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797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我马上安排!”
  小王很快就联系好了一辆商务别克,办公室也安排了一个姓李的年轻人陪同一块到雁水乡,这个乡的位置也比较偏僻,道路情况比目前的东岭乡还有差点,车很颠簸,夏文博一路精神状况不错,和小王,还有姓李的那个办公室同事说着笑话,司机也不时的插上几个段子,大家心情愉悦的到了雁水乡。
  这个乡的刘书记和田乡长过去夏文博也是认识的,没怎么打过交道,对他们的人品,性格也不甚了解,路上他也问过小王和小李,没想到这两人比自己到清流县的时间还短,也都是第一次来,根本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夏文博暗自摇头,这办公室的张主任啊,咋派一个刚刚分配的大学生来,一点忙都帮不上啊。
  从夏文博看过的资料显示,这个雁水乡在清流县的南部。面积62平方公里,人口大约在3.5万,乡下所辖43村委会,有42自然村,有中小学7所,乡人民政府驻地雁水村,村里人口两千七百多,全乡经济状况一般吧,有砖瓦、冷冻、面粉加工、塑料、纺织机械等厂。
  从感觉上,这个乡显然比东岭乡要富裕不少,不过夏文博认为这都只是暂时的,东岭乡因为有了旅游和土地流转的种植,大概要不了半年,就能超越这个雁水乡了。
  车直接就开进了雁水乡的乡政府大院,这个院子到挺阔气,四周红墙绿瓦,院子里也是花团锦绣的,还有许多也说不清年代的石凳,石条错落摆放,很有点古风。
  车一进来,夏文博就看到乡政府的办公楼外面已经高高挂起了‘欢迎县里领导到我乡检查,指导工作!’的标语,这还不说,乡政府大楼下面还站着许多干部,一看到车进来,就一起鼓掌欢迎,这阵势夏文博还是第一次享受,不由的正一正衣领,堆砌了满脸的笑容,打开了车门。
  哎,他也是激动了一点,自己把车门打开了,让秘书小王白白的从车头绕过来跑了一趟。

  那个有着圆嘟嘟身材的刘书记已经满面春风地抢上前来,和夏文博县长握手了,这个刘书记啊,不管从身材,还是长相上,都和黄县长有点相似,平常也有人开玩笑,问他和黄县长是不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
  刘书记总是很遗憾的说:“我为这事情查了很多遍了,扯不上关系啊。”
  但夏文博还是从他闪动的眼光看到了一颗狡默的心,这一定也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这会他抓住了夏文博的手,不断的摇晃着:“夏县长好,辛苦了,我们雁水乡的条件差,还望夏县长多多担待!”
  夏文博哈哈一笑,很有派头的说:“刘书记说哪里话呢?我也是刚从基层来的,哪有那么娇气!”
  “夏县长不嫌弃就好,来,我给你介绍一下我们田乡长!”
  刘书记指一下身边的一个男人,这人夏文博也认识:“不用介绍了,这就是大名鼎鼎的田乡长嘛,据说农村经验很丰富,管理和经营很有一套。”
  田乡长忙伸出手跟夏文博握了握,嘴里说着:“夏县长好!夏县长夸奖了,我哪敢在夏县长面前说能力。”
  这人身材和长相到很正常,普普通通的样子,看上去憨厚,是那种扔在人流中,就分辨不出特色的人,他那咕噜噜转动的小眼珠表明了他所具有的一点点小聪明,不过单单从面相上看,这人大概算得上比较笨拙一类的人吧。
  这也是夏文博好些年都一直奇怪的问题,按说官场是一个很需要高智商的地方,可是,他分明在这个官场上看到了许多智商平庸的人,而且,这些人还能一直维持,有的还能不断上升,这实在让夏文博很是疑惑。

  难道真如人们所说,这里鱼目混杂,泥沙俱下?
  只是此节夏文博没有时间来研究他这个课题,他拍拍对方握着的手,说:“田乡长你不用客气,雁水乡的经济不错,这和你们两位领导的能力是分不开的。”
  夏文博这个话一出口,刘书记和田乡长脸上都露出了欣喜,没想到分管农村工作的夏县长对他们如此推存,这也太好了,太好了。
  虽然夏文博对他们的升降未来没有太大的影响,但副县长终究是副县长,多多少少还是能起点作用的,能被他赞赏也是一件好事。
  两人喜出望外的把夏文博请进了会议室。
  会议室里面也早就坐满了乡政府的干部,夏文博被让到了台中央的位置,左面是刘书记,右面是田乡长,等掌声过后,夏文博才微笑着对着会议室的干部们说:“同志们好,今天我来啊,可能会耽误大家一点工作时间,实在不好意思,但县里领导根据市里的精神,已经给我们下达了任务指标,对这次‘富民,爱民工程’不仅要有一个数据统计,并且对各乡每月还有一次排名,这是一项坚巨而光荣的任务,我们要不折不扣把任务完成好,绝不能给我们清流县拖后腿儿,我们要认真总结经验教训,我们要吸取别人的先进经验,把别人的优点我们要用上,对于自己的不足要弥补。现在人民群众最迫切需要的是什么?刘书记,你说说是什么?”

  刘书记忙接上话说:“是大力展经济,为振兴繁荣我雁水乡为目标,让老百姓们过上好日子!”
  夏文博颔首笑着说:“大意是这样,所以县委要求我们一定要把村民百姓的综合幸福指数提升上来,也就是说,人们生活条件好了,她们的幸福指数会相应得到点提高,但是要记住,人们最迫切需要的,并不是gdp的快增加,也不是家里钞票成堆,试想一个暴户,他家里钞票像山一样堆起来,但身体不好,每天躺在床上,那幸福指数就是零,根本谈不上幸福!还有留守妇女,儿童,老人们的生活好坏,也是一个需要关注的问题。”

  夏县长停顿了一下,下面就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讲得太好了,太好了!
  不过夏文博心中却不以为然,这样的指数到底能有什么作用?村民的幸福到底是什么?这可是一个大课题,不是简单的几个数据就能一言蔽之,不过身在他这个位置,也只能尽力按县委的要就来办了。
  田乡长在掌声停歇后,第一个表示了赞同:“对,对,夏县长说的太对了,除了经济问题,现在我们还要加大投资力度,我们要建设乡村娱乐文化场所,丰富留守妇女和儿童老人们的业余生活,她们的性福生活得不到满足,是会造成社会不安定、不和谐的重要构成条件,现在有些外出务工人员已经在外面组成了临时家庭,他们做起了临时夫妻,这种创意很好嘛,即缓解了个人饥渴所造成的身体上的不适,又杜绝了社会上场所的泛滥!到回家时又好聚好散!”

  我去!夏文博听得直接傻眼了,老子说的是幸福,你说的是性福,这不是一回事啊!
  他真的想笑,但硬忍住,咳嗽一声,想要纠正一下田乡长的话。
  没想到田乡长反而先转头问他:“夏县长,我们这种改革是不是绿帽子工程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