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档案》
第32节

作者: 明雨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些猫叫声真是太瘆人了,凄厉至极,明明是去索命的,但我听到的好像是猫被伤害时发出的惨叫。费闻等人本该很享受那种声音,谁会想到那叫声会成为他们的丧钟!现在街上的野猫中又有没有一只身体中困着一个施虐者的魂魄呢?
  “喵喵!”

  “你和王大爷的女儿联系好了?”我受不了郭玉洁手机里不停的喵喵叫,拍了拍她的肩膀。
  “联系好了,她请了假就过来,到时候和那两位心理医生聊聊。”郭玉洁暂停了视频,伸了个懒腰,双臂伸展,露出腰部曲线,两条长腿笔直修长,十分养眼。
  我只不过多瞄了两下,郭玉洁放下手的时候就砸了我的脑袋,让我抱头痛呼。
  “哎呀呀,对不起啊。”郭玉洁道歉得很诚恳,但想要帮我揉脑袋的手被我慌张躲过去了。
  “咳咳,你们俩做什么呢?”门口响起了一个沉稳的声音。
  我和郭玉洁抬头,就看到老领导站门口,身后还有个年轻漂亮的姑娘。
  “老领导。”我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
  郭玉洁这个罪魁祸首笑嘻嘻的,从座位上站起走向老领导,还踩了我一脚。
  这个女人!我忍着痛抽着气,又有点儿庆幸郭玉洁假小子惯了,不穿高跟鞋,否则非把我踩成三级残废不可。
  这么一想,我瞅了眼那个年轻姑娘。人长得漂亮不说,还很有女人味,穿着一条蓝色的连衣裙,肉色丝袜包裹住了一双腿,脚上是一双黑色高跟鞋。再看她上半身,长卷发披散下,遮盖了胸前的弧度,脸上化了淡妆,给人一种精致的美感。微微抬着的下巴和高傲的眼神都很符合她的外形气质,就是和咱们这拆迁办有点儿格格不入。
  郭玉洁似乎没感觉到那个姑娘的疏离淡漠,笑嘻嘻地和老领导打了招呼,就主动和人搭讪了。
  “这是陈晓丘,明天开始加入到你们这一组。”老领导说道。
  郭玉洁立刻欢迎上了,“那太好了!我以后叫你小秋吧?秋天的秋吗?你叫我小玉、小洁都行。”

  “是丘陵的丘,耳东陈,拂晓的晓,丘陵的丘。”陈晓丘说道。
  郭玉洁楞了一下,显然没想到一个这么漂亮的姑娘居然用这样的字。
  “她爸爸给她取名字的时候正好看到早上的丘陵,就叫这名了。”老领导摇头感叹。
  我一听便知,这位陈晓丘是老领导熟人的女儿,只是不太明白这样一个姑娘怎么会加入到拆迁办来的。
  我倒不是歧视自己的工作,只是我们的工作是政府部门中直接面对群众的工作,牵扯到群众的巨大利益,比居委会、派出所的工作更不好做。这陈晓丘一看就不像是能做好群众工作的,和郭玉洁这样的傻大姐、假小子完全是两种人。直白点说,她往群众面前一站,除了个别男性外,其他群众都会先生出排斥心理,这还怎么开展后续工作?
  老领导肯定知道这姑娘的问题,和颜悦色地对郭玉洁和陈晓丘说道:“小郭啊,你跟小陈先介绍你们组目前的情况。小陈,你好好听着学着,小郭人很好,你有什么不懂的就问。”
  两姑娘点头,郭玉洁很爽朗地应了一声。
  老领导又看向我,“小林,你跟我来,你们负责的那位王大爷现在是什么情况?”
  我会意,忙跟上老领导的脚步,装模作样地汇报了王大爷的情况,出了办公室一会儿就恰到好处地结束汇报。
  老领导没再提这事,对我说道:“这个小陈呐,原来是在国税局的,她爸爸呢是我老战友,现在在中央工作,想要我锻炼锻炼她。”
  我暗自吃惊。
  从国税局调到一个小拆迁办?这叫什么锻炼?下基层也没这么下的吧?
  老领导一副长辈头疼小辈的模样,“你也看到了,她人傲气,就是太傲气了一点。她爸爸再能耐,也不能让所有人都围着她转吧?在国税局做了一年多了,人际关系一塌糊涂,工作不好做,心情也很不好。她爸爸那个愁啊!”
  我有些无语。有个牛逼的爹还能混成这样,这得是怎样让人发愁的性格啊!

