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档案》
第11节

作者: 明雨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咚咚!
  “于梦?于梦你怎么了?”
  “啊!我没事。”
  “不要紧吧?你在厕所呆好久了,还有刚才……”
  “我没事!我……我和人讲电话。我真的没事!”
  “哦,好吧。快点回去工作啊,不然林姐又该说你了。”
  “嗯,我知道了。”
  “于小姐,您方便请假吗?我们可以在您公司楼下见面,接你到事务所,做个详细的检查。”
  “嗯,好!好的!”
  2004年3月29日,未见到委托人,询问得知委托人与领导发生争执,情绪激动陷入昏迷,已被送入医院。赶往医院,见到委托人丈夫,不方便与委托人接触。
  2004年3月29日,接到委托人电话。电话录音200403292315.mp3。
  “于小姐?”

  “呜呜……呜……”
  “于小姐,怎么了?您还好吧?下午的时候我们……”
  “我老公知道了……”
  “从好的角度来看,我们的调查可以放到台面上,能加快速度。您如果担心您丈夫有误会的话,我们可以向他解释有关鬼怪……”

  “我做了检查了……”
  “嗯?妇检吗?结果如何?”
  “我怀孕19周了,B超……看到了一个胎儿……”
  “19周,那就不是元旦那天怀上的了。”
  “是啊,如果是19周的话,就不是元旦那天怀上的。那时候我老公也还没开始忙呢……我……是不是疯了?”

  “于小姐,您腹部的掌印呢?”
  “他们都看不到。”
  “您是指您的丈夫和医生吗?”
  “对,他们都看不到。你们那天……真的有看到吗?”
  “于小姐,我们没有骗您,我们最近也一直有在调查这件事。如果需要,您可以看看我们目前调查到的结果。要是欺骗的话,我们没必要做到这种程度。”
  “可他们都看不到,他们都看不到……不止是医生和我老公!我问过我朋友,问过我父母,我还疯子一样在医院厕所里面找人问了,他们都看不到!我……呜……我觉得我疯了……”
  “您没有疯。怀孕时间变化、手掌没人能看见,可能是那只鬼做了什么。方便的话,能请您到事务所来一趟吗?我们也需要再看看您身体的情况。”
  “嗯,好,我明天就过来。”

  “来的时候请带着医院的报告。”
  “好……”
  “小梦,你在做什么?”
  “啊,我……”
  “你在跟谁打电话?”
  “我……没!”

  嘟——嘟——嘟——
  2004年3月30日,委托人未出现,电话联系。电话录音200403301312.mp3。
  “您好,于小姐……”
  “你们是什么人?”
  “嗯?王先生吗?您好,我是保险公司的,之前和于********过……”

  “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请你们不要再骚扰小梦!小梦已经把事情都和我说了!她只是怀孕初期,精神紧张产生了错觉!我们会去医院治疗的,不用你们这种骗子来捣乱!”
  “王先生,我们事务所不是骗子,开业至今,我们帮助很多人解决了困扰,于小姐碰到的……”
  嘟——嘟——嘟——
  2004年3月31日,再次联系委托人,电话无法接通,委托人已办理停职手续、搬离联系地址。
  2004年4月2日,对809号房历年住户完成初步筛选统计,确认男性3591人,女性4602人,其中死者男28人,女47人。

  附:清单一份。
  2004年4月4日,获得委托人产检记录,数据显示身体健康并无异常,B超记录观测到胎儿模糊图像,确认为鬼怪。
  附:B超记录一份。
  2004年4月18日,809号房历年住户第二轮筛查完毕,确认死者中异常死亡男3人,女2人,将进行逐个详细调查。
  附:5人名单一份。
  2004年4月20日,联系到死者之一张轩的父母。音频文件02320040420.wav。
  “99年9月3日,那天晚上他接到单位电话,单位里面出了事情,要他去做决定。当时我们一家子正在吃饭,他跟我们说了一声,放下筷子就走了。我们没当回事,吃完饭,儿媳妇收拾好,陪我们一块儿看电视,然后没多久,电话就响起来,还是他单位的电话,问他怎么还没来。儿媳妇接的电话,电话那头声音很大,我们都听到了,还纳了闷了,轩子出门有段时间了,该到单位了啊。儿媳妇当时就紧张了,怕他出车祸。她让我们留家里,自己打了车,沿着路去找。他们单位也派人出来找,还打他的呼机,发了好多消息。我们老两口就在家里等着,等着等着,就接到了他们单位打来的电话。轩子……轩子在半路被人找到了,就扔在路边,脑袋都破了,没气儿了……”

  “请节哀。”
  “嗯……”

  “我们没去看,儿媳妇一路找过去,给看到了。她都哭晕了过去,还是轩子单位的同事送她回来……后来警察的人、单位的人,还有你们这样的记者,都来了,整天问我们问题。我们能回答什么?警察都说了抢劫杀人,又不是其他的原因……”
  “一开始来的人多,后来就少了,这几年都没人来了,也难为你们还能想着。”
  “据我们所知,张轩的妻子孟芳芳女士在两年前改嫁。她不想谈这件事,您二位能说说她作为妻子,在张轩死前和死后那三年是什么情况吗?”
  “办完丧事她就搬回娘家了,但时常来看我们。她和轩子也没个孩子,人也年轻,我们不能为了轩子拖着她一辈子。”
  “她和张轩感情很好吧?张轩死前有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情?”
  “嗯,很好。她是个好媳妇,好妻子。两人相亲认识的,谈朋友加上结婚有三四年,感情一直很好。什么事情都没有,都挺正常的。”
  “冒昧问一句,是什么原因让两人一直没有孩子呢?”
  “原因?没有原因。这种事情本来就是顺其自然的。他们结婚也就一年。”
  “你们打听这个做什么?”
  “因为当年的报道中有对两人感情的怀疑,猜测过您儿子的遭遇可能是情杀……很抱歉,但我们作为记者必须要做出全方面的详细报道。”
  “哦……他们感情很好的,一直都很好,没有这种事情。”
  “警察也说是抢劫杀人了,流窜作案,凶手一直找不到,这么多年了……唉……”
  “嗯。那么,您二位记不记得张轩在98年11月份的时候入住骏骊酒店的事情?我们查到了这方面的讯息,但按照当时的社会大环境,很少有人会入住本地的酒店。”
  “那是他们单位要接待外宾。”
  “是外国投资商。”
  “对,外国投资商。轩子还有他几个同事就搬到酒店去了。”
  “这样啊……”
  张轩,存疑:疑点一,酒店预订人为张轩个人,非单位;二,孟芳芳再婚两年,至今未孕。需进一步调查。
  2004年4月23日,联系到死者之二卫逸男的丈夫周广诚。音频记录02320040423.wav。
  “你们刚说是《怪谈异闻》的记者?”
  “是的,我们辗转打听到您妻子的死因很蹊跷,冒昧来打扰,请您见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