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档案》
第25节

作者: 明雨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能请问下,那些人的名字吗?另外想问一下,他们是不是六号楼六层那四间房的户主?”
  “您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吗?”
  我和郭玉洁迫不及待地问道。
  王大爷点头又摇头,“我知道他们老板的名字叫叶青,另一个小伙子叫刘淼,其他人就不知道了。户主不是他们,是我们原来厂子的员工,是谁我不记得了,反正和他们那群年轻人没什么关系,但人把房子托付给叶青了。他们现在……”王大爷顿了顿,又是摇头,“我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他们有时候工作老往外跑,还去过外地、出过国,经常就会有一段时间不见人。而且他们那工作有点儿邪,小区里面的人不大愿意和他们接触。”

  王大爷长叹一声,“他们要是在啊,或许我那老伴就能找回来了。”
  郭玉洁有些失望。
  我却听出了王大爷那声叹息中其他的味道。我看向王大爷,他有些浑浊眼睛里好像有泪花闪动。我突然间生出了一种想法:或许,王大爷不是不知道王大娘回家的希望渺茫,或许他也不是那么坚信王大娘还活在世上,他只是在等王大娘的魂能回来,在等王大娘给自己托个梦,做个告别。丨警丨察是找不到王大娘的,大概只有青叶那样的人才能找到王大娘,可青叶的人都不见了。
  不知为何,我脑中浮现出黑暗中的事务所。
  那间房子安静地呆在六号楼六层,是不是也在等主人回魂呢?
  我打了个激灵。

  “叶青,刘淼,是这么写的吗?”郭玉洁正在询问王大爷正事。
  王大爷看了看,“对,一个是青叶反过来,一个是三水淼。”
  “户主是把房子过户给他们了吗?”
  “这我不知道了。”
  “多谢您了。您的事情我们也会跟进的,一定会努力去找王大娘的!”郭玉洁认真而真诚地直视王大爷,“但一码事归一码,拆迁的事情是对整个小区都有益的事情。而且您这情况,不是死等就行了的。王大娘要回来看您这样,肯定也要埋怨您的吧?”
  王大爷笑了笑。
  我拉了拉郭玉洁,示意她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毛主任又关心了一下王大爷的生活,就和我们一块儿离开了。
  出了楼后,毛主任对郭玉洁说道:“小郭啊,这王叔可固执得很。我给你们他女儿的电话吧,你们和她谈谈。我想着啊,她肯定乐意有人能开解她爸。”她说着,支支吾吾起来,“哎,你们要是想办法的话,能不能找个心理医生来和他谈谈啊?别暴露身份那种,假装是你们拆迁办的人。”
  我好奇问道:“这是他女儿的意思?”
  “是啊,两年前就想带她爸去看心理医生了。你们是没见到王叔那时候的样子,每天正常过日子,晚上回家就等着王婶回来给做饭,要不是他女儿来了,真怕要饿死在家里面了。后来他女儿大哭一场,求着他,他才算是承认王婶不见了,但总说王婶会回来的。这样他女儿不得怕吗?咨询过医生,医生说要详细看看,王叔又不答应,还说小王是要找人催眠他,让他忘了王婶……父女俩闹过好一阵。小王也是聪明,推了儿子出来,让儿子抱着王叔的腿哭,王叔才同意每年寒暑假去照顾小外孙。要真一直呆在那房子里,不知道要憋出什么毛病呢。”毛主任同情地说道。

  这事情她原来没和我们说,郭玉洁现在听了,一颗心又软得要化了。
  “那我想想办法吧。”
  我们俩和毛主任告别,回了办公室。
  路上我跟郭玉洁说,王大爷或许早认清现实了,就是不愿意承认,自欺欺人。现在,真要找到人或找到尸体,大喜大悲,王大爷怕都受不了。
  “那怎么办?”郭玉洁苦恼。
  “你也别想了。能不能找到还两说呢。”我给瘦子打了电话,通报他那个好消息。
  瘦子拿到名字就差喜极而泣了,就是胖子也长长吐出口气,笑得见牙不见眼,两人连忙打电话给小古,瘦子还特别大气地一挥手,“那个段诗诗就不用找了!”
  结果小古那边把名字往数据库里一输,跳出来长长的好几十页列表。

  民庆市叫叶青的有938人,叫刘淼的有471人,而我们并不知道这青叶的人是不是本地人,要放眼全国,这两名字各有两万多人,就是在年龄上做个筛选,那数量也不少。
  瘦子刚开心了没多久,就又开始揪头发。胖子也愁眉苦脸。
  我想起“元旦鬼胎”时,青叶排查那份七千人大名单。看看人家青叶的成员多爱岗敬业啊!我不禁对这两人鄙视起来,脑中灵光一闪,我猛地一拍额头。
  骏骊酒店!
  青叶的人可不是在骏骊酒店登记入住吗!还订了好几年的809房间呐!
  我连忙把这事跟瘦子和胖子说了。
  “你怎么不早说啊!”瘦子激动地大叫。
  “早不是没想起来吗?”我摊手。
  瘦子和胖子又有了干劲。
  他们那儿有了眉目,我和郭玉洁这边却是陷入了一个死局。王大爷软硬不吃,油盐不进,不见到他老伴就不肯拆迁,这可就为难死我们了。郭玉洁去联系王大爷的女儿了。我请示了老领导,找了在政府挂了名的两个心理医生。这两位,一位是做灾后心理干预的,一位是在警局负责给丨警丨察和受害者做心理治疗的,听我介绍了王大爷的情况,都表示可以配合我们拆迁办的工作,但要伪装身份,那就不同于一般的心理治疗,要详细计划一下。这专业方面的内容我是帮不上忙。

  我下午没了事情,就将青叶的档案拿了出来。
  ————
  事件编号035
  事件代称:野猫之死
  委托人:苏卓勤,费闻
  性别:男
  年龄:27,33
  职业:打工者

  家庭关系:父母
  联系地址:民庆市复川三村X号XXX室
  联系电话:187XXXXXXXX,188XXXXXXXX
  事件经过:
  2006年4月2日,委托人第一次到访。音频文件03520060402.wav。
  “我们想请你们找一下我们的朋友。”
  “也是合租者。”
  “对,我们三人合租。他叫孔容德,这是他的照片,还有身份证。”
  “两位没有去报警吗?”
  “有报警,但丨警丨察找了一段时间了也没找到。而且……而且他失踪得很奇怪。”
  “请详细说说事情的经过吧。”
  “好的好的。”

  “……”
  “那,我来说吧。我们是从上个月开始没见到他的。”
  “上个月11号。”
  “嗯,就上个月11号。他在超市做收营员,那天应该是上白天班,从早上七点多到下午三四点钟的。我们两个一个是厨师,一个是快递,上班都比他早,早上出门的时候他还睡,等我们回来,他还没回来,打电话发现手机就在家里面,超市给他打了好几个电话,说他没来上班。”
  “我们之后又等了几天,他也没回来,就报了警。”
  “这么说,孔先生失踪还不满一个月?”

  “时间是不长,但这件事真的很奇怪。”
  “就是啊。他在这里没什么朋友的,老家是农村,种田的,他父母想让他种田,他不乐意,是闹翻了才跑出来的,不可能回去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