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806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席间,少不得有人吹捧一下,夏文博心里也知道别人这是讨好,是拍马屁,但听着还是挺舒服,这酒也就多喝了几杯,酒这个东西太神奇了。原本的普通粮食经过一系列的酿制之后,变成了能喝的酒。酒进入人身体,经过一系列的化学过程,控制了人的大脑中枢神经,人变得与平时大相径庭,远古的先民发现了酒这个神奇的功用,让人酒醉之后就进入了一个与平时不一样的感觉之中,似梦非梦,似醉非醉,似醒非醒,似昏非昏,晃晃悠悠,胆子变大,情绪万分高涨,当然还伴随着头痛欲裂,痛苦不止......

  他原以为这个农村自家酿制的玉米酒好喝,加上今天他心情又好,一不注意,多喝了几杯,在回去的一路上,夏文博都昏昏欲睡,车一直开到城里,他才算过了酒劲。
  “哈哈,这酒威力不小吧!夏县长,你还回县政府吗!要不我们找地方再勾一下酒!”郑局长笑着说。
  夏文博连连摆手:“不喝了,不喝了,没想到酒劲挺大的,你送我到县委吧!我还有点事!”
  “那行,改天我再请夏县长坐坐!”
  郑局长拍一下司机的肩头,让开到县委门口。

  在县委大门夏文博下车了,秘书小王也被他打发走,他酒是喝多了一点,但心里却清楚的很,他一直都惦记着到孙副书记这里取钱的事情。
  孙副书记那里没有什么意外,叁拾万元现金用一个手提袋装好了,他们两人也没有过多的交谈,孙副书记眼中只有怨恨,但他又不能发泄出来,他绝不会让自己的情绪影响到整个事情,所以他只是默默的把钱袋递给了夏文博。
  “要我写个条子证明一下吗!”夏文博知道他不敢要什么证明的条子,可是就这弄走了人家几十万元,夏文博还是有一种敲诈别人的感觉,就假装客气了一下。
  “不用,你拿走吧!”
  夏文博也什么话都不说了,提着袋子,很快消失在了县委门外,提着一袋子钱,他心里虚虚的,生怕遇到了熟人有人问起什么。
  还好,快下班了,除了三两个干部和他打个招呼,没谁对他手里的袋子太过关注,他就一路到了街上,打个车直奔张大川的家里。
  他从来没有进过张大川的家,在门卫还问了一下,那个门卫用和奇怪的眼神瞅了瞅夏文博。
  “你说的是那个被疯子糟蹋的女人?”

  夏文博一听到这话,不由的有些内疚:“嗯!”他应答了一声。
  门卫指点了一下,不过眼神一直都怪怪的,似乎这样的女人还有人来看,真是奇怪。
  单元门没有锁,这让夏文博少了一点麻烦,可是到了楼上,怎么按门铃,里面也也没人应答,这可把夏文博给难住了,他也没有张大川女人的电话啊!想着先回去吧,但手里提着这几十万元钱,夏文博心里还是有些紧张,他只想着赶快的把这个烫手的山芋扔出去。
  这是一种无法控制住的心虚,他知道什么事情都没有,但就是老疑神疑鬼的。
  没办法,他只能把叁拾万元的袋子放在屁股下面,坐在人家门外的楼梯上等,好在张大川家里住的是顶楼,没什么人走动,他坐着,坐着,就在人家门口由眯上了,显然,酒精还没有完全挥发。

  奇葩的人就是不一样,就在楼梯上,靠着栏杆眯一小会,夏文博都能做一个春梦,他梦到了一片美丽的白云,他真想大声地唱一曲了。不过,夏文博没有唱歌,也不喜欢唱歌,他走进了一座林子里去了。
  山林中,他看到张玥婷正躺在一条竹床上,在温暖的春风中,闭着眼睛,呼呼地酣睡着。夏文博看见了张玥婷的一条白腿,那条白腿掉下来了,从那个竹床上,不住地散布着女人的香味出来,夏文博闻到了,不禁坐在地上不住地淌着涎水了。
  张玥婷只穿一条裤衩地睡在那个竹床上,四肢摊放在竹床上,一点儿也没有防备,这,对夏文博来说,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于是,夏文博悄悄地凑了过去了,把张玥婷身上的那点儿被子也掀掉,空气中散布着更多的女人的香味了,夏文博不禁醉了,想入非非了,他趴了下去,从那个裤衩一个角落里往里看去了。
  夏文博高兴死了,他看到了多么美丽的一幕啊。
  正在这个时候,张玥婷叫了起来:“你,谁是谁!”

