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2682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杨香心头一跳,正要再听,忽听隔壁又传来人语声,便挪几步到了第七间宿舍后窗下,却听到两个不同的男子声音嘟囔:
  “你就别硬扛着了,你办完了这事我们就带你回市区!”
  “是啊,我们肚子都饿瘪了,你肯定也饿吧?咱们早点完事早点回,你以为闻鸡屎味很舒服吗?”
  随后响起李睿中气十足的话语声:“你们让我跟杜晓磊通电话,我来跟他说!”
  杨香又惊又喜,这下不仅定位了李睿,还知道他毫发无损,这可比什么都来得让人高兴,不过杜晓磊好像已经不耐烦了,让手下对李睿下手,必须尽快救出他来,可是该怎么救呢?击倒那三个杀手是一方面,更关键的是,绝对不能给他们拿李睿作人质的机会,否则自己会投鼠忌器。
  杨香略一思忖,已经想到一个计策,这计策其实也很简单,用的是三十六计里的调虎离山计,将三个杀手从李睿身边调开,然后在外面将他们一一击倒。
  她想到就做,快步绕到前院,从大棚附近捡了些竹竿、木板、塑料布之类的易燃物,在原地卷了两小捆,用地上捡的生锈铁丝捆好,随后提起来小跑着回到后院,潜行到那辆福特越野车车头一侧,将两捆引火物塞到左前轮胎之后,随后从钱包里取出随身携带的万用煤油火柴,生火点燃了引火物。

  蓝白色的火苗烤炙着最容易引燃的塑料布,很快就在塑料布上烧出几个窟窿,每个窟窿都燃起一股黄红色的火苗,席卷着变得褶皱的塑料布,向上面的竹竿与木板烧去,而早被烈日暴晒得干燥腐朽的木板与竹竿,一经火苗的舔舐,瞬即燃烧起来,一股股烟雾飘荡而起,眼看着小火就变成了大火……
  杨香再没停留下去,站起身来,身形晃了两晃,跑向最后一排宿舍后面的过道里。
  短短的两分钟后,那两捆引火物已经烧得熊熊,烟火笼罩了一丈方圆的地面,木板裂开与竹竿爆裂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燃起来的火苗将那个左前轮胎全部吞噬,白色的烟雾中很快多出了一股黑烟,就连空气中单一能闻的烟气也因混杂了橡胶燃烧时所散发出来的毒烟而变得臭不可闻,熏人欲晕。
  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这辆福特越野车的左前轮胎将会在剧烈的燃烧之后化为焦炭,但也只是左前轮胎被烧毁,其它部位,譬如车前盖下面能够燃烧的箱体线路,因为距离燃火点较远,将逃过一劫。这也是杨香为什么只把引火物堆放在轮胎下面的缘故,她只想通过火势引对方出屋,而无意烧车。

  此时,在第七间宿舍的屋顶上,杨香蹲伏在檐侧,一双锐利的眸子死死盯着门口,左手撑在屋顶,做好了随时下扑的准备。
  这排宿舍最深处一间房的外墙,与院墙之间仅有两尺左右的间距,杨香正是借由这个缝隙快速爬到屋顶之上的,她要从高处扑击那三个杀手,速战速决,尽快营救李睿。这也是整座后院唯一能选择的埋伏之所,其它的地方都不够隐蔽,那三个杀手一出屋就可能发现她。
  “劈……啪……嘎巴……呼……”
  火烧得越来越大了,后院的温度似乎也因此升高了好几度,而那两捆引火物,也烧到了最旺的时候,不时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偶尔还会冒出两个爆竹音。没错,就是爆竹音,是中国最古老的爆竹的声响,也就是竹节被火焚烧烤炙时因内部空气压力过大而产生爆炸所发出的声音。

  由于距离并不算远,这些动静杨香全都听得清清楚楚,甚至觉得有的声响过大,跟在院子里放炮一样。这么大的动静,相信那三个杀手只要不是聋子的话,就一定会听得到,而他们一旦听到,肯定会不由自主出门来看的,那时候,也就有机会对他们下手了。
  事实上,与杨香的料想差不多,刚子三人确实已经听到外面的火声响动了,他们最开始听到院里发出来的声响时,也没当回事,可随着动静越来越大,都觉得情况有些不对,刚子离窗户最近,抬眼向窗外望去,可以透过残破不全的窗玻璃看到院子里映射过来的火光,而鼻中也能闻到一股子胶皮燃烧所发出来的臭烟味道。
  阿龙与小勇也都顾不上看着李睿了,都凑到门口来看热闹。
  “怎么回事?哪着火了?”
  “好大的烟!这是烧胶皮的味儿?”
  “出去看看!”

  阿龙与小勇性子都急,先后快步出门站到院里,当看到越野车熊熊燃烧的场面时,都惊得目瞪口呆。
  刚子看到两人的呆傻模样,也没耽搁,拔步向门外走去。可他也就是刚刚站到门外院子里,就被眼前的一幕所惊呆了,只见自己三人开来的那辆福特越野车,全被烟雾笼罩,车头部位冒起了熊熊大火,火光冲天,场面分外吓人。
  “哇擦!”
  刚子当然不知道这是人为纵火,只以为是气温过高而导致的车辆自燃,骂了一句,指挥阿龙与小勇道:“还不快去救火!”
  阿龙小勇各自哦了一声,向越野车跑去。
  刚子没有跟过去,只是望着二人,希望二人找出车上的灭火器,可以把火灭掉,能灭火当然是最好,如果不能灭火的话,这里已经变得不安全了,烧着的火和烟随时可能招来附近的人们甚至是丨警丨察、消防队,必须马上转移。

  “踏”的一声轻响,忽然自他身后响起。
  刚子听到这动静,倏地感觉一股莫可名状的危险正在接近自己,这种感觉并非从感官器官传来,而是源自于第六感,并因此产生了心悸,他下意识觉得不妙,刚要转头往后望去,却忽觉右颈部一凉,已经被贴上了一片冷冰冰的东西,坚硬冷冰,好像是一把刀,只吓得尾椎骨冷不丁打了个颤儿,身子也跟着打了个机灵,嘴里大叫一声,脑袋自动仰了起来,似乎是引颈就义的义士一般。
  “不想死就别动!”
  在他身后传来杨香那清冷无情的话语声,里面夹着一丝快慰。
  也由不得杨香不快慰,因为事情几乎就是完全按照她设计的剧本上演的,刚子就像是一个极具天赋的演员,在没有读到剧本的前提下,完全合拍的配合着她上演了这幕场面并不如何波澜壮阔但足够诡谲凶险的戏。而在这出戏的结尾,刚子还通过夸张做作的临场发挥,演出了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小插曲,委实算得上是大戏落幕前的一个亮点。
  但刚子并不像刚才表现出来的那么怂包,也并不觉得这出戏已经落幕了,他可能是认为,对方是个女人,再厉害又能厉害到哪里去?自己一个久经特训的散打王还干不过她?也因此,他在被杨香用一块长三角形的玻璃碎片比在右颈部后,只是略微听话的僵了一忽儿,但迅疾做出反应,脑袋往左猛地一歪,打算带动脖颈逃离那把可怕的刀刃,与此同时,身体也迅速往左转向,右手也已经伸到裤兜里,握住了那把带消音器的仿六四手枪。

  他相信,只要给他一秒钟的时间,他就能完成歪头转身的动作,同时做到拔出手枪,对准身后这个来历不明的家伙开枪。
  日期:2017-11-25 07:3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