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110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董宁,你就打算这样颓废过一辈子吗?天天烟酒相伴,长吁短叹,埋怨,哀怨,活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这样的日子。你很喜欢对吧。”
  齐语兰一反常态,语言犀利,如一把锋利的手术刀割开我的皮肤,露出了脂肪层,渗出来血。
  没有人喜欢被这样奚落,我也不例外,我,一个男人,就算有懦弱的时候,但也没有齐语兰说的这么不堪,一丝火在胸中燃烧,仿佛遇到了汽油,一下子烧的好旺。
  怒火之下,还有一丝冷静。齐语兰这样说是有目的的,或许我生气正是她所希望看到的,心里隐隐有感觉,齐语兰她要摊牌了。

  她住在我隔壁监视我的目的。
  她毫无计较帮助我的目的。
  答案,就要揭晓了吧。
  “你什么意思?”我看着齐语兰的眼睛,与她针锋相对,齐语兰的眼睛很好看。很有神,大眼睛很有震慑力,配着她那高高的鼻梁,有一种女人少有的英气。
  齐语兰别有意味的看着我,房间里的空气有些冷,最近降温,莫名的打了个寒颤。可能下午的时候着了凉,毕竟光着身子坐在椅子上好长时间,后来药效上来,身子倒是很热,可激情没了,温度也跟着褪去。

  “董宁,你知道吗?我观察你很久了。你这个人性格有些偏软,被刺激易冲动,不经过大脑,但人好,心肠不差,有正义感。”
  上来性格分析,想要说明什么?
  “为什么观察我?”
  这个问题。我早就想问了,既然齐语兰说开了,我就问个明白。

  齐语兰一笑,说:“董宁,你果然知道了。”
  我脸一白,知道自己疏忽在哪里了,我问的是为什么观察我,而不是说你竟然观察我,问的时候,我也很平静,种种迹象表明,我已经提前知道齐语兰的所作所为。
  可能看到我脸色不好,齐语兰笑眯眯的说:“不用在意了,我们早就知道你与常人不同。”
  “我们?是什么?”
  齐语兰不是一个人,她做不了那么多的事,除了她,我还知道一个老鬼,跟齐语兰通过话,可现在看齐语兰的样子,不仅仅是二三个人那么小规模。
  “反正今天都要告诉你,我还是从头说吧。”
  “先说我的来历。丨警丨察是我明面上的身份,背地里我是特勤,隶属国家,身份保密,处理一些不太好处理的事情,往大了说就是维护国家主权与领土的完整,保障人民安居乐业。简单说就是维稳,针对目标并不仅仅是普通人民,所有可能破坏安定的事情我们都管,我们没有称呼,并且是不存在的,平时都有固定身份,一定的社交圈,都是利用固定身份得到一些消息,做一些事情。”
  这是国家隐藏的手,拨乱反正。
  我说:“我懂了,可是为什么会特意关注我。”
  齐语兰笑笑,说:“明知故问,你是候选人。”

  我指了指自己,说:“别开玩笑了,我是候选人?”
  我这样的人,竟然是候选人,真是笑话,我什么都不能改变,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去死,薇儿去死,关珊去死。
  齐语兰说:“你应该还不知道自己怎么暴露的,刚刚那种反应我希望你能改掉,太容易被察觉,之前,你买了一只股票,赚了不少钱,对吧。”
  我想起来了,最初认识齐语兰的时候。她便提过股票的问题,是股票暴露的我?
  “不知道你后来有没有关注那只股票,我可以告诉你,大跌,有好几个人都跳楼了,事实上我得到了消息,有人借着内幕消息散播某只股票大涨。怂恿有钱的散户入伙,并拿出大量资金炒高,信息散播在一个圈子中,所有买进这只股票的人都在监视中,你比较特别,你的资金很少,可是第二天却买进了一百万。这引起了我们的关注,我查了一下,你的社交圈子并不能接触到内幕消息,所以你的消息来源从哪里来的,让我很好奇。”

  “关注的越多,发现的事情便越多,很多事情你看的很准。这已经不是直觉的问题了,而是一种能力,但决定对你持续观察,并考虑吸收入内部的是你跟曾茂才有了联系。”
  曾茂才?
  怎么跟他扯上了关系。
  “不管是曾茂才,还是卫家,都是不稳定因素,地方势力,盘根节错,我们需要有人跟他们之间产生联系,你很凑巧,已经得到曾茂才的重视。”
  差不多明白了,看重我的能力,保护我安全,所以,李国明派人对付我的时候,要栽赃陷害我的时候,齐语兰及时出现。救了我,后面也帮我很多,逐渐取得我的信任,目的是为了摊牌时筹码大一些。
  “我可没说要加入你们。”

  齐语兰说:“我懂,这不强制你,全靠自愿,我只是跟你聊聊。”
  “聊什么?”
  不得不承认,我现在脑子里面很乱,小美女走后,我还没平静下来,齐语兰又告诉了我这样的猛料。
  我现在只是单纯的反对,没有好好考虑这个问题,成为一名特勤,我会付出什么,我能得到什么,这个交换是等价的吗?
  齐语兰说:“聊聊什么呢,就先聊聊薇儿吧。”
  知道薇儿的事不奇怪,齐语兰都说自己是特勤了,我天天被关注,这么大一件事情不知道才怪呢,死了人。还是丨毒丨品注射而死。
  我说:“聊她什么?”
  齐语兰说:“聊她死的不明不白,这一点我不多说,我相信你的体会比我深,你是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在你面前的。”

  薇儿的死是我不愿触碰的记忆,她的死没什么说的,但背后所隐藏的东西,很骇人,这事让我清醒的认识到这是人吃人的世界,并且不吐骨头,连渣都不剩。
  那一次的经历,终身难忘。
  “我要说的是薇儿不是个例,像她这样的女孩子还很多,像她这样不明不白死的人也很多,这个社会本质上就是个弱肉强食的社会。这一点没什么好说的,丛林法则,可是有些人实在太肆意妄为了,比如卫家,你应该感同身受吧。”
  齐语兰劝说我。
  不是很煽情的劝说,但却是很有效的劝说。
  没有说多少,却挑起来我的怒火,让我有同仇敌忾之感。
  我说:“你说的让我很有兴趣,我现在想知道,我加入,能得到什么,需要做什么。”
  齐语兰说:“初期什么都不要做,维持现状就好,如果非要说做什么,接近曾茂才,取得他的信任。”

  我说:“然后呢?”
  齐语兰说:“给我们信息,曾茂才的爱好行事方法穿衣风格等等等等。”
  我说:“事无巨细啊!就连曾茂才在床上喜欢什么姿势你们也要,对吧。”
  齐语兰笑笑,点着头说:“没错,我们有个研究所,专门研究人的行为模式,有足够的信息支撑,可以判断出来人会做出什么决定,这很重要,当然没有你厉害。”
  这话说的好像讽刺。
  我说:“研究出来之后呢,可以做些什么?”
  齐语兰说:“曾茂才也好,卫家也好,这种不稳定因素。控制牵扯为主,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才考虑消灭,董宁你可以成为一个牵扯的棋子,你可以影响曾茂才,做出一些有利于我们的决定,至于你能得到什么,根据级别的高低。可以享有信息获取,能力提高等等好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