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嫂子咬牙摸进了我的房间》
第219节

作者: 不窝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装作很无奈地说:“我真的不认识那个人,我敢对天发誓,在车上我们是第一次见面,不信,你问问她们。”
  邓爽和马小晴也忙着点头。
  坐火车回到市里,我没让张老大和马小晴的男人坐我的车,当然,马小晴和邓爽没坐我的车。

  真是有了男人,就忘了老子,唉,我想去找章珍珍,让她也小心点,可开着车,刚驶到文化宫,就看到穿着白色运动衣的左飞,站在岗亭边,对我招手。
  这小子当真的神出鬼没,火车上,女警让那么多乘警找他,居然没找到。
  我开车过去,他快速拉车门钻了进来,说:“走吧,回县城,你的麻烦才刚开始,开车到雨菲姐的美发沙龙。”
  我有一肚子的话,要问他,可他却闭上眼,不说话了,我问了几句,他好像睡着了。
  我开车直接来到江雨霏的美发沙龙,下车,准备走进美发沙龙找江雨霏,左飞却没下车,趴在窗户边,低声说:“你露个脸,让雨霏姐知道你没事就行,不要进去,快些回去,记住,这段时间,不要来县城,他应该不会明目张胆让贾无道去镇上找你麻烦。”
  我说:“这么神秘,好像搞地下工作似的,我就要进去,看看他能怎样?”

  “那你进去吧,估计出来就会被撞死,我原以为你是个人物,能帮我把姓江的搬倒,没想到你……”
  没等左飞说完,我拉开车门,快速钻进车里,打开引擎,调车头就走。
  “呵呵,刚才骗你的,我可是很怕死的,原来你也恨姓江的,还想着要我搬到他,而又喊江雨霏姐,我要是猜的不错,你很可能喜欢江雨霏,而……”
  “别猜了,我亲哥和你长的很像,懂了吧,我讨厌你的脸,因为看到你笑,我就会想起我哥,心里难受。”
  左飞的话,让我一下明白了,原来左飞就是江雨霏那个前男友的弟弟,怪不得讨厌我。
  “那你在火车上,还想杀我。”我忍不住说道。
  “你要是猜不出谁要杀你,就是个笨蛋,与其看着你这个像我哥的笨蛋,心里难受,还不如直接杀了你,没想到你还真的够聪明,而且身体素质也不错,胆量也行,我就想让你搬倒他,让他一无所有,让他痛苦到疯狂,最后,我亲手掐死他。”
  左飞说着,眼睛都红了,我身上一阵的发冷。
  这时,我手机响了,居然是杨彪的电话,我忙接通了:“杨哥,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来了?”
  “靠,你小子怎么回事?前几天给你打电话,一直不通,我和明子都担心死了。”

  “呵呵,前几天在火车上,手机没电了,这不回来了,你在哪儿,我过去找你。”我把车停在路边,拿着手机说。
  “县医院西面的蓝色咖啡屋,三号包间,你快些,我真的有事找你,你要是不来,这辈子后悔去吧。”杨彪说着,挂断了手机。
  我知道这个蓝色咖啡喔,装修的很不错,环境很好,杨彪这小子就是喜欢装文雅。
  “好了,让我下车吧,记住小心些,对了,再告诉你一声,遇到敌人的时候,拳头要握紧,狠狠地砸对方的要害,你的力气不小,一般人拿不住你,等我有时间了,一定去练练你,你不当兵,真的很可惜。”

  左飞说完,推车门,没等我说话,就跳了出去“嘭”顺手把车门带上。
  我回味着左飞的话,又不自主地想起林清大哥的话,先下手为强,偷袭也是硬道理,呵呵,我要是握紧拳头,猛然偷袭对方的喉咙,即便不能像左飞那样杀死对方,估计也能砸伤他的喉咙,那绝对不会再有战斗力了,看来以后,我有时间,也练练拳速和拳劲!还有准头。
  开车来到蓝色咖啡屋,找了个车位停下,刚跳下来,就听到有人说:“喂,那个车位不能停,是杨老板交代过的……”
  “杨彪让我停的,能停不?”我看着穿着保安制服的青年问道。
  青年忙点点头,笑着说:“能,能停。”
  咖啡屋不大,但也不小,店面里的大厅能放下三十多张桌子,还有不少雅座,我没有理会前台,直接穿过大厅,走向二楼。
  里面的环境很好,还有个女孩,坐在角落弹着优雅的钢琴,我当然听不懂,快速来到二楼,站在三包包间门口,就喊:“杨哥,在不在?我来了。”
  杨彪笑着就从三号包间走了出来,看到我,说:“你可来了,再不来,我大妹可就要被别人娶走了。”
  我心里一震,忙说:“怎么回事?难道还有人敢对阿颖用强?”

  杨彪摸了下光头说:“走,里面说,倒是不是用强,而是我小姑的公司有位部门经理,在疯狂追求我大妹。而我小姑很看好那小子。”
  我跟着杨彪走进雅间,摆设真的很豪华,清一色的白色钢化沙发茶几,简约中透着大气,让我心里不由想着也买一套,放到家里,绝对比我家那套沙发茶几看着时尚。
  “我喝茶,有吗?”我坐下来说道。
  “去,这儿是咖啡馆。哪里有茶?来尝尝这个,很香的。”杨彪说着,推给我一杯咖啡,我闻着真的很香,端起来一气喝完了,苦苦的但真的好香,我忍不住说:“还不错,苦些能败火。”
  “那当然,这可是珍品猫屎咖啡!从猫肚子里拉出来的。”杨彪的话,让我一阵的恶心。
  杨彪看着我难受的表情,哈哈大笑说:“别恶心了,我可不舍得买那种珍品,要不然还不够咖啡师偷着喝呢。你现在气势养成不少。但文化底蕴还太差,要想真的有所作为,你还需要好好学习,多看些书。”
  我疑惑地问:“我气势怎么了?”
  “刚才你停车的时候。我在楼上看到了,那个保安可是个剌头,要是一般人说出我的名字,他早挥拳打过去了。而他却相信你的话,说明你已经有了一般人所没有气势,难道你感觉不到,一般人见到你,都比较尊敬你?”
  听着杨彪的话,我隐约感觉还真的是那回事,以前那些小女人喊我磊子,很顺口,现在却大多很尊敬地喊王主任,眼神也不一样,甚至没人敢请我帮忙干活,看来权力还能带给人威势,权力越大威势越大。
  “别发呆,小姑最欣赏的人,都是文化人,你要是想娶大妹,没有文化,小姑都不会看你一眼,以后多看看书。”
  听着杨彪的话,看着他的光头,我心里好笑,一个混混头子却来教育街道办主任,不过,以后还真的要多看几本书。
  杨彪还想继续说,他兜里的手机响了,看着号码,杨彪却把手机递给我:“给,我大妹的电话,你来接。”
  我倒也没客气伸手拿过手机,低声说:“喂,阿颖,我是王磊,你在哪儿?”
  “王磊,快来救我,我喝多了……头晕……”
  杨阿颖的话,让我心里一惊,怎么就喝多了?忙接着问:“你在哪儿?在哪儿?”

  “市东区……广源……大酒店,你快来……我真的头晕……”杨阿颖说完,就挂断了手机。
  我站起来,把手机丢给杨彪说:“市东区广源大酒店,阿颖喝醉了,让我去救她,我这就过去,你快些给冰倩打电话,让她先赶过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