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档案》
第4节

作者: 明雨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滋、滋。
  嘎哒!
  “嘶——呼——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巧合,还是那只鬼做了什么。那时候窗户就开了一条缝吧,我也没感觉到有风,那两片叶子就飘了起来,好像被风吹着,往我哥那边飘。我哥叫得更惨了,但不再挥手了,抱着头,往墙角钻。那模样,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讲。呼——我看不下去了,冲进去把那叶子给抓了,撕碎了。老医生安慰我哥哥,哄孩子一样哄着。我妈就在那儿哭。走廊上还有等着的其他病人,不知道是不是被我哥刺激到了,也都发作了,那叫一个乱啊。哈……我抓着那些碎叶子,就站在房间里头,脑袋被吵得快要炸了。那时候我就觉得,这真的是太奇怪了,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

  “可这样的事情就发生了。”

  “对,就发生了,还发生在我哥身上!呼——那会儿医院里面还没有精神科的病房,我们总归得回去。折腾了一天,把我哥吓得不行,什么收获都没有。我家老爷子来接我们的时候,差点儿把那老医生给打了。又是一阵闹啊……唉……那老医生真是挺负责的,还说要怎么怎么给我哥做康复治疗。老医生和我爸都不信我哥说的鬼,觉得他是给吓破了胆子。我爸火了起来,回厂子就开始找人,要查出是哪个兔崽子吓得我哥。我……我陪着我哥,我听他自言自语,又笑又哭,说那真是鬼。”

  “您相信那是鬼?”
  “我不能不信。我哥胆子那么大,不会连真的假的都分不清。而且,没多久,厂里面又有人看到了鬼。”
  “嗯,这点我们也有了解。在您哥哥之后,还有两三人看到了那个鬼,是这样吗?”
  “是两个人。一个胖头,一个小徐,都是和我哥差不多年纪,也是谈了朋友的,在那公园树林里头看到了一样的鬼。大概……也不能说是一样吧……”

  “有什么区别?”
  “我哥看到树叶就被吓到,他们好像不是。具体怎样,我也不太清楚。”
  “您父亲的调查没有结果吗?”
  “没有。我妈就张罗着,给我哥用柚子叶洗澡,又求神拜佛的,但是我哥时好时坏的,有时候看不到,有时候又看到,后来就渐渐不出门了,将自己关在屋子里面。那时候厂子已经是半停产状态了,没多久就倒闭了。我哥把自己关家里面,我妈看了就是哭,我爸拼了命抽烟。我……我那时候很快就找了新的工作,就是不想呆在家里面。”
  “您哥哥后来自杀,是什么缘故?”
  “呼——”
  “李老先生?这点有什么问题吗?如果您能说的话,会对我们有很大帮助。”
  “哦……呼——我哥……算是被我害死的。”
  “嗯?”

  “我哥那时候一直关在家里面,不出门,也看不到树叶……我这么多年一直在想,他要一辈子呆在家里面,一辈子不去看树叶,说不定能安安稳稳地活到现在。他是我亲哥,唯一的亲哥哥,我这做弟弟的养着他,也不是问题。可我……我……”
  “李老先生,您还好吧?”
  “嗯,我没事。呼——我……那天,我下班回家……是秋天,树叶都黄了。我妈前一天还在和我说,等树叶都落光了,我哥说不定就能出去走走了,不管是去找那位老医生看病,还是去寺庙里面拜佛,都可以,说不定等明年,我哥就好了……可我那天回家,我自己没注意,我就回了卧室,随手脱了外套扔在床上。我哥那时候在洗澡,不在屋子里面。我去了厨房帮我妈做饭,等做好了,我去喊我哥吃饭,就看厕所门还关着,我以为是老爷子在用呢,去卧室,发现我哥不在,再出来,就看到老爷子从他们老两口的卧室出来……呼——我那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大概就是种直觉吧,回头看了眼自己卧室。我的大衣就摊在床上。我和我哥睡了一辈子的上下铺,我睡得下铺,床上还有影子,原来没注意的,可那一回头,我就看到了。我那衣服上……背上……挂着一片树叶……”

  “李老先生……”
  “哈……我带着一片树叶,进了家……我带着树叶进去……我……我把我哥给……害死了……都是我的错……这都是我的错……”
  “李老先生,这不是您的错。这是意外,您……”

  “或许不是意外。”
  “你说……什……么?”
  “头儿?”
  “李老先生,您哥哥是撞着鬼了,很多事情是不是意外,得调查之后才知道。能否请问一下,您哥哥从见到鬼到死亡,一共经历了多少日子?他见到鬼的频率又是如何?”
  “我……我记不清了。”
  “那么,据您所知,工厂内第一个见到鬼的人是不是您哥哥?”
  “……是。”
  “您哥哥有没有在此前做过什么?或者,工厂在这之前是不是有什么变故?”

  “没有……应该是……没有……吧?我真不记得了。”
  “那您所说的胖头和小徐,您还记得他们的名字和联系方式吗?”
  “名字是记得,联系方式已经没有了。他们出了这事情之后,很快就搬家了。”
  2015年7月9日,查明“胖头”张宏达和“小徐”徐立身情况,两人分别在1992年和1993年自杀,死因分别为农药中毒和卧轨。徐立身家人全部搬离本市,暂无法找到联系方式。张宏达近亲皆已去世,只联系到其外甥女林娟。
  2015年7月11日,与林娟见面。音频文件09120150711.wav。
  “我舅舅那件事,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那时候我年纪很小,才刚上小学吧?而且没和我舅舅住一块儿,所以,不是很清楚事情原委。”
  “没关系,只要说您知道的事情就行了。”
  “我知道的就是我舅舅那时候撞鬼,中了邪了。外婆外公要带着舅舅搬家,托我爸妈找了新房子。那时候没有买卖房子的,我爸比较有关系,在平南市农村找了个土房子,单独一院子,给他们住。我妈那时候两头跑,很辛苦。之后,看我舅舅情况稳定了一些,我妈才带我去看了一次。”

  “嗯。您见到了张宏达先生?”
  “是……是见到了。他……他那时候真的很邪乎,看起来就是个疯子,也不能说是疯子……”
  “林女士,可以尽量详细说说那天发生的事情吗?细节对我们来说很重要。”
  “详细说……哦,可以是可以。详细说的话……那天是大晴天,日头很晒。我妈带我转车到平南,又坐了人家路过的拖拉机。那地方很偏,农村土路不好走,我在拖拉机上面坐了很长时间,被颠得厉害,一下车就吐了,吐完了,还得继续走,然后就看到外婆的新家……我现在是记不得那房子模样了,可记得我看到的时候就害怕得要命。那房子就孤零零的一个,和周围人家隔老远,背后就是黑幽幽的山林……现在说起来……外婆他们要找的就是这样的房子,和其他人离得远远的……”

  “嗯。”
  “到门口,我妈就叫了一声,出来迎的是我外婆还是外公我记不得了,反正没看到舅舅。我妈和我外婆外公说话,我就坐在旁边,他们说什么,我都没听进去。我小时候很调皮,看到院子养了鸡鸭,就跑去追,然后,就看到屋子窗口站了个人,是我不认识的人。他就死死瞪着我,那眼神,好像要吃人一样。大太阳的,我被他盯得都浑身发凉。当时我应该是叫了一声吧,就想要去找我妈,就往屋里面冲。他也动了,从窗户旁边跑开,我就见他一下子从墙壁后头转出来,挡在我面前,拦在了门口,伸手就把我推地上,开始撕扯我的裙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