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89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人们发现,仅仅十多天时间,那几个项目的在建工程几乎都封了顶,有的已经在做外墙粉刷了。在建楼房外围的绿色防护网看上去也更新鲜,仔细观察,原来就是换上了新的。项目部的宣传标语也更多,好多显然是后加的,标语内容大多是安全生产的。
  人们还发现,不但工地变化很大,就是大街上也多了宣传条幅,尽管这些条幅内容不尽相同,但都是关于安全生产的。比如“安全连着你我他,平安幸福靠大家”、“安全生产要规范,科学管理是关键”、“生产再忙、安全不忘”、“绳子断在细处,事故出在松处”。
  对于这些做法,人们褒贬不一,有人说是做秀,有人说是就应该警钟长鸣。一些“消息人士”更表示,这是楚天齐在“死马当活马医”。
  对于人们的这些说法,楚天齐也有耳闻,但他并没当回事,做好自己才是关键。这些天,楚天齐也没闲着,既要做整体布局,又不忘深入一线,整天忙的不亦乐乎。其实好多人看到的那些条幅,那些新的防护网只是表面。这些表面文章当然要做,但安全生产的实质工作做的更多,这些内容包括管理规范安全、用电安全、用火安全、用水安全、设备操作安全、施工操作安全等等。
  在这段时间里,一些惯例行为被禁止,比如,禁止饮酒上岗,喝一滴酒也不行,工地有专人负责此项检查,城建局工作人员更是随时出没在检查现场。一旦发现,便是重罚,不但有经济处罚,更有相应的行政处罚,类似的检查还有好多。在这样的严厉举措下,项目部和工人都放弃了侥幸心理,老老实实的遵守着这些规章制度。
  随着时间日益临近,楚天齐的心也越发紧张,生怕有半点闪失。因此,他既要亲临现场调研、察看,也要督促、调度各下属部门紧绷着那根弦。
  离着七月十日还有三天,楚天齐再次召开了安全生产调度会,这是自六月二十四日会议后的第四次专题会议。这次会议的参加单位有城建、公丨安丨、安监、消防等部门,楚天齐主持会议。
  各部门汇报完重点后,楚天齐做强调:“同志们,经过各部门两周多的努力,各项准备工作进展顺利,成效显著,达到了预期目标。离着现场会召开不足七十小时了,大家一定要咬紧牙关,坚持到会议结束。要以讲政治的高度对待这次会议,一切以大局为重,以保障会议顺利进行……”
  领导讲的严肃,属下听的认真,现场会进入紧张的倒计时阶段。
  对于这次安全生产现场会,不只楚天齐紧张、重视,王永新同样不敢有丝毫大意。虽然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这次会议应该是针对楚天齐,应该是秋后算帐,但王永新做为市政府一把手,此次会议对其同样关系重大。若是搁在以往,王永新完全可以更洒脱一些,反正主管副市长是会议成败的第一责任人,自己顶多是连带责任。可现在是特殊时期,自己正因为秘书的事而配合着调查,每日都是如履薄冰,而好多人已经瞄上了这个市长位置,若是担上丁点责任,自己肯定就完了。

  假如会议一旦出现闪失,自己这个市长又不可能把责任推的一干二净,因此要想不担责任,那就要确保万无一失。在现场会这件事上,自己和楚天齐是一条绳上的蚂蚱,甚至自己还是那个最不可能跑掉的蚂蚱,配合楚天齐做好会议准备与保障,就是唯一正确途径。所以,在这段时间,在现场会事宜上,王永新那是不遗余力的支持。
  在配合的同时,王永新也不禁暗骂楚天齐,骂这小子是惹事的根苗,没事为什么要惹张家父子和董建设?当然,骂归骂,支持是必须的。王永新也盼这次会议能够圆满、胜利、成功,先不说沾多大的便宜,最起码不用跟着沾包、倒霉就行了。
  “笃笃”,敲门声响过,陈家良走进屋子。
  目前对自己比较尊敬的人中,也只有陈家良和楚天齐了,最起码从表面是这样的,而且对于自己的安排能够很好执行。所以王永新看到这二人的时候,也感觉到格外亲切。
  看着对方,王永新道:“家良,有事吗?”
  “市长,刚参加完楚副市长召开的调度会,这是会议主要内容。”说着话,陈家良把手中纸张递到了市长面前。
  “我看看。”王永新接过纸张,示意对方坐下。

  陈家良坐到对面椅子边沿,等着市长阅读文档。
  从头至尾看了一遍,王永新是边看边点头。他放下文档,说:“不错,准备的不错,楚副市长安排的不错,家良做的也不错,你辛苦了。”
  “不辛苦,一切为了现场会,一切为了大局。”陈家良回答。
  “好一个一切为了大局,说的好。”王永新不吝溢美之词。
  陈家良并没有沾沾自喜于市长的称赞,而是换了另一个话题:“又吵上了,五十二万一分不少。”
  王永新“哦”了一声:“具体说说。”
  调度会结束后,楚天齐回到办公室,仔细比对着这段时间的检查记录,详细排查有无漏洞,有无需要补充完善之处。
  这段时间,楚天齐虽然顶着“秋后算帐”的压力,但各方面工作进展整体满意,市里的支持也非常到位,尤其市长王永新更是大力支持。他知道王永新也有不得以的因素,但只要支持就好。
  时间满打满算不足三天了,希望这一切顺利,千万不要出什么差错,不要捅出什么娄子来。通过检查、跟进,对于施工单位和各职能部门的工作,楚天齐还比较放心,令他不安的就是民工坠楼一事。
  在六月二十一日那天,张二壮家人到了成康,先是在昊成佳苑起了争执,张二壮父亲因伤住院,到现在还没从医院出来。而张二壮那个“后妈”先是在小区、医院闹腾一番,第二天就转到市政府静坐。楚天齐受市长委派去调解矛盾,结果被那个律师以“避嫌”为由,逼的退出了此事。

  虽然明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楚天齐一直挂牵着此事,这毕竟是自己分管范围,而且他也想弄清一些疑惑。到现在为止,疑惑还是疑惑,还没找到答案,但他却听说,那个张二壮“后妈”咄咄逼人,声称“五十二万一分不能少”。楚天齐还听说,管丽颖也不知是真不懂行,还是故意拉偏架,一直压着昊方,想要强按牛头喝水。为了让昊方出这一大笔,她直接抛出“从保证金代扣”的言论,甚至不惜以昊方公司在当地发展相威胁。对于两方的压力,曹阳一直坚持着原则,一直不肯相让,但显然坚持的很辛苦。

  对于曹阳的坚持,楚天齐能够理解,毕竟这不是小数,单位的钱也不能随便花,何况曹阳也无权随便决定处置这么大一笔钱。而且这也不仅只是钱的事,这涉及到公司管理与章程的问题,这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事。
  理解是理解,可这事就这么闹腾下也不是个事,到目前为止,老年妇女已经连续三次静坐了,尤其最近这次,保安都不知道她从哪里进的大院。要是在现场会召开之时,那个所谓的张二壮“后妈”来一个静坐上丨访丨,这一段的努力就全白费了。当然,警方肯定会做好这方面的防护,但对于这个老年妇女和那个中年律师,楚天齐还真不放心,总觉得他们不好对付。
  日期:2017-11-25 07: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