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档案》
第18节

作者: 明雨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不知道吗?我和林奇负责的是两个老大爷,人家不上班。”郭玉洁狡黠一笑,“而且这两人去探亲了,最近都不在本市。”

  “不在你们就不工作了?没其他目标了吗?”瘦子义愤填膺。
  “暂时没有。”郭玉洁拿起自己的包,冲他潇洒摆手,又握了握拳头,“拜拜!加油!”
  “你妹的!”瘦子骂了一句。
  “我和你们一起去工农六村。”我对瘦子说道,“给你拿档案。”
  瘦子一脸惊喜,“奇哥!你就是我亲哥了啊!”
  我们三人之后一起去了工农六村。
  瘦子一边开车,一边就说:“我觉得那地方真的是太邪了。你看这地址:国强路六百六十六弄工农六村六号楼六层。一串的六!”
  “那不是很6?”胖子插嘴。

  “6个屁!”瘦子经过这一天,脾气有些暴躁。
  我也是听瘦子这么一说,才发现这青叶灵异事务所的地址的确是很巧。
  “我看,他们是故意选这个地方,开了家灵异事务所。”瘦子接着说道,“不然能那么巧,那层楼四户人家都将房子借出去,还都给他们借到了?”
  “工农六村原来可是单位分房,住户都是老同事,要能说动一个,有人帮腔,说不定就都能说动了。”胖子提出了另一种可能性。
  “你们还没找到房子的产权人?”我问道。
  房子产权人和青叶的主人是不是一个,我们其实也不能确定。没有房产交易记录,但可能私下里就完成了交易,也可能原来的产权人死亡,遗产继承人拿到了房子,却没有办理过户手续。真要说起来,找青叶事务所的人,不如找房子最初的产权人,就是房产局那边的档案污损,看不清名字,如胖子所说,这小区原来是单位分房,要找人,完全可以从那家单位和其他老住户那儿询问。
  “没有。那边也是老档案,还特么是手写的!请人翻了一下午,好不容易找到了,那狗爬字潦草得要命,根本看不懂。”瘦子愁眉苦脸。
  我只能同情地拍拍瘦子,又问:“其他员工也不知道?”
  “我们打了一下午电话,反正问下来是没人记得。”
  小区里面没有空车位,瘦子将车停在了附近商场的停车场,我们三个先吃了顿饭,这才散步走到小区,进了那个六号楼,一块儿上了五楼,瘦子就迫不及待地跟我挥手告别。

  我又好气又好笑,也没奈何,爬上了六楼。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瘦子那番话,又或者是因为下午听了那些音频,我只觉得这六楼的气温好像真比下面冷许多。
  可能是没有人气吧。我心里想着,掏了钥匙开门。
  门上还贴着派出所的留条,说明破门而入的事情,并写着我们拆迁办的联系电话,让屋主回来的时候找我们拿钥匙。
  我开门的时候,那张留条被带动,发出哗啦啦的声响,在寂静的六楼显得尤为突兀。我不禁回头看了眼楼梯。
  这种老式小区的建筑结构整齐逼仄,从一楼铁门进来,右手边就是楼梯,楼梯前面一排是走道,走道贴着中间两户人家的厨房,墙上开了窗,排气扇也按在这面墙上。一到饭点,楼道里面都是油烟味。
  刚才一路上来的时候我还能闻到油烟味和混杂在一块儿的菜味,现在却没有味道了,而且,我也没再听到楼下人家的声音,就是瘦子和胖子都没了声音。
  这有些诡异。
  我握着门把手,半晌都没将头扭回去,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突然听到下面传来响动。
  “谢谢您了,真是打扰了啊。”
  那是胖子的声音。
  我松了口气。
  刚才大概是两人进了人家家里面吧。

  我转过头,看向面前的房间。
  夕阳的余晖在房间中都特别黯淡,好像一层暗红的血迹。进门就是个会客厅,右手边是一间办公室,档案柜就在房间角落,从门口去看,得很仔细才能注意到那个平凡无奇的档案柜。可我开门的时候还是一眼就看到了那里,不知道是因为上次来的时候印象深刻,亦或者真如我自己猜测的,是一种鬼使神差。
  我摸出手机开了手电,屋内的血光被亮光照到,就恢复了正常。
  我上次来的时候只顾着看档案柜,其他地方是瘦子和警察他们搜查的。这回进来,我并不着急,先去开了窗。
  窗子被锁住,好像还生了锈,我用了很大力气才将一扇窗打开。热风从外头吹进来,倒是驱散了一点儿阴寒的感觉。

  我拍拍手上的铁锈,打量这间会客室。
  正中是两组相对的皮沙发,围绕着玻璃茶几。沙发原本的棕黑色因为灰尘,变成了灰蒙蒙的模糊颜色。
  方国英和于梦就是坐在这边的沙发上,讲述自己的恐怖遭遇的吧?
  手电光在房间内扫荡,我就看到了角落死掉的盆栽。

  这里会给人不舒服的感觉,果然还是因为被废弃太久了吧?
  我这样想着,进入了隔壁的办公室。
  办公室内四张写字台,只有一张有电脑。我拉开抽屉,全都是空的,一直到有电脑的那张台子,才在抽屉里面看到了被主人遗留下的几支笔和记事贴,除此之外,别无他屋。
  我扭头看向身侧。

  档案柜就静静立在那里,可总是出现在我的余光中,彰显存在。
  我刻意没去看档案柜,再往里走,看到了一间宿舍,五张床,正好是我所知道的青叶灵异事务所的成员总数,如同外面的写字台,五张床只有一张放了被褥、挂了床帘,剩下四张床都是空着的。旁边的衣柜内只有几件男人的衣服,看码数和衣服款式,是个一米九个头的年轻男人;洗手间内也只有一个人的牙刷、毛巾,样式普通;到了厨房,里面有各种厨具、餐具,却没有任何食材和调味料,冰箱里面都是空的。

  这些东西让我有些不安,转念我又想,可能住在这儿的只有一个人呢?比如,只有那个“头儿”住在这儿,其他人都有自己家,每天上下班。他们中还有个女人呢,总不能四男一女睡一间屋吧?厨房内的东西也好解释,小事务所,中午饭就直接找个钟点工来做饭。只是一点食物都没有……
  我一边想着,一边开了再过去的一扇门,门后是一条走廊,走廊两边和尽头各有房间,两边房间都是满的,堆放了很多纸箱,有些已经拆开,有些还贴着封箱带。
  我开了最近的一个纸箱,里面装着的居然是一台电脑,再看了其他打开的箱子,都是如此,主机箱、显示屏、鼠标、键盘……好多套,远远超过了“四”这个数量。
  再看另一边的房间,同样堆放了好几个箱子,只开了一个,也是电脑。

  这又不是卖电脑的,也不是计算机公司,怎么会有那么多电脑?
  我脑中刚闪过这个念头,忽然看向了旁边未拆封的箱子。
  将手机靠在一边,我用钥匙划拉开那个纸箱,一股子呛人的烟味飞了出来,我下意识地扇了扇手,一堆灰烬就扑了出来,跟天女撒花似的。我忙退开两步,等那边动静小了,才捂着口鼻靠近,拿手机往箱子里面一照。
  箱子里面满满都是灰烬,好像清明烧纸钱留下的灰烬堆。我捻起其中没烧干净的一小片纸张,在上面看到了一个模糊的字。那似乎也不是字,而是一种鬼画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