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档案》
第7节

作者: 明雨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方太太。”
  “呜……呼……我转个身,就听到女儿叫了声爸爸,没当回事,然后又听她叫我,我回头就看到阿英……阿英瞪着女儿的脸,女儿都怕得僵了。我那时候就觉得不对,但还没多想呢,阿英就叫了一声,冲进了房间,把门给关上了!我都慌了,拼命敲门,他把门锁了,我又去找备用钥匙。女儿也被吓得直哭,我都顾不上!开了门进去,就见他在打电话,看到我的时候害怕得厉害,一直叫着。他眼睛就死死瞪着我的脸。我真的是太笨了!我过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一抹脸上,都是水啊!他当时一直躲着我,我扯了不知道什么布擦身上,想要靠近他。他还是怕,但不再躲着我了。我就看了护身符……”

  “那时候已经烧掉了?”
  “对,烧掉了,还正在烧。我想要打电话给你们,然后就听到阿英又叫了起来,把我都推倒了。我女儿那时候就站在门口。我把她忘了。她就站门口,身上还都是水……阿英,阿英他哭了起来……他哭着还在说话……”
  “方先生说了什么?”
  “说……说放过囡囡吧……不要害囡囡……他不躲了……他不躲了……”
  “这是方先生自己的想法,还是他从鬼脸那儿获得了明确的指示?”
  “什么?我,我不知道。我就听到他这样说,然后就拿了桌子上的剪刀……他……呜呜……”
  “方先生还活着,还有希望的。”

  “那东西到底是什么?你们想到办法了吗?”
  “我们查清楚那东西的真面目了。现在有一个问题……”
  “问题?”
  “我们无法找到它的载体,可能,它也不存在载体了,所以要驱除它,只能在我们和它面对面的时候。”
  “什么意思?”
  “我们得让您先生当着我们的面见一次那张鬼脸。”

  “这怎么行!阿英他已经那样了!”
  “是的,他已经那样了,再不处理到这东西,下一次他未必有这么好运。”
  “呼——呼——”
  “方太太,这是新的护身符。在方先生康复后,您可以联系我们,决定是否要这么做。当然,这段时间我们会继续调查,看能不能找到其他方式解决掉这个东西。”
  2015年8月6日,方国英死亡,死因为跳楼自杀。方妻未能将当日谈话转告方国英,推断方国英苏醒后直接选择自我了断,以免祸及家人。
  2015年8月10日,终结调查,事件结果:未能找到原焦县祠堂所埋脸皮;未能搜查到此类相关事件;未能确定相关事件不再发生。此事件归入“未完”分类,设定关键词“人脸”,如有相关事件发生,重启调查,提前进入处置环节。
  ————
  “林奇,喝茶吗?”
  “哇!”
  茶杯落地,一声脆响。

  我从椅子上跳起来,就见郭玉洁一脸惊讶地看着我,身上白衬衫被茶水洇湿,贴着肌肤,正好衬出她纤细的腰身。非礼勿视,我连忙道歉,低头弯腰就要收拾残局,就见地上一滩水渍,正好印出我的脸。
  那张脸我见了有二十多年了,看着它一点点变成如今的模样,应该是不帅也不丑,五官端正,很精神的那种长相。可我从那水渍中看到的倒影却有点儿陌生,脸是扭曲的,脸色发白,脑袋周围一圈阴影,好像是长长的头发。
  啪!
  “你发什么呆呢,林奇?”
  “嘶!”我倒吸口凉气,背过手摸摸被打痛的后背,抬头就见郭玉洁修长笔直的腿。
  这女人长得漂亮、身材好,性格大方爽朗,像假小子,对男女之间的距离也没个概念,喜欢动手动脚,不过要因此以为和她当朋友是能占便宜的好事,那是还没吃过苦头。因为这女人还有另一个特点,盖过了所有这一切——她天生怪力!这时不时肩膀撞一下、手肘顶一下、柔荑拍一下……
  嘶!我觉得我后背又开始疼了,连忙把地上茶杯碎片捡起来扔掉,又去拿拖把。
  郭玉洁趁着这功夫已经坐到了我位子上,鼠标巴拉巴拉点了好几下,“你在看那什么什么事务所的东西?”
  “青叶灵异事务所。”我给她填空。
  “怎么样?是鬼故事吗?吓人吗?”郭玉洁还在巴拉鼠标,“咦?好多音频文件啊!那U盘里面就是这东西?这档案里面写了什么?”
  我站办公室角落握着拖把,没回答郭玉洁一个个蹦出来的问题。
  吓人吗?
  并不比恐怖片吓人,毕竟没有画面,那白脸黑发的鬼脸就是青叶的人都没看到。可要说不吓人……方国英说话那声音真是渗人得厉害,尤其是最后那一通电话,那好像濒死时候的喊叫,把人魂都要叫出来了。他是真的在害怕,害怕到崩溃。

  但这对我来说都比较遥远,就和恐怖片里的jumpscare差不多,心跳加速过后,就结束了,大概某一时刻会突然回想起来,可也不是那么害怕。
  让我无法释怀的是档案最后一段内容。
  青叶灵异事务所没有找到那些鬼脸,没有解决掉那些鬼脸,也无法确定它们是否会再出现。
  森林公园那地方我大概是一辈子都不会去了。
  “喂,林奇,你听到我说话没?真被吓到了?”郭玉洁扭头叫我。
  “你问题太多了。”我敷衍了一句,拿拖把将地上水渍拖了。
  “这吓人吗?”郭玉洁从她那无数问题中挑了一个出来。
  “还好吧。”我继续敷衍。
  “这事务所真奇怪,那么喜欢用音频记录,还弄什么纸质文档啊?”郭玉洁的注意力转移,随手翻了翻我放在桌上的好几个档案夹。
  那些档案夹上会挂几个U盘,U盘贴了事件编号的标签,也就是说,每个事件都会有一份纸质档案和一个装满音频文件的U盘。这种处理方式的确很奇怪,让人摸不着头脑。
  “大概是省时间吧。”我猜测着。

  “省时间就干脆全音频得了。”郭玉洁松手,档案夹合上。
  办公室外突然响起了凌乱拖沓的脚步声,不多时,一胖一瘦两个身影出现在办公室门口,摇摇晃晃地挤进那扇并不宽大的门。
  “奇哥,郭姐。”胖子气喘吁吁地打招呼。
  瘦子直接往椅子上一趴,气若游丝。
  “你们俩这是怎么了?”郭玉洁好奇问道。
  “不就是找那什么什么事务所吗?”瘦子没好气地哼了一声。
  “青叶灵异事务所。”我再次填空。
  胖子也坐下了来,椅子吱呀作响。
  “找的怎么样?”郭玉洁幸灾乐祸,显然是从两人表现看出了结果,现在明知故问。
  “找个屁!”瘦子继续没好气。
  “我们先去找了那小区的门卫。”胖子擦着汗,倾诉欲十足地回答郭玉洁的问题,“门卫是个新来的,没见过那事务所的人,让我去找他们队长。队长也住那小区,九号的三楼,我们去了,他说见过事务所几个人,都是年轻人,有男有女,问名字,不知道,让我们去找居委会。”
  “居委会的人我们不是很早就问过了吗?”郭玉洁插嘴。
  “是啊,但门卫说的是前居委会主任,也住这小区,她知道他们,我们就去找那位前居委会主任。”胖子一脸苦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