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嫂子咬牙摸进了我的房间》
第218节

作者: 不窝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没听下去,独自来到第五车厢,其实我就在第三车厢,不远的。
  果真和我猜的一样,找我的是那位英姿飒爽的女警,我走过去,看着女警说:“你找我?难道还有事?刚才不都说清楚了?”
  女警指了下身边的座位,说:“坐吧,刚才那个笔录我看了,你可有些不够配合,和你同行的马小晴,在笔录上说,是和你去东江拿钱赎她男人的,而你却说是和她去旅游的,而且那三位杀手,也根本不是你打死的,我也调查清楚了,是个刀疤脸男人。你居然说是你,虽然你不要求我们的奖励,但你这么说谎,可是犯法的,现在你说说为什么要替下那刀疤脸?”
  唉,怎么这么快就查清了?以为只要下了车,就没事了,这下可难办了,唉,还有马小晴真的好胆小,这种事也写出来,看来想快些拿钱赎人不好办了,估计这个女丨警丨察还想帮忙,唉,千万别越帮越忙,最后把马小晴男人反而害了。
  “呵呵,其实那个刀疤脸不想麻烦,他让我替下他的,至于赎人,不是不想报警,是准备到东江再报警,因为上次马小晴她爸去过东江,结果报警后,都没看到人,所以,这次我们准备先用钱赎人,再报警。”
  我刚说到这儿,女警忽地站起来,大声说:“王磊同志,亏你还是街道办主任,这个思想素质真的很差,面对罪犯,居然想妥协给钱,你这样做岂不助涨罪犯的嚣张气焰?还有,你现在要把那个刀疤脸青年的情况交代下,虽然他救人,可他躲躲闪闪,我觉得他有问题。”
  我看着女警盛气凌人的样子,心里来气,要不是人家,我早挂了,你才是该抓坏人,可你迟迟来不了,现在还怀疑人家救人者有问题,你这种丨警丨察真是一点素质也没有。

  我忽地也站了起来,没想到差点没碰到女警的鼻子,我闻着女警脸上的香味,看着她那双大眼,大声说:“你才有问题,列车上都上来假乘警,你不去调查,现在却来怀疑人家见义勇为者,有你这种丨警丨察吗?我什么也不知道,但我知道我刚才差点死了,而你这位满嘴正义的丨警丨察,根本没出一点力,还捡了个便宜,要不是人家打死那几个人,你说不定也被人家打死了。”
  我越说越来气,把脸向前凑,因为激动,口水都喷了出去,女警忍不住向后退,脸上满是气愤,却没发作。
  “你坐下,你再喷口水,我……”女警说着,再次后退,可她身后就是座位,一下又坐了下去。
  我看到女警脸上还真的有我的吐沫,也觉得不好意思,向后退了一步,说:“对不起,我有些激动,不过,你问的问题真的让我气愤,人家救了我,你却怀疑人家,要不是他,估计那节车厢的乘客都会受伤,甚至失去生命。”

  这时,有位男乘警走了进来,说:“报告孙警官,那个刀疤脸男子不在第五车厢,我们没找到。”
  我一听心里很是来气,这下倒好,把左飞吓跑了,这要是到了东江,见到张三,我可是一个人,能镇住张三和他大哥吗?说不定人家还把我扣下呢,看来还要给马明打电话。
  想着这些,我气呼呼地说:“好了,没什么要说的,我要回去了。”
  “站住!”女警厉声喝住了我。
  我停了下来,转身看着女警官说:“还有什么事?你们要找的那个刀疤脸,我根本就不认识。”
  “我不管你认不认识,你录口供时说谎话。我就能扣你。”女警再次凌厉起来。
  听着女警的话,我一时间也不知道,录口供说谎话是什么罪,索性不说话。直接坐到原来的座位上,闭上眼,等着吧。
  “喂,你怎么坐下了?说吧。那个人……”

  “我真的不认识他,只是知道人家救了我,又不想出名,于是要我替人家,没想到你说这算犯法,我真想不到作为受害人,能被你们扣下,等到了东江,我去电视台把这件事说一说,让老百姓评评理,丨警丨察抓不到凶手,就拿受害人……”
  “闭嘴,你这个人懂不懂法?你以为电视台谁都能进?我们怎么就抓你了?我们只是想找到这位见义勇为的人,你这人说话怎么喜欢胡搅蛮缠?”
  “我胡搅蛮缠?咱们两个是谁找谁的麻烦?明说吧,那人不需要表扬,也不需要奖励。可你呢,非要找他,还要把我扣下,就算电视台不让我进……还有,我还不知道你是谁?把你的警号告诉我,以后,我到东江大街上,或者你们丨警丨察局门口,把你扣留我这个受害者的事,好好宣传下。”
  “你这人说话,怎么东一句西一句?你只要说出那个人,我不就不扣你了吗?干嘛又要宣传这件事?算了,看来你是根本不准备配合,走吧,走吧,不过,要是我查出来,那个人有问题,你就有包庇罪。”女警气呼呼地说道。
  当我走出五号车厢,长长出了口气,真他妈麻烦,不就是说了几句谎话?还要扣我,枪响了那么久,你们都赶不过来,还有脸怀疑别人。
  到了车站,下车后,我也没看到左飞,心说:“找地方坐下,等马明带人过来吧。”
  邓爽说:“出了站,坐十五路公交车,直接到了那个工地,快走吧,不然天黑了。”
  我忙摆摆手说:“别,现在咱们只有我一个男的,还和张三不对付,要是他起了歹心,我们可就麻烦了,还是找个宾馆先住下,等我手机充电后,给马明打电话,让他过来。”
  可没等我们走出车站,一辆警车把路挡住了,我看着警车里的女警,说:“干什么?还不让走啊?”
  “你们不是要救人吗?上车吧,我应该能帮上忙。”女警说着,还笑了笑,我眼前一亮,这女警牙真的好漂亮,洁白如玉。
  在女警的帮助下,还真的没花钱,把马小晴的男人救了出来。面黄肌瘦的青年看着马小晴,眼泪唰地流下来,真的是受苦了,大嘴吃着馒头,一气吃掉七八个。
  邓爽男人张家老大,也借着女警的威势,把老板欠他的工资全要了过来,拿了行李,准备和我们一起回家,唉,在外打工真的不容易,没时间照顾老婆,还差点要不会工资。
  没找到张三,张老大也不知道张三去哪儿了,没找到更好,省的看到这小子心烦。
  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看着马小晴和邓爽的男人,心里怪怪的,反正不舒服,帮也就帮了,谁让我弄了人家老婆。
  女警把我们送到火车站,真的很热心,这两天,管吃管住,我也和她熟悉不少,要走了,心里总感觉有些不舍。
  我上前抓住女警的手,说:“真的很感谢,这次你真的帮了我们,要不然,我们可不能这么快救出他。谢谢,真的谢谢。”

  女警被我抓着手,收了几下,我才明白过来,忙放开人家的手,让女警一阵的不悦,瞪了我两眼,才说:“王磊同志,你不要感谢我,这是我应该做的,现在能不能告诉我,那个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