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嫂子咬牙摸进了我的房间》
第230节

作者: 不窝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什么老女人?你知道什么?搞女人搞的是味道,她可是吕镇长的老婆,有本事你去睡了刘媛,你行吗?”马明翻了几下白眼,很是不屑地说道。
  呵呵,我还真的准备弄了那女人,而且不说三四,上去就强弄。”我顺口胡说起来。
  没想到马明瞪着眼看着我说:“靠,行啊,兄弟,你居然到了一定的境界,哥哥我弄这位就是找到她,直接把她按倒,扒了裤子强行干的,结果,真的和我想的一样,很快她就主动抱着我……”

  “磊子,你不用去送我了,我和嫂子坐马明的车回去就行。”桑小红的话,吓得马明没敢说下去。
  “呵呵,好,不过,别怕花钱,多买些东西回去,回来我给你报销。”我笑着说道,让吕镇长老婆也笑着说:“小红,磊子对你真好,索性咱们就大买一番。”
  看着马明开车离去,我准备开车回家,没想到刚转过身,就看到张玫红站在不远处,心里一动,难道她找我?
  “磊子,我就那么让你不喜欢?看到我,都不想说句话?”张玫红有些幽怨地问道。
  我心说:“你那么荫毒,我敢招惹你吗?”不过,还是勉强笑笑说:“没有,这不刚看到。”
  张玫红走了过来,伸手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我无奈地也坐了进去。
  “车子真不错,看着不怎样,坐进来好舒服,这种车是不是就是那种改装的车?”
  张玫红轻声问道。
  “我的车被砸了,朋友借给我的。说吧,去哪?我送你。”我看着张玫红,脑子里不自主地闪现出那次,她光着身子跪在我面前……
  “我去外国,你送我去吗?”张玫红气呼呼地说道,显然很不满我的冷漠。

  “呵呵,我还出不了国,怎么送你去?”
  “走吧,去县城,我想喝酒。”张玫红说完,看着我。
  “算了吧,我现在不敢去县城,车刚被砸了,再说你喝了酒会装醉,我……”
  “你什么?我为什么要装醉?还不是你先对不起我?你和邓爽那么大胆地就在试衣间搞,我心里能不难受?难道你不知道我也喜欢你,我为什么会报复你?还不是因为我受不了你和别的女人……”
  “你别说了,现在说这些有意义吗?你嫁人了,还是下车吧。”我说着,推开车门,就想下车去把她那边的车门打开。

  “你敢下去,我就死在你车里,反正我不想活了。”张玫红说着,手里居然多出一把刀,壁纸刀真的很锋利,就放在她的手腕上。
  “嘭”我赶忙把车门带上,看着张玫红拿着刀逼我,心里就来气,说:“放下刀子,你这样做什么意思?你想死,回家死去,干嘛非要赖在我车上?”
  张玫红也不说话,拿着刀真的扎了些,鲜血居然慢慢出来了,我这下慌了,她妈那可是手腕,真的划破血管,弄脏我的车不说,你真的要住院。
  “住手,说吧,你想要我帮你做什么?”我对这个荫毒的女人,真的毫无办法。
  “我想睡你。”张玫红的话,让我气的都笑了,看着她说:“你神经了吧?上次在那美发店,我就饶了你,你要弄清楚,你是个女人,我是个男人,你想睡……”
  “脱,脱衣服。”张玫红看着我,居然命令起来。
  我一阵的好笑,左右看看说:“咱有话好好说,这可是路上,来来往往的人这么多,被别人发现,我倒是不怕,可你……”
  “我早不在乎了,我就是恨你,那天,我都没穿衣服,你居然看着我,都无动于衷,难道我真的差吗?我虽然比不上张美好,但比邓爽也不差,可你呢,能要那个假小子张亚楠却对我不屑一顾。”

  张玫红说着眼泪居然也下来了,我的心轮了不少,可想到她出卖邓爽,设计我,差点害死我,心再次硬起来。
  “一个女人,可不仅仅长的好看,就有人喜欢,你在我心里真的比不上张亚楠,因为你太荫毒了,装醉骗我,还出卖邓爽,差点害死我……”
  “那夜你要死了,我肯定和你一起去,这把刀那夜我就藏在衣服里,可惜张亚楠她们手快,我都没拿……”张玫红说着,脸红了,低下头去,肯定是想起她被扒光了。
  我叹了口气说:“放下刀,我原谅你了,可你现在有了家庭,怎么想的?难道非要我弄你一次才行?”
  张玫红真的放下刀,我忙伸手打开那个小冰箱,里面放着纱布呢,这当然是杨彪害怕我受伤,提前把小冰箱打造成了个简易医用箱。
  “不用,只是破了层皮,磊子,这些天,我心里难受,能陪我去喝酒吗?”
  “难受什么?不就是你公公把你的工资卡拿走了?你心里在乎那些钱,说吧,想买什么?我给你买,权当你祝贺你大喜的礼物。”
  “我什么也不要,就是咽不下那口气,咱们镇人家谁家女孩嫁过去,不都掌管家里的钱,最起码也能掌管自己男人的钱吧?可我呢,不但不能管钱,还把自己的钱都交出去了,现在我直接休假,就住在娘家,等我爸承包下学校修建工程,我就离婚。”

  我看着张玫红,心说:“你其实还是很在意钱的,唉,你还是老师啊,我怎么感觉还不如邓爽有思想觉悟?”
  可这些话,我没说出来,张玫红这女人和她爸差不多,荫毒的很,指不定怎么下刀子。还是快些送走的好,我可不喜欢美丽的蛇,好危险的。
  “好,走,咱们去喝酒。”我发动了车子,加大油门向县城驶去,只想着快些把她弄到县里,灌醉快些送回去。
  天正中午,路上几乎没人,静悄悄的。
  除了车子的响声,车里只有两人的呼吸声,张玫红忽然低声说:“磊子,你那天在试衣间,让邓爽那么大声的叫,她是不是真的很……很……舒服?”
  这句问话,让我瞬间有了心火,可看着张玫红,深吸了口气,平静下来,低声嗯了一声。
  “磊子,人家……人家可怎么就……就没舒服,只是痛了,还流血了,吓死……我了,他却一点也不怜惜我,流着血还那样弄,我痛死了,我恨他。”
  张玫红说着,居然委屈地哭了,靠,你这么荫毒,难道不知道新婚第一次会痛?
  “你呀,多弄几次,就好了。”
  “哼,我可不让他那样,他爸不把我的工资卡还回来,我不让他碰我,磊子,邓爽告诉我,其实你很温柔的,你还给她亲过……”

  张玫红说着,脸更红了,这哪里还是那个荫毒的女孩,我心里火气一下燃烧起来,可想起张美好,我真的下不去手,深吸了口气说:“别乱说,我什么也没亲过,你坐到后面,帮我揉揉头。”
  张玫红倒没有拒绝,慢慢钻到车后座,隔着座背伸过手,轻轻地帮我揉起头。
  “磊子,早知道人家对女人温柔,人家还不如早嫁给你好了。”
  “你呀,那时你可是师范大学生,光辉无比,我是个没人肯嫁的傻蛋,你要是嫁给我,你爸还不直接把我削死?”
  我没有躲避,让那小手好好地揉着,心里很得意。
  “哼,还说呢,谁知道你以前怎么那么窝囊,见了女人不敢说话,见了我更是扭头就跑,人家想找你说会儿话,你都跑的没影儿,现在让人家这么问你,你是不是觉得人家有点不守妇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