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625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外围的地方,是全副武装、荷枪实弹的士兵,而越过几道围墙到了里面,巡逻的则变成了身穿白色传教士长袍的男人,这些人一队五人,显得十分谨慎,我只是看了一眼,便知道都是些修行者,而且还是不错的高手。
  看得出来,朴正善并没有撒谎。
  只不过,那个所谓的洞穴又在哪里呢?
  我跟屈胖三躲在角落里商量了一下,觉得那洞穴在这个地方,想必也不是什么人尽皆知的公开之事,只有找到比较关键的人,我们才能够知晓具体的出口。
  所以我们得在这个防卫森严的地方,抓到一个舌头。
  我们躲在角落,观察了好一会儿,最终将目标锁定在了左侧不远处的一栋别墅里。
  从建筑的格局分布来看,这别墅的位置还算不错,又不是核心区域,如果我们过去的话,遇到的抵抗应该不会很强,用不着打草惊蛇,而且那人的地位,应该还能够知晓更深一些的情况。
  两人决定之后,小心翼翼地避开巡逻队和监控,摸了过去。
  我用大虚空术进了房间,打开房门之后,将屈胖三放了进来,紧接着直接走到了二楼,来到了主卧这儿,推开虚掩的门,里面睡着一个盖着真丝蚕被、露出一条大长腿的美女。
  瞧见这一幕,屈胖三十分兴奋,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然后猛然一扑。
  床上的美女给屈胖三一弄,立刻醒了,不过还没有等她明白过来什么事儿,嘴就给屈胖三给死死堵住,然后手脚又给我给按了起来。
  挣扎持续了几分钟,那美女别看柔弱又漂亮,但劲儿是真的足。
  不过她再足,终究还是没有能够逃脱我的掌控。
  当她停歇下来的时候,屈胖三对着她叽里咕噜说了一段话,那女的回答,两人交流了一会儿,屈胖三将那真丝蚕被给撕扯下来,将人捆住。

  我问什么情况?
  屈胖三告诉我,说这个女的叫做崔珠贤,是这儿一个负责人的女儿,她知道那个洞穴在哪里,她带我们过去,只求我们不要伤害她。
  是么?
  我眯着眼睛,通过火眼,在黑暗之中仔细打量着这个因为激动,而一脸胀红的妙龄女郎。
  我犹豫了两秒钟,然后说道:“走。”
  为了活命,崔珠贤表现得十分配合,我们协商之后,也放开了她的手脚。
  简单地穿过衣服之后,她带着我们,穿上了这儿那种特殊的白色长袍子,然后小心翼翼地绕过了正面的岗哨,来到了一处水池旁边的假山前。
  假山的东边是从汉拿山引来的水潭,而在西边不远处的地方,有一个狭小的缝隙。
  那儿有人值守,感觉到有人靠近,立刻警觉地喊了一声,而这位小姐姐则表现得十分自然,应了一声之后,又叽里咕噜说了一阵,最后“思密达”结尾,那人再没有说话,放了我们进去。
  我跟着崔珠贤和屈胖三,往那缝隙里面走去,过了三道沉重的钢铁大门之后,眼前出现了一条向下的青石台阶。
  那钢铁大门看起来很新,像是近十年来的产物,而这青石台阶却很老,上面还有青苔密布,看起来像是上百年、甚至更加久远的年岁。
  我们顺着青石台阶,缓步往下,这儿通电,有灯光照着,不过瓦数不高,很是昏暗。
  再往下走,灯光消失,只剩下了跳跃不定的火焰。
  屈胖三显然是有些奇怪,询问了两句,得到了解释之后,又不断点头,听得我心头痒痒,忍不住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们在说些什么?”
  屈胖三说我问怎么不安电下来,她告诉我,它不喜欢。
  我说它是谁?
  屈胖三说是她们教中供奉的邪神。
  崔珠贤显然能够听懂一些中文,听到屈胖三说出“邪神”二字,赶忙纠正道:“不是邪神,是真神,唯一的真神……”

  她懂得中文不多,说出来也是一股棒子味儿,不过对于这事儿,显得相当执着,重复几遍,又用韩语补充了几句。
  屈胖三听完,回过头来,对我说道:“她告诉我们,让我们不要随意评价她们的神,不然神会生气的,会有不好的东西,降临出来,不但会毁掉我们,甚至会毁掉我们跟前的一切……”
  “嗯、嗯,对的。”
  崔珠贤使劲儿点头,说对,就是这样的。
  有一个外人在旁边,我和屈胖三都没有作过多的交流,只不过在这个时候,眼神彼此都交换了一下。

  我在这个时候,其实差不多有点儿想明白了。
  在这汉拿山神秘私人山庄的地底之下,除了我们所要面对的釜山真理教之外,还有一个我们需要认真面对的东西。
  那玩意,便是他们所信奉的伪神。
  而且听崔珠贤的这意思,这伪神跟我们信奉的那些漫天诸佛不同,它很明显还是很活跃的。

  对于这事儿,我们倒没有太多的担心,就在前来济州岛之前,我们也曾经在嵩山少林那儿有过类似的经历,释永义大师请来的,可也是那佛陀之力,不过终究还是不得不与屈胖三达成了和解。
  所以说,真正到了我们这个份上的,心中一片坦荡,世间任何事物,都没有太多的畏惧。
  不过为了稳定住崔珠贤的情绪,我们还是表现得十分规矩。
  如此不说话,缓步向前,那青石台阶十分漫长,不知道走过了多少级,终于来到了一个敞开的巨大洞穴之中,而在这一路上,我们都没有碰到任何的看守,通畅无阻,周遭也没有感受得到任何人的气息。
  走下最后一级台阶,看着几个足球场一般大小的开阔空间,中间又有许多的石笋和钟乳石上下错落,将视线遮挡,屈胖三眯起了眼睛来。

  他跟崔珠贤唠叨几句,那妹子大惊失色,不断摇头。
  我看得有点儿懵,问怎么回事。
  屈胖三说她也不知道人在哪儿,说她带我们到这儿来了,已经完成了承诺,就应该把她给放了,至于后面的事情,与她无关。
  我冷笑,说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情?
  崔珠贤涨红了脸,激动地说道:“说话、不算数,小狗……”
  我说不是说话不算数,你自己想一想,我们是过来救人的,找不到人,如何能够放了你们?
  崔珠贤结结巴巴地说道:“她们,人,不好了,没办法,救。”
  我说什么?
  她又说起了韩语来,而屈胖三听了,脸色特别严肃地说了一句话,然后对我说道:“她说送来的那些情侣,已经是真神的人了,任何人都不可能带走,否则真神会发怒的,到了那个时候,谁也活不下来……”
  我冷笑了起来,说你告诉她,老子又不是没有见过神,我管特么的发不发怒?我要救的人如果出了事儿,我发起怒来,才真正可怕呢。
  这话儿给屈胖三翻译过去,崔珠贤吓得扑通一下,直接跪倒在地,手上不停地在胸前划着什么,仿佛在乞求宽恕。
  屈胖三对着她又呼喝了几声,表现得特别严厉,那女人终究还是屈服了。
  她跌跌撞撞地爬了起来,然后带着我们,朝着左边的方向走去。
  日期:2017-04-19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