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804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办公室里烟气弥漫,两个烟鬼都默不作声的抽着烟,谁都不想先说话,彼此都想要给对方施加压力,彼此都在算计着对方的心理。
  这样的状态维持了大约六七分钟的时间,孙副书记才狠狠的把烟蒂摁熄在了办公桌上的烟灰缸里,他只能做出一个最安全的选择。
  “夏县长,我可以帮忙给她们借到这笔钱!”
  夏文博嘴角闪出了一抹笑意,他知道,孙副书记松动了,他心虚了。

  “可能刚才孙书记你没听清我说的话,我是说帮他媳妇筹集这笔资金,不是借,借的话,我也不来麻烦你了!”
  “你......夏文博!”
  “孙书记,我知道,你在清流县人脉很广,关系也多,这点钱对你来说,九牛一毛,你一定能想办法筹集到的,是不是!”
  这点钱对一个长期担任县组织部的部长来说,的确不是什么大钱,光这段时间,张大川给他送的钱都不止这个数字,但是,面对夏文博咄咄逼人的样子,孙副书记实在不想妥协,自己身为县委副书记,却被一个区区的扫尾副县长要挟,这实在能以接受。
  “看来孙书记一点忙都不想帮啊,那行吧,我到李部长那里去问问,看他能不能帮着筹集到这笔钱!”
  夏文博站了起来,他决定给孙副书记最后一击,他也相信,孙副书记会投降的!

  果然,他还没有移步,孙副书记就说话了:“夏文博,如果我筹集到这笔钱,你能让这件事情就此结束!”
  “当然,这个召回张大川的广告要由县政府办公室来处理,只要在广告的选位上稍微差一些,广告发布的时间快一点,公丨安丨局对那十多个要钱的壮汉处理的晚一点,想必张大川根本就来不及赶回来,也不敢回来,那样的话,开除公职的决定也就即可生效,事情也就结束了。”
  对这几个措施,孙副书记也必须承认,夏文博都是能够控制的,只要开除了张大川的公职,以后就算他回来,县里也没有人在对他关注了,事情当然也就算彻底的解决了。
  “好,我帮着筹集这三十万!”
  “行,我这里收到钱,县政府办公室的广告就立即发布!当然了,这里面还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要在黄县长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不然啊,到时候我也控制不住了!”夏文博的言下之意很明确,你要是想拖延,那个广告也就不会发布,事情也就会悬而未决。
  而且,一旦黄县长也想到了这个办法,他对县政府办公室再一插手,那个广告谁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发布?一月,两月?万一这个期间张大川返回来了,在没有开除公职之前,他肯定就要被调查,要被审查,后果不堪设想啊!
  一想到黄县长那笑眯眯的,阴险的嘴脸,孙副书记不由的担心起来,是啊,这件事情宜早不宜迟,赶快了解。

  “嗯,明天下午你来拿钱!现金!”
  到目前为止,孙副书记依旧没有完全乱了阵脚,他不会从账户上给夏文博留下再一次敲诈他的证据。
  “ok,明天下午我过来拿钱!”
  夏文博转身离开了,他在走出门的时候,心里感到一阵的轻松,那种压抑了他许多天的负罪感和内疚感,减轻了许多。
  到现在为止,夏文博依旧还是无法做到官场中人的心狠手黑,他自己也有点恨自己,但有些东西那是深刻到骨子里的天性使然,他也没有办法去改变,这或许就是人性吧!
  第六百七十二章:轻快
  而张大川的出事,到让欧阳明感到了许多疑惑不解,从整个事情上来看,似乎和夏文博没有一点的关系,但想到夏文博曾经点名要对付张大川,现在真的就实现了,这是不是有点过于凑巧?

  难道这小子运气就这么好?
  欧阳明不是一个宿命者,他从来也都不相信什么运气!
  第二天上班之后,欧阳明还在想着这个问题,他想要在试探一下夏文博,毕竟,多了解一下这个年轻人,对自己来说多一份安定。
  他拿起了电话:“文博,我欧阳明啊,嗯,要是不忙的话你过来一趟!”
  电话里传来了很大的杂音,夏文博像是声音很大的说:“欧阳书记,我这会在小墓庄检查这里的水利灌溉设施,回不去啊!”
  “奥,呵呵,那你先忙,我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回头再说吧!”
  欧阳明挂断了电话,小墓庄?那挺远的,离城区好几十公里呢!等有机会在说这事吧!
  小墓庄的确很远,夏文博一大早就和县水利的正副两个局长赶到了这里,到了这里,你才会真正理解“山”的含义。
  山连着山,山叠着山,高低起伏,连绵不断,莽莽苍苍。山上没有多少植被,只有一簇一簇的狼牙草稀稀疏疏的散布着,像一群骆驼和绵羊挤在一起,黄褐色的背脊上嵌着一片一片的黑苍耳。山峁上,有一块一块被开垦的农田,像光头顶上的癞疮疤。层峦叠嶂的北面,有几股淡蓝淡蓝的炊烟在空中散乱的懒洋洋的扭动水蛇样的腰肢向上,向上,越往上越淡直至与天一色,看不见了。
  炊烟下端系着的是几个散乱摆布的院落,有抱势筑成的四和头院子,有凭山围成的“半明半暗”,最惹眼的是几间白墙红顶的瓦房和一幢白得耀眼的两层洋楼。

  夏文博身边是水利局的两个局长,还有小墓庄的乡丨党丨委书记和乡长等人,他们正步行在山路上,一面走,夏文博一面听着小墓乡书记的介绍。
  “夏县长,你看那面的山头了吧,那就是我们小墓庄名字的由来!”
  夏文博走的有点累了,放慢了脚步:“嗯,我听说过,那大概就是一座大墓吧!”
  “可不是,那里面埋得可是清流县历史上最大的一个官,清朝的知府!”
  “奥,他的后人还在清流县吗?有没有考证一下。”

  乡书记摇摇头:“考证过的,他祖籍在大墓庄,但后人一个都不在了。”
  旁边的水利局郑局长哈哈一笑:“书记,我倒觉得你们这名字很不吉利,就因为有他这个大墓,就起个这名字,不好听!”
  这个郑局长啊,五短身材,长得很结实,看着有点愚笨和憨厚,但实际上他却圆滑老道,精通事故,经过二十多年的努力,能从一个小小的水库管理员混到局长的位置,的确也很不简单。
  乡书记就笑了,说:“郑局长你有所不知,我们也想着给大墓庄改个名字的,但上面有领导说,这个名字好,代表了清流县的历史和辉煌,所以就一直沿用这个名字了!”
  夏文博也笑了笑,心中暗想,一个清朝的知府?能有多大的辉煌?只能说清流县太封闭,几千年里没有出过上面大人物而已。
  大家一面说着话,一面往前走,翻过了道山梁,猛然间,眼前豁然开朗,下面是一块广饶的平地,里面都绿油油的长着庄家,就像环山中的一块绿洲。
  日期:2017-06-20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