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112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阵风吹来,寒意入体。
  我冷笑一声,说:“说的好牛逼,我不说你能把我怎么样?”
  小王淡淡看了我一眼,说:“有很多种方法可以让人消失。但你绝对不想尝试的,我今天很有耐心,跟你说这么多,一方面我不想多事,另外一方面你不够格,我嫌脏了手,明白吗?”
  我轻笑一下,往前走,小王跨出一步,我直觉很危险,往后退了一步,小王放下脚。如果,我刚刚再往前一步,他的一脚便踢到我的脑袋。
  小王说:“何必呢,非要挑战一下,认了吧,你死不要紧,你还有父母呢。”
  我一下火了,“你他妈用亲人来威胁我?”
  小王说:“我没有,我只是说你还有父母,要是你出了意外,他们会伤心的,同理,你父母出了事,你也会伤心的,对吗?”
  轻轻松松的一句话,我就服了,打蛇打七寸,威胁家人永远是最有效的。小王估计经常干这事,都有经验了。

  我说:“我只知道李依然去了日本。”
  小王轻蔑的一笑,说:“说真话。”
  我说:“我说的就是真话。”
  小王看着我的眼睛,看了半天,他说:“你没说谎,看来。你也不知道她去了哪里,这样,如果她联系你的话,你告诉她,赶快回来,对大家都有好处。”
  是因为那个黑本子的关系吗?

  看来是的。
  小王身后的人并不想放过李依然,就算她并不知道什么,也是心头之患,李国明死前一定想到了,没准给我的那堆东西中便有玄机,可以在国外用的卡,或者是可以托付的人,让李依然可以逃生。
  我在脑中脑补了很多,越想越觉得没猜错,这时,小王已经走远了。
  我紧了紧衣服,向外走去。

  进了出租车,我笑了笑,说实话,之前我有点埋怨李依然,怪她为什么就这样走,一声招呼不打,怪绝情的,现在一看,原来这里面有内情,大概是被逼无奈,笑过之后,又有些心疼起她来,一个女孩子远走他乡,怪不容易的。
  这操蛋的社会。
  心里的火烧了又烧。我越发的渴望,自己可以改变这一切,不是英雄,可以变为英雄。
  到了地方,付账,下车,司机快速的用手机接了一单,疾驰而去。
  进了餐厅,来到白子惠桌前,我说:“抱歉,来晚了。”
  白子惠白了我一眼,说:“哎呦。这么客气。”

  我笑笑。
  白子惠目不转睛的看着我,说:“董宁,你真是憔悴多了。”
  我笑笑,说:“公司怎么样?”
  白子惠说:“不错,一切都走上正轨,咱们先点餐吧。”
  服务员就站在旁边。白子惠选的是一家西餐,我要了牛排,意大利面还有汤,白子惠要的通心粉和牛排,还有一瓶红酒。
  除此之外,白子惠还点了一些别的。
  等待食物的时候。红酒开了,喝一点开胃,不过这酒比曾茂才那里的差了不少,不是说不好喝,也不错,但是喝过好的。再回头喝这种,一喝便清楚。

  放下酒杯,我说:“真是抱歉了,公司正忙的时候我不在。”
  白子惠说:“董宁,你少跟我客气,咱们是什么关系。”
  我心说是亲亲小嘴的关系,确实不是一般关系。
  我说:“你最近也瘦了,是不是累的。”
  白子惠说:“还好吧,毕竟路是我自己走的,公司是我自己开的,不拼的话,怎么给下面人做榜样。”
  我说:“抱歉,我最近还是不能回公司帮你,我打算回老家一趟,去看看我父母,带几天后我想出去散散心,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大概要几个月吧。”
  这几个月的时间是提高自己的时间,我越发的觉得,人,要强大一些,要不都保护不了想要保护的人,曾茂才的提议,我准备答应。并且这里面还有齐语兰的介入,她告诉我,曾茂才的那个提议,是特勤建议的,但影响到了曾茂才,其中过程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这是特勤的安排。

  白子惠说:“好啊,我给你转一些钱过去,你别嫌少啊!”
  我印象中的白子惠很大方,并且做的要比说的多,她没有问董宁你需不需要钱啊,我给到你打点过去,而是直接说我给你转过去,虽然听起来差不多,但区别很大的。
  我说:“我手里钱够,对了,我还想说要不咱们之间的合同终止吧,我不能白拿你的钱。”
  白子惠冷哼一声,说:“董宁,你怎么跟我说话呢,你这是嫌我了,要跟我划清楚关系?”
  我说:“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白子惠说:“我当然知道你不是这个意思,你在我最困哪的时候帮了我,我不会甩开你的,知道吗?钱你就拿着,我没想跟你解除关系,我知道你最近心情不好,我也想多陪陪你的,可是公司事情太多,我抽不开身,你自己出去走走也好。”
  我说:“那谢谢你了。”
  白子惠说:“你气我是不是,还这么客气。”
  餐上来了,我和白子惠开动,牛排味道同样没有曾茂才那里的好,可也不错,尤其是白子惠在对面,冰寒的心稍微暖了一些。
  吃的差不多了,白子惠去厕所。
  不知道女人为什么那么喜欢上厕所,我想,一半是真的要使用厕所,而另一半则是补补妆吧。
  我坐着等待,突然一个讨厌的声音出现。
  “董宁,好久不见那!”
  回头,卫弘文搂着一个穿着暴露的女人站在我的旁边。
  卫弘文,我是恨的。
  可他不足为虑,可怕的是卫老三,卫家三爷,动动手指便把我捏死。
  我现在可以拿起桌子上的红酒瓶砸了卫弘文这孙子的头,可是砸完了,只是一时痛快,薇儿死的那么冤,只挨一酒瓶子太没意思。
  还有,我差点就死了,躺在床上等死的那个滋味我现在还记得,时间异常的缓慢。绝望笼罩着我,慢慢的停止呼吸,这是血海深仇,不能这么简单报复回去,这对卫弘文来说实在太轻了,我要让他痛不欲生。
  现在贸然行事,只会引起更强硬的报复。
  看着卫弘文,我不发一言。

  卫弘文嬉皮笑脸,说:“呦,什么时候变哑巴了。”
  我还是不说话,卫弘文指着我,跟怀里的女人说:“我朋友,董宁,是个哑巴!哈哈!”
  谁说是朋友的,傻逼。
  卫弘文表情张狂,我知道他有这个资本,但他真的不够聪明,装逼遭雷劈,这样天天装个不停,他离死不远了。

  同样的出身,白子惠的人生跟卫弘文截然不同,白子惠天天加班工作,卫弘文天天泡妞醉生梦死,他不以为耻反以为乐。
  卫弘文怀里的女人妆有点浓。唇很红,网红脸,身材不错,穿着一条红色的裙子,热情似火,不过最近天挺凉的。穿这么销魂不怕冻到大腿根吗?
  女人冲着我笑,是附和卫弘文的笑,她听出来卫弘文话里的侮辱,眼神自然好不到哪里去。
  不用说便能判断出来,她是为了卫弘文的钱,一条母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