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档案》
第24节

作者: 明雨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独生女不在本市,本来应该很容易被说动,拿了拆迁款搬到女儿家附近再好不过,但王大爷的老伴两年前出去买菜的时候走失了,一直没找到人。王大娘没有老年痴呆,监控显示她出了菜场之后,穿进小街,没有再出来。丨警丨察在那条街上查了很久,又在周边搜索,都没有收获,事情变成了无头案件,顿时,什么杀人碎尸、什么外星人绑架,众说纷纭,唯一相同的看法就是王大娘是出了意外,很难回来了。丨警丨察那边立案两年,没有丁点儿线索。王大爷大概受了刺激,在这件事上有点儿痴呆,坚信老伴只是出远门去了,总有一天要回来。不提他老伴的话,王大爷就跟正常人一样,一提,他就“胡言乱语”,旁人也不好说什么。这样的王大爷肯定不会同意拆迁搬走,就是他女儿要接他过去,他都不乐意呢,顶多每年寒暑假去住一阵,帮忙带带小外孙。

  我和郭玉洁都知道这位王大爷的麻烦。比起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青叶灵异事务所,王大爷的故事无疑是“感动C国”那种风格的,郭玉洁这身体上的女汉子心里特别柔软,听后就哭了。但工作总要做,而且王大爷这样的情况持续下去,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他女儿就很担心,邻里邻居的也常叹息。
  我们到了工农六村,在居委会的陪同下找到了王大爷。
  王大爷是个长相敦厚的老头,乐呵呵地请我们进来,对陌生的我和郭玉洁点点头,问居委会的毛主任:“小毛啊,今天是有什么事啊?”
  “王叔,这两位是拆迁办的小林和小郭。”毛主任先给王大爷介绍我和郭玉洁。

  “拆迁办”三字一出,王大爷脸上的笑容就收了起来,吃惊地问道:“我们这儿要拆迁了?”
  “看您说的!我们这老小区不是盼着拆迁好几年了吗?现在政府的规划到我们这儿了,拆迁办已经建立好了,不用多久就要正式开始拆迁工作了。”毛主任笑着说道,声音热情洋溢。
  她说的也没错,这种老小区的确有不少人盼着拆迁,拆迁之后能有新房子,能有补偿费,等于是天降横财。很多嘴上说不愿拆迁的人其实只是为了拿价,是和拆迁办讨价还价的手段,谈不拢也是价钱谈不拢。真碰到这种人,拆迁办总有解决办法,可王大爷不是这种人。
  “我不搬走。我老伴还没回来呢,我这一搬走,她回来不就找不到了吗?”王大爷急了起来。
  “唉,王叔啊……”毛主任叹气,有些怜悯地看了眼王大爷。
  “反正我不搬走。拆迁不是都要做什么什么调查的吗?我不同意!”王大爷斩钉截铁地说道。
  “您说的是拆迁意向调查。那个调查,只要百分之八十的居民同意,拆迁工作就会正式开始了。”我对王大爷解释。
  “就是其他人同意了,我也不同意,我不搬走。”王大爷往背后沙发上一摊,好像小孩子在地上撒泼耍赖。
  郭玉洁劝道:“大爷,您的事情我们听毛主任都说过了。我们拆迁办的意思是这样,我们帮您联系各省市的公丨安丨局,在全国范围内查一查您老伴的行踪,您看怎么样?”
  王大爷一怔。
  毛主任忙敲边鼓,“是啊,王叔,拆迁办的办公室主任是一位老领导,他帮你打声招呼,不光是咱们区派出所、市公丨安丨局,还有全国的公丨安丨局都能行动起来帮你找王婶。”
  王大爷沉默了,重新坐好了身子。
  我和郭玉洁松了口气。

  郭玉洁刚才的承诺不是信口胡说,也不是忽悠王大爷。这件事她已经跟老领导说过了,老领导之前就有给自己那些战友、部下、下属们打电话。他是官职一直不高,经常做基层工作,但经历特别丰富,为人处世也极为老道,论人脉那是没的说,原来手底下好些人都已经爬到高层了,所以有了“老领导”的外号,这外号也名副其实。他要拜托各省市的公丨安丨局查一查监控视频找个老太太并不算难。

