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107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山其实也没做什么坏事,就是被坏人教唆,才走上今天的道路。”
  一听这个,我火了,我说:“你儿子是贩毒,懂吗?害的多少人人不人鬼不鬼,家破人亡,这不是谁被谁教唆的事,就是他本身。”
  关珊妈说:“我知道,我知道,董宁,你就看在关珊的份上,照看一下小山吧,妈,妈给你跪下了。”
  扑通一下。关珊妈跪在了我面前,砰砰砰磕头。
  我抓住她,让她起来,她却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快要喘不上气了。
  可怜是真可怜,可恨却又是真可恨。
  关珊妈对儿子的心我理解。可是那样对关珊我却不能理解,同样是自己的孩子。
  还有这招玩的真妙啊!知道关珊死了在我心里扎了一根刺,吗,没办法忘怀,所以,就提关珊来说事。
  干得漂亮。

  我说:“我答应你。不过我不能保证什么。”
  关珊妈说:“那就太谢谢了,小山还说呢,都想姐夫了,想要见见你。”
  这话过分了,快要恶心死我了。
  赶快吃完了饭,我就走了,联系了齐语兰,让她帮我联系了监狱,我去看了关山,我了解了一下情况,关山挨打不稀奇,他还以为自己很牛逼呢,在监狱里面不夹着尾巴做人,被狠狠的修理了一顿。
  见到他时,我们坐在桌子两边,他身上的嚣张气焰去了不少,脸有很多淤青,看到我,关山叫了一声,“姐夫!”
  这一称呼叫的无比自然,无比亲切,仿佛我跟他关系特别特别的好。
  有时候我在想,人为什么可以虚伪到这个地步,明明就是相互仇恨的两个人,偏偏在人前装作好闺蜜,背地里说对方坏话,明明恨不得想杀死对方的夫妻,偏要一副恩爱模样,这样不累吗?
  思绪被我拉回,我冷着脸看着关山,他笑着看着我,不过笑容很假,演技不行,强颜欢笑很明显。
  “你姐死了你知道吗?”
  关山点点头。
  我说:“你是怎么想的。”

  关山说:“我痛苦的快要死掉了,谁干的,姐夫,告诉我,我他妈的弄死他!”
  关山先是捂着胸口,装痛,又突然指天大骂,引来看守的目光,我对着看守笑笑。他们收回了目光,齐语兰打过了招呼,这点面子还是给的。
  人情社会,就是如此,有人顺风顺水,无人寸步难行,谁都来为难你。
  我说:“行了,别装了,李国明死了你也知道了吧。”
  关山点着头,说:“知道知道。”
  这时候,他变的小心翼翼,生怕惹我不开心,他这是在讨好我啊!也算有眼力,知道现在不能得罪谁。
  我想大概关珊妈来的时候跟关山说了一些情况,比如关珊追悼会的状况,说我现在认识不少人,关珊妈便动了我的心思,叮嘱关山一定要把姿态放低。
  审视适度,很正确的选择,可是联想到过去做下的种种,却是极不要脸的行为。
  我不说话了。关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坐的不老实,动来动去。

  终于,他忍不住开口,他说:“姐夫,我知道我之前做了很多错事,我对你态度特别的差,我知道错了,求求你看在我姐的份上,帮帮我,给我换个房间,不行给我换个好点的监狱。”
  我冷笑一声,说:“你以为监狱是我开的?”
  关山一笑,说:“那不是,不过我知道姐夫你是神通广大的人。”
  我说:“所以,我就要帮你,不管你之前怎么对我,怎么奚落我,怎么看不起我。”
  关山的嘴抽搐着,他的脾气还没改,还是以前那个德行,如果不是在监狱,说不定他就火了。
  “姐夫,那个咱们不提了,以后好好处不行,再说我姐。”
  我说:“你姐怎么了?你姐又不是我杀的,我需要担什么责任吗?”
  关山说:“姐夫,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我姐在天上看着呢,她一定不希望我这个样子。”
  我说:“我不欠你姐什么,你姐出轨背叛了我,这事你比我知道的清楚,所以我没有义务帮你,别跟我说什么看在你姐的面子上,懂吗?”

  关山这种人,最会的是得寸进尺,不能让他有一丝一毫的希望。
  关山点了点头,说:“姐夫,我懂。”
  我说:“我叫董宁,你可以直接称呼我董宁。”
  关山知道我不想跟他扯上关系,他说:“董哥,我知道了。”
  心里没有丝毫的快意。看到关山那下贱的模样,我只是感慨自己当初为什么会被欺负的那么厉害。
  跟这种人计较,真是逊啊!
  “你妈说你想见我,就是刚才的事?”
  关山嬉皮笑脸说:“董哥,还有事情想要拜托你,我在外边有套房子,不过名字不是我的。我包养了一个女学生,谁都不知道,我还有不少钱在她那里,你要方便去帮我看看,把钱拿回来,少不了你的辛苦费。”
  我想了想,说:“有多少钱?”
  关山小声的说:“有一百多万吧。”
  我说:“挺多的,你妈知道吗?”
  关山嘿嘿一笑,说:“不知道。”
  我说:“这钱哪里来的,我不信你开个酒吧能赚一百多万,还是私房钱,酒吧的账已经清了,你的毒资也被没收了。”
  关山不好意思起来,他说:“董哥。我能不说吗?”

  我说:“你觉得呢?”
  关山经过一番思想斗争,可能他觉得我是个老实人,跟我交代了,我便能帮他,他太天真了,无论他说什么我都不可能帮他。
  关山看了一眼远处的看守,他看起来有些害怕,他小声的说:“董哥,这钱是李国明那孙子的,他钱多的很,不拿白不拿。”
  人走茶凉,李国明死了,关山便这样子了,想当初,他一定跟一条狗一样,巴结李国明。
  求种像条狗,撸完嫌人丑。
  话虽粗鲁,但道理是这个道理。
  我说:“那孙子钱确实多,不过,我要是那孙子,我可不会平白无故的跟你钱。你说对吗?”
  关山支支吾吾起来。
  我站了起来,说:“算了,你也不想说,我先走了,下次,唉,我也不知道有没有下次了。”
  我对看守示意,我这边结束了,没什么说的。

  关山一下子慌了,说:“董哥,等等,我说。”
  我对看守歉意的一笑,说:“抱歉,再给我两分钟。”
  关山不犹豫了。他说:“李国明常让我找年轻漂亮的女人,供他和其他人玩乐,我那个酒吧离着大学挺近的,认识了不少女大学生,现在的女学生都好攀比,为了买苹果手机为了买包包,也不在乎。”
  原来如此。

  世风日下。
  我说:“你姐知道这事吗?”
  关山摇头。说:“不知道,她要知道会骂死我。”
  算了,不想继续问下去了,人都走了,纠结那些曾经没什么意思。
  “所以,你打算拿这一笔钱干什么?”

  关山说:“董哥,我跟你说实话。我就是想自己舒服一点,这里面上上下下都需要打点,我打算送点钱,可以有几根烟抽,有好东西吃,董哥,你是不知道,这里面的东西实在太难吃了,天天清水白菜,吃的我想吐,要是给我吃一口方便面,我能哭。”
  我说:“我知道了。”
  关山高兴起来,说:“那谢谢董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