哥,你怎么了?”
  “林奇,你发什么呆呢?”郭玉洁胳膊肘一顶我的胸。
  我没站稳,一下子摔倒在地。
  “我说小洁啊,你悠着点啊!”瘦子训斥郭玉洁。
  郭玉洁吐舌头,忙要帮着胖子把我扶起来。

  “奇哥,你没事吧?脸色好白,而且好多汗啊。”胖子惊疑不定地问道。
  “是啊。难道你也病了?”
  瘦子嬉皮笑脸,“奇哥,不是吧?难道你昨天努力了一天就不行了?以前偷懒太久了吧?”
  “你别说笑了!”郭玉洁怒骂。
  瘦子也不笑了,有些担忧地问道:“怎么了?真不舒服?我现在去开车,你们扶着奇哥,我们去医院。”
  胖子和郭玉洁将我架了起来。

  我喘了口气,连忙叫道:“别!不用!你把手机给我!”
  三人诧异。
  “手机给我!”我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脸色,但我对瘦子伸出的手是在颤抖的。
  瘦子茫然不解,将手机给了我。
  视频还在播放,因为是手机拍的,不是很清楚,我将视频关了,页面拉回到最上方,看那张海报。
  话剧的名字叫《大家庭》,内容是关于异国婚姻的,话剧中的大家庭由六国人组成,陈晓丘扮演的是来自J国的儿媳妇,在海报中,她就是穿着和服的形象,在演出时也有一半时间穿着和服。
  那件和服是黑色的,上半身飘着几片樱花。因为海报中角色组合排列的关系,只有陈晓丘的上半身。
  我将手机页面又拖到了下方,重新点开视频,眼睛眨都不眨地看着屏幕中的陈晓丘,突然伸手按了暂停,又小心翼翼地将进度条移动了一点。

  屏幕定格,正好是陈晓丘的一个转身。黑色的和服露出了后背,一棵巨大的樱花树正在怒放。我却好似看到一只恶鬼伸着满是鲜血的手,扣住了陈晓丘的肩膀。
  “奇哥,到底怎么了?”瘦子问道。
  我握紧了手机,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将“如影随形”的那个档案找了出来,翻到了最后。
  瘦子看我拿出青叶的档案,有了不好的预感,声音都变了,“奇哥,你别吓我们了,到底怎么了?”
  “你们……看看这个。”我的声音也变了调,十分嘶哑。
  胖子和郭玉洁被我俩感染,都惴惴不安,但很听话地走到我身边,看向桌上摊开的档案和放在档案上的手机。
  视频模糊不清,但和和服照片放一起,让人一眼就认出来,那是同一件和服。
  瘦子慢了两人一步,有点鬼祟地探头瞄了眼,就收回目光。
  “同一件衣服吗?”郭玉洁还不明白我是什么意思。
  瘦子说道:“可能是撞衫,这种情况很多啊。”
  “青叶把这件衣服烧掉了。这件衣服之前穿过的人是郑小蕊。”我看向瘦子,“你查过的,她病死了,器官衰竭,免疫功能出了问题,查不到病因。”

  瘦子打了个哆嗦。
  “奇哥,你不会是说这衣服杀了人吧?这怎么可能?”胖子瞪大了眼睛。
  听到胖子这话,我自己也迟疑起来。
  青叶的那个叶青只说这和服是旧物,经历过几位主人,可能就是阴气重了点儿,可从没说这衣服杀人。他们都没看出来的事情,我这个普通老百姓能知道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