  夏文博不能回答啊,他把张玥婷的裤子退了下来了,使她美丽的臀部全部露在自己的眼前了,那美丽的臀部还不住地散发出一种女人的香味,香味不住地醺着撒撒了。
  “嗨嗨,你谁啊,怎么坐在人家门口!”
  这次夏文博分辨出来了,声音并不是张玥婷的,他一个激灵,抬起了头,看到了两条雪白的腿,夏文博又迷糊了,这到底是梦境,还是现实。
  “啊,夏县长!”白腿上面的发出了声音,这次夏文博明白了,不是梦境。

  他在仰头,看到了一张略显愁容的脸,是张大川的媳妇。
  夏文博忙站起来,有点不好意思的说:“我,我来看看你!”
  “看我!那,那请进吧!”女人感到不解,这个夏文博一直是老公的死对头,可是三番两次的来看自己干什么!
  这个不解还没有疑惑多长时间,女人脸就红了,而且整个人表情也变得冷淡了。
  “要不我们就在外面说吧,你有什么事情!”
  “这,我给你带了一点点东西,还是进去说吧!”

  女人的表情更难看:“夏县长,虽然你是领导,但你要是以为我现在孤儿寡母的好欺负,你恐怕想错了!”
  “我欺负你?怎么会!我真的有事情给你说!”
  “那就说呗,何必要进去!你们这些臭男人想的什么,我清楚的很,再不走我喊人了!”
  夏文博实在无法理解女人,刚才还说让自己进去坐坐,这会咋说翻脸就翻脸了,这也太快了一点。

  夏文博无奈,只好一弯腰去提钱包,把钱给她自己就走,不进去就不进去,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是,这一弯腰,夏文博‘哎呦’一声,站不起来了,他一下也明白为什么女人会突然翻脸,原来,自己刚才做梦的时候,做的有点逼真,身下竟然有了反应,这玩意直搓搓的对着女人,人家不误会才怪呢!
  他这一叫唤,女人倒真的有点担忧了,她可不想让一个县长倒在她家的门口,以普通低层平民的视角,权力永远都是可怕而可敬的,女人也不例外,她之所以走到这一步,其中不乏都是因为这种心理在作怪。
  “你,夏县长,你咋啦,是不是肚子疼!那要不进来喝口热水!”
  女人手忙脚乱的打开门,伸手扶住了夏文博的胳膊。
  夏文博弯着腰,把钱包递给了她,说:“嫂子,这是我筹集到了一点笔资金,你赶快吧房贷还上!”
  “什么?你帮我筹集的钱!为什么!你是同情我!”女人在惊讶。
  “不是,我没有同情你,只是我觉得张大川走到这一步,可能和我们两人的竞争也有关系吧!”
  从心里说,夏文博之所以费尽心机,不惜得罪孙副书记,根源就是他同情这个女人,但他不能说出来,他知道,一个人能够容忍别人对他的仇恨和蔑视,但绝对不能容忍别人对她的同情,那是一个人唯一能保留的一点点自尊。
  夏文博到底还是走进了女人的家里,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女人含着热泪接受了夏文博的好意,她说其实是张大川对不起夏文博,是张大川太过贪婪,太热衷于权力,他是咎由自取。
  夏文博摇摇头,有点黯然的说:“踏进了这个权利场,我们每个人都会迷失自己!”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他也太狠心了,我变成这个样子,还不是为他跑官,还不是被他逼的去陪孙副.....可是,他还要跟我离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