  事情不算难,可我并不看好这种搜查。人总不会无缘无故没了,找两年都找不到。监控记录中失去了踪影,说明真是出了什么岔子。本市内都找不到人,放眼全国,那更不太可能被找到了。而且,这失踪的是个老太太,又不是孩子或年轻女子,更不是身强体壮的男人,王大娘还生还的可能性真的不大。这也是派出所的一个推论,认为无辜的王大娘是牵涉到什么案件之中,被人给杀人埋尸了,他们当初调查,就是顺着这思路去的,可在那条小街和周边区域并未找到线索。

  王大爷开了口:“真的能在全国找?”
  “嗯,真的!”郭玉洁用力点头。
  “那……等找到了,我就同意。”王大爷迟疑地说道。
  毛主任哭笑不得,“王叔,人家拆迁办下个月就要开始做意向调查了,全国那么大,下月怎么可能出结果啊?”
  “不看到我老伴我是不会搬的。”王大爷瞄了眼我和郭玉洁,“我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骗我呢?到时候意向书签了,拆迁也同意了,你们就不给我找了,那我找谁哭去?”
  郭玉洁便想要再劝。

  我的手机响起,对王大爷道了声歉,跑一边接了电话。
  电话是瘦子打来的,接通后也不吭声。
  “怎么了?”我心中咯噔一下。
  瘦子在电话那头幽幽叹息:“奇哥,你是在玩我呢吧?”
  “什么玩你?”我生出了不好的预感。
  瘦子的声音很沮丧,很无奈,“那个郑小蕊七年前就死了啊。”
  “啊……”我发出了无意义的一个音节,忽然想到了“头儿”对郑小蕊的看法。
  七年前,那就是15年的时候,那个小姑娘只多活了一年……是不是就是因为那“一场大病”,伤了元气,所以就不好了呢?
  “她是病死的,多器官衰竭,免疫系统崩溃,大概就那样……病因都找不出来。”瘦子突然压低声音,“是不是被鬼给害死的?”

  “不是,她的事情青叶解决了。只是……她被吓得比较厉害,可能就不太好了吧。”我踌躇了一下,没有说“头儿”那番评论。大概在我内心深处,还是怀疑这种怪力乱神的东西,也有可能是因为我下意识地觉得,将这些说出去,会有不好的影响。
  “这样啊。反正她是死了,她父母也没听说过什么青叶事务所,我跟他们提了之后,他们还想要找人算账……”瘦子抱怨道,“我们还想要找到那个事务所呢!”
  “她那时候是和一个同学一起去的,叫段诗诗,是高中同班同学,也是她找到了青叶。你不如找找那个段诗诗吧。”我给瘦子提供情报。
  瘦子精神一振,“好!唉,又要去麻烦小古了。”
  小古是派出所的丨警丨察,派出所系统联网,我们找人都拜托他,最近老是让他找死人,工作还不见起色,的确是有些不好意思。
  我和瘦子又说了两句,就挂了电话,回头走回到沙发,就见王大爷直勾勾地盯着我。
  “不好意思啊,王大爷,工作上有些事情,打电话有点儿久。你们刚才说到哪儿了?”我抱歉地笑笑。

  毛主任回答:“说到拆迁之后的处理。到时候会请施工队留意王婶有没有回来的,小郭还拍胸脯,到时候会经常过来看看,帮王叔盯着。王叔啊,人家拆迁办真的是很有诚意的。他们也是真心要帮您,您也帮帮人家的工作啊,大家互相帮忙才好,您说对不对?”
  王大爷还盯着我,有些突兀地问道:“你刚才说到了青叶,是六号楼那个青叶灵异事务所吗?”
  我们三人都是一愣。
  我点头,“是,就是那个青叶。王大爷您知道那个事务所?您是不是认识里面的人?”
  王大爷拍了拍大腿,轻轻叹道:“认识。本来我那老伴一直找不到人,我就想请他们去找的。那群年轻人可有本事了,没有什么是查不到的。但是啊……那时候他们就关门了啊。”
  我和郭玉洁对视一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