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716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由于黑衣人已经受了重伤,已经无法使用五行遁法。当下广仁和火山也没有管他,看着这人绑上铁锁链之后被侍卫拖走。刘秀这才起身,冲着那个人说道:“多谢两位大方师救了朕的性命,如果不是两位,这个时候,朕死后也要再受开膛挖心之苦……”
  鬼蛊之毒对一般修士是南街的蛊毒,不过在广仁、火山两位大方师的眼中,却并不算什么难事。只是如果当场解了蛊毒的话,等他们二人离开京城,难保不过有人再害刘秀,当下,广仁、火山利用密语之法,串通了刘秀和皇后阴丽华上演了这场大戏。
  黑衣人炼制的鬼蛊极为麻烦,大多数修士只是从师门当中获得蛊毒,却是没有炼制之法。不过鬼蛊有种特性,凡是被蛊毒害死的人心脏当中都会积攒大量的蛊毒。于是这些人死后心脏往往都会被人挖走,将心房里面凝结出来的血块挖出来,加以炮制就是新的鬼蛊。就是因为这种特性,心脏里面的血块又叫做蛊种,鬼蛊也有相当一段时间叫做挖心蛊。
  火山本来对能引出来黑衣人并不保有多大的希望,能敢出来刺杀皇帝这么惊天的事情。谁还会在乎那点鬼蛊?想不到还真有这样舍命不舍财的修士被引出来了。那么惊天动地的事情都做了,还会真的在乎这点蛊毒。
  本来以为刘秀会请他们二位来拷问黑衣人刺客,黑衣人只是一个三流的修士,有胆子来行刺皇帝,幕后一定还有同谋之人。没有想到的是,黑衣人被押走之后。刘秀竟然连提都没有再提。只是谢过了两个人的搭救之恩,便招呼内侍摆下酒宴。拉着两位大方师一同饮宴,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刘秀竟然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
  酒宴摆下之后,看着皇帝亲自过来劝酒。火山的眉头微微皱了一下,随后起身说道:“陛下刚刚才解了鬼蛊之毒。身体还是虚弱,这时候还是应该卧床修养的好。”

  “不碍事,有两位大方师在此。如果朕连杯酒都不敢喝,传出去还不要惹得天下人耻笑?”说话的时候,刘秀已经主动先喝下了一杯酒。火山苦笑了一声之后,和广仁陪了一杯。
  看着刘秀又接连劝了几杯酒,这时候,广仁微微的笑了一下,在刘秀继续劝酒的间隙,对着皇帝说道:“陛下没有再审刚才的刺客,相比是已经猜到了刺客的身份。不过刺客是修士出身,或许还有同门、同道接应。此人虽然已经伏法。还是要小心再有其他的人对陛下不利。”
  “有两位大方师在朕的身边,就是最大的依仗,天下还哪有胆大妄为的修士敢来行刺?而且只要主使之人一伏法。自然无人再敢行刺于朕。”刘秀淡淡的笑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想要知道谁要谋害朕,也是不难。天下初定,天下军权还在朕的手里。各路诸侯还没有回到各自封地。朕现在亡故了,对他们最为不利,刺杀的事情不会是他们所为。而且朕的皇子还小。真的祸起萧墙还要些时日。既然宫里宫外都没有可能行刺之人,那就剩之前和朕争江山的几路人马了。”

  说到这里,刘秀将手里的酒杯放下。眼睛里面露出来完全没有一丝醉意的清澈目光,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王莽及其族人已经死光,刘玄本来就是皇族。他的身后人还要朕的庇佑。赤眉诸将皆已经解甲归田,刘盆子的一举一动都在朕的注视之下……”
  说到这里,刘秀顿了一下。随后对正在微笑看着他的广仁继续说道:“那么剩下来还有能力联络修士刺杀朕的,算起来也没有几个人了。其中最想朕死天下大乱的,那就只有赤眉樊崇了。”
  听了刘秀的话之后。广仁微微的笑了一下,说道:“那么说来,陛下是要我们师徒抓住樊崇。不过这个恐怕要让陛下失望了。此人不是修士。就算方士一门为天下修士首脑,也不可……”
  “不用那么麻烦了”没等广仁说完,空气当中突然响起来另外一个人的声音。随后就见从空气当中走出来一个白头发的男人,这人正是不久前还差一点和广仁等人恶斗的鲸鲛。他手里还攥着一颗血淋淋的人头,只不过人头的脸朝向一边,刘秀、广仁等人的角度看不到人头的相貌。
  突然鲸鲛凭空出现之后。身边侍候的众侍卫马上将刘秀围了起来,簇拥皇帝向着宫殿外面退去。

  “别怕,如果我是来弑君的话,你已经早死多时了。这个是见面礼……”看到广仁和火山,也当在刘秀的身边。鲸鲛冷笑了一声,随后将手里的人头对着这几个人抛了过去。人头滚到广仁的脚下,几个人才看清这个人头的主人,正是刘秀刚刚说到的赤眉樊崇。只不过这个人一直都被通缉,早将自己的眉头染回黑色。
  “这个人三番四次的鼓动我进宫刺杀皇帝。被我拒绝几次,竟然还勾结了几个不怕死的修士暗算我。”鲸鲛冲着呲牙咧嘴的人头冷笑了一声,这个笑容让他本来就阴柔的面容。显得更加诡异起来。随后听到他继续说道:“找死的人一定要成全的,正好借了他的人头。知道你们师徒俩到了京城。正好用它再做个见面礼。”
  “鲸鲛,你夜闯皇宫。想要做什么?”看到大大咧咧的鲸鲛带着樊崇的人头出现,广仁和火山的眉头便重新皱了起来。这个同门的本事他们师徒俩是亲眼见过的,他是可以借了自己师尊徐福术法的。当初带着广义、广悌和其他的同门弟子,加上吴勉、归不归相帮,广仁还有稳站上风的盘算。现在只有他们师徒二人,鲸鲛又不是方士。真在皇宫里面大打出手。他和火山的胜算微乎其微。
  “广仁,看在你我一个师尊的份上,上次的事情我就当没有发生。”鲸鲛冷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我是不是师尊亲派前来抓获吴勉的,你心里明白。你将大方师传给了火山,难到不是想渡海去找师尊赔罪的吗?”
  说到这里的时候,鲸鲛顿了一下。目光在广仁、火山二人脸上转了一圈,随后他继续说道:“师尊交代下来的事情,不管有没有你的助力,我都要完成。既然你们师徒两位大方师不想淌这个浑水,那么我也不强求。只要你们两不相帮,吴勉的事情,我自己来办就好。怎么样?大方师,你不考虑一下吗?”

  广仁微微一笑之后,回头冲着好在虽然慌张。但是始终没有从大殿离开的刘秀说道:“陛下,这位鲸鲛先生和广仁是一师之徒。鲸鲛先生陛下应该也曾听说过的,在于赤眉军大战的时候,鲸鲛先生曾经单人独骑在两方阵营里面冲杀过。今日他带来师门训示,广仁要借陛下的宫殿听候师尊的教诲,还望陛下成全。”
  “大方师要,别说一座宫殿,就算整个皇宫送与大方师又如何?”刘秀笑了一声之后,冲着还是一脸阴笑的鲸鲛行了半礼。随后带着众侍卫离开了这座宫殿,出来之后,留下了侍卫守卫。刘秀继续带着一众侍卫、内侍向着自己的寝宫走去。
  穿过了两三座宫殿之后,刘秀突然放慢了脚步。随后好像自言自语的嘀咕了一句:“跟来了吗……”
  日期:2016-12-17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