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106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美女一笑,说:“对不起,对不起有用吗?董宁,你到底怎么了,怎么怪怪的,不仅帮李国明带东西,还传他的话。”
  我说:“我觉得我有必要告诉你,他的头发都白了,看起来很显老。”
  小美女说:“他是咎由自取,好了,我们不说他了,你们快点喝汤吧。”
  我说:“依然,你还记得李国明身边那个小王吗?”
  小美女说:“记得啊!他怎么了?”
  我说:“没什么,只是我觉得他是你爸身后人派来,监视你爸的人。”
  “监视就监视被,李国明的事我不想管,也不想听,因为他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小美女不耐烦的说着。
  有些事情还是要说出口啊!不管怎么想要隐瞒,想要掩饰,但最后,还是要说啊!
  我说:“李依然,李国明让我好好照顾你,他将你托付给我,在我走之后,他说他别无选择,他跳楼了,十六楼,当场死亡。”

  小美女的双眼瞪得大大的,震惊在她的脸上。她的嘴唇不住的颤抖,一秒钟,五秒钟,十秒钟,她回了魂。
  牵强的笑了笑,小美女说:“李国明死了啊!他早就该死了,真是大快人心,你们先喝汤啊!我去洗个手。”
  小美女站了起来。进了卫生间,她哼着小调,很奇怪的调子,卫生间的门关上,不大却压抑的声音透着门缝传了出来。
  呜...呜...
  李国明的追悼会很快就举行了。
  我绝对他妈的是个圣人,李国明的追悼会是我帮着办的,当然具体事情麻烦了柳笙,但我参与进来了,我找的人。
  想想李国明真过分!睡了关珊,我还帮他办理后事,说来说去,我是最亏的那个。
  不过我是看在小美女李依然的面子上,不是为了李国明。
  还有一点,让我心里好受一些,我还活着,李国明已经死了。躺在冷冰的棺材中。
  李国明没什么亲戚了,父母都去世了,倒是有个兄弟,可能听到李国明死的不明不白,又知道他是因为出事才导致的,所以没来。

  我能想象出来,之前李国明风光的时候,他的兄弟说不定怎么巴结他呢,现在他这样死了,便也没亲情在。
  兄弟如此,朋友就更不要说了,李国明下属,平时称兄道弟的朋友,没见到,整个追悼会冷冷清清。
  李依然倒是不在意,她的话好像比之前更多了,脸上看不出哀伤,但是痛和苦,只有自己知道,她又回学校上课去了,现在她很有钱,衣食不愁,但我觉得,她不会开心。
  曾茂才回来了。之前他在国外,得知我这边的事情也回不来。

  话没多说,只是安慰了我几句,曾茂才经历过很多,他一定知道说是最没有用处的,伤痛要靠时间去抚平。
  关珊的遇袭。柳笙查出来一些东西,行凶的那个人是收废品的,距离我们所在小区不远,位置比较偏僻,行凶者平时就住在废品站里,少与人来往,听周围人说他是个沉默寡言的人,查了半天也没查出来他和关珊有什么矛盾,完全是陌生人。
  不过,这个收废品的在关珊走的当晚便被人刺死在被窝之中,知道两天后才被人发现,才跟关珊遇袭联系起来。
  行凶者的银行卡有一笔五万元的转账,判断是买凶杀人。
  可我觉着这件事里透着诡异,这个人行凶者太蠢了,当街杀人,他想过退路没有,并且晚上还回废品站睡觉,心理素质是太好,还是太傻逼。
  查到这里,线索算是断了。
  废品站周围没摄像头,无法划定嫌疑人范围,寻找目击者,也是困难,工作量极其的大。每年都有好多案子没法侦破,成为悬案,这件案子我看也如此。
  我理解,不是丨警丨察不努力,工作失职,而是确实难度比较大。人手比较少,一些岗位都是安插进来的,占着茅坑不拉屎,正经事不会做,就是混,国情如此,没办法。
  柳笙很抱歉的跟我说这件事,她也是委托丨警丨察来查案,毕竟有一些资源,丨警丨察拥有,但这事不是不查了,而是需要时间慢慢查。
  生活一下子又变得波澜不惊。关珊的走只是一个小插曲,她的同事她的朋友很快就淡忘了,投入自己的生活之中,或许以后提起关珊会唏嘘,可是别人的命没了就没了,说一声可怜,道一声可惜,便是尽了情分。
  好像只有我,还活在记忆里。
  公司没去,白子惠给我放了个大假,让我换换心情,她的想法是好的,初衷也是好的,想我去旅游,看看风景之类,疏解下心中郁闷,可她不知道,现在的我正是需要工作的时候。忙碌起来我才会遗忘。
  浑浑噩噩的过了两日,关珊妈给我打电话,让我回家吃饭,她在电话里面很客气,小心翼翼的,我心里清楚她是装的。

  可答应了关珊,我必须要回去一趟,开车到了小区,在水果摊买了水果,关珊妈和关珊爸人品不佳,他们那个样子,我看不惯归看不惯。起码的礼貌要要有,这是一个态度问题。
  领着一大袋子的水果上楼,关珊妈看了门,她说:“哎呦,你来就来,拿这么多东西干什么。”
  意外的热情。出人意料。
  换了拖鞋,进了屋,餐桌上已经摆满了菜,这么多年来还是头一次。
  关珊妈让我坐下,关珊爸给我倒酒,态度好的跟我是他们家儿子一样。
  受宠若惊?
  不,我不是小孩子了,给我两块糖,便以为对方是好人,关珊妈和关珊爸现在的态度肯定有问题,我大概猜到一些,应该跟关山有关。
  关珊走了。关山还在,并且本来就是关山受宠。

  从厨房里端了一盆螃蟹还有一盘子大虾,这可不便宜,我从来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
  “吃饭!吃饭!”
  关珊妈招呼着。
  真是尴尬啊!现在这个状况,我放下了筷子,说:“你们有什么就说吧。”
  关珊妈脸明显的不自然起来,她说:“没什么事,就是之前办关珊的事,全靠姑爷了,我和姗姗他爸也没帮上什么忙,所以这才把你叫回来,吃顿家常饭,感谢一下。”
  这一声姑爷叫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放下了筷子,我说:“咱们都彼此清楚,就不用说这些客套话了,我知道过来不是因为感谢,有事就说,没事我就走了。”
  关珊妈看了关珊爸一眼。关山爸说:“你就说吧。”

  关珊妈叹了一口气,拿了一个大螃蟹给我,说:“董宁,我知道你这孩子心肠好,我们对姗姗是有点过分,可是现在我们就小山一个孩子了。他还在监狱里面,我这心里不放心。”
  我说:“这事就别提了,这事我无能为力。”
  这事牵扯之广,远非平民百姓可以解决。
  关珊妈说:“不是这个,我现在也知道了,小山一时半会是出不来了。我看你人脉挺广的,各方面人都认识,能不能跟监狱那边打个招呼,让小山过的舒服一点,上次去看他,他被人打了,还打的挺惨的呢。”
  说着,关珊妈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关山一直是她心头肉,被打了肯定心疼,这哭声真是哭的情深意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