  “小陈这姑娘心不坏的,本事也有的,所以我和她爸爸就想着给她换个环境,到我这来,有我看着,她爸爸也放心。”老领导话锋一转,拍拍我的肩膀,“我就把她交给你了。”
  我苦笑起来,“老领导,什么就交给我了啊?她要真跟您说的那样,不如做点技术专业的工作吧,什么计算机啊软件啊高科技啊,自己管自己做事,那不是更适合她吗?”
  “瞎胡说,你当人专业技术人才不用团队合作的吗?”老领导收起愁苦的表情,笑呵呵地说道,“小林,你这小子我再了解不过,把小陈交给你我很放心,我的老战友也很放心,你好好加油。”说完,他背着手,哼着小曲儿就走了。
  这什么跟什么啊!给人介绍女婿吗?还放心呢!
  我哭笑不得,但人已经进到我这组了,我也不能往外推了。
  叹着气回到办公室,我见瘦子和胖子已经回来,正挤眉弄眼的,暗中交流,视线时不时瞟一眼陈晓丘,模样特别猥琐。
  “林奇,你回来啦。我们刚说待会儿一起吃顿饭,欢迎小丘。正好他俩今天不用加班。”郭玉洁手一划拉,指了下瘦子和胖子,笑得很畅快。
  两人不猥琐了,瘦子黑了脸,胖子则忧心忡忡。
  “怎么了?”我问道。
  两人下午应该是去找骏骊酒店要客人资料,找叶青和刘淼的身份去了,难道是出了什么岔子?
  瘦子眉头紧锁,“奇哥啊,我觉得吧,我真没说错,那事务所太邪门了。”
  “嗯?怎么了?”我诧异。
  “酒店那边没有找到资料。他们的数据库在几年前毁坏过一次,少了一些客人的数据,正好就有事务所入住的那几次。”胖子回答。
  瘦子一拍大腿,“你说这邪门不邪门?你就说这不是邪门是什么?能有这么巧的事情?房管局那边档案看不清,单位那边字迹潦草,现在酒店的数据资料都出了问题,这能是巧合?”
  我看瘦子激动,连忙安抚:“可能真是巧合也说不定。真要是邪门,那青叶的牌子和里面那么多档案怎么就没事?而且时间都过去很久了,档案和数据出问题也情有可原。酒店那边找不到就找不到吧,你们先从那份名单找起,然后联系他们的委托人。”
  “我看委托人那里是问不出什么来。”瘦子摇头,“至少得是我们把目标缩小了,让人认一认脸。”
  “我就是这个意思。你们先从名单下手吧。”我灵机一动,看向陈晓丘,“正好,陈晓丘你们认识了吧?她明天开始先跟你们一块儿筛那份名单,缩小范围。”
  这样就不用陈晓丘去接触人了,免得她将人得罪了,我们工作也受到牵连。

  老领导没细说,我也不知道这陈晓丘到底多有“能耐”,只能打起十二万分的小心。
  陈晓丘问道:“我刚听郭玉洁提了那个青叶灵异事务所。既然无法确定他们的产权人身份,为什么要找他们?工农六村是单位分房,要做大排查也该排查单位的员工。”
  胖子委婉地说道:“那单位是市钢铁三厂,前身是庆州制造局。”
  “不管前身是什么,只要看分房前最后的人事档案就行。”陈晓丘蹙眉,看胖子的眼神没有轻视,但那口气好像在说“1+1=2”。
  瘦子翻了个白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