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837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这一屋子都是兵器?”
  方逸移开身体,眼睛往四周看去,只见偌大的石屋整齐排列着一周圈的兵器架子,在那些兵器架上摆满了各种冷兵器,在火光的映照下,有些兵器散发出了锋利的光泽,射的两人一阵眼花。
  “哈哈,终于碰到件完整的东西了!”
  彭斌口中发出一声狂笑,进入到这个空间那么长的时间,几乎发现的所有东西都是损坏的,眼下这一件件看上去都很规整的兵器,顿时让彭斌欣喜若狂。
  一边说着话,彭斌一边往前迈了一步,将右手的火把交到左手上涨之后,右掌抓在了一把锋刃看上去足有两米多长,把柄近一米的长刀上,由于自己体型的原因,彭斌一向钟爱这一类比较威猛的兵器。
  之前彭斌和方逸等人也在这个空间发现过一些残破的铁器,虽然很多都变成了渣滓,但那些渣滓的质量却是要比外面的金属更加的沉重,所以在抓住这把长刀之后,彭斌使出了一半的力气,想把长刀从架子上给拎起来。

  不过让彭斌没想到的是,他手上刚一发力,那被他抓的很实在的刀柄,竟然无声无息间就在他的掌心里泯灭掉了,用足了力气的右手一下子握了个空,那没能宣泄出去的力道,顿时带得彭斌的身体在原地打了个转。
  “大哥,怎么了?”
  站在彭斌身侧的方逸一把按住了他的肩头,当方逸的眼睛看到那失去了把柄的长刀后,忍不住也是叹了口气,看来这石屋虽然不至于像墓葬那样产生毒素,但岁月的流逝给物体带来的危害,却是一模一样的。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里,石屋内那一排排的木制兵器架,都悄无声息的化成了粉末碎屑。

  一阵清脆的声音响起,那一排排的兵器也都掉落在了地上,原本在火光之下看似很明亮的锋刃,在这一瞬间也变得黯淡无光了起来,落在地上之后,几乎全都碎成了几段。
  “怎……怎么会这样,我……我的宝贝啊!”看到这一幕,彭斌瞪圆了双眼,脸上露出一副欲哭无泪的表情,情绪也从极度的欣喜兴奋一下子变得沮丧了起来。
  “大哥,能被时间磨灭了的东西,还能叫宝贝吗?”
  方逸对眼前发生的事情倒是不以为然,在他看来,自从进入到这个空间之后,也惟独只有那个河床底部的锁链才能称得上是宝贝,连鱼骨都变成了化石,那锁链却依然坚固无比,根本就没有受到岁月的任何影响。
  “说的也是,唉,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吧!”彭斌闻言无奈的叹了口气,拿着火把有些不死心的蹲下了身体,翻弄起了那些掉落在地上的兵器来。
  这些兵器种类繁多形态各异,远超外界所谓的十八般兵器,有些与刀枪剑斧相似,有些却是方逸和彭斌从未见过的,只是兵器架散落之后,这些兵器全都掉在地上,眼下再也分不清楚了。
  “有没有兽皮书籍一类的东西?”

  此时留在外面的龙旺达也走了进来,看着狼藉一片的屋子,不由摇了摇头,龙旺达对于这些冷兵器的兴趣并不大,而是希望找到一些修炼的功法。
  “没有……”彭斌没好气的回道:“就算有你也看不懂,连这些金属都被腐蚀掉了,你觉得那些兽皮还能保存下来?”
  “好吧,是我说错话了。”
  听到彭斌的话,龙旺达不由苦笑了起来,他也明白自己的想法的确是一种奢望,在这个和外界完全隔绝了的空间里,好像除了山石能永恒存在之外,别的一切物体似乎都受到了岁月流逝的伤害。

  “走,去那间屋子看看去……”
  彭斌一脚踢碎了面前的几件兵器,转身就往外面走去,在这个院子里可是有着两间平行的石屋,这个石屋应该是以前的兵器室,而另外一间屋子说不定就是放置功法的地方呢。
  虽然知道希望很渺茫,但彭斌还是按照方逸之前所用的办法,打开了那个石屋,事实确实让他很失望,这个石屋放置的依然是兵器,在彭斌进来之后,同样变成了一堆金属渣滓。
  彭斌从这间石屋里出去之后,才发现方逸还留在了第一间石屋里面,不由高声喊道:“兄弟,你还在屋里干什么?咱们去最后一进院子看看吧……”
  “大哥你们先去,我再呆一会儿,看看能不能考究出这些东西存在的年代……”

  方逸的声音从石屋里传了出来,出于学过考古知识的本能,方逸想辨认一下这些金属兵器的材质,在今儿之前,他们可是从来都没发现过如此之多的金属,是以方逸也没有这种机会。
  考证它们的年代,只是方逸随口一说的,虽然有着类似于神通的本事,但方逸在这个空间的物体上使出来后,就只能得到一个信息,那就是久远,至于久远到什么程度,方逸的神通却是无法解析出来。
  “一堆破铜烂铁有什么好看的……”
  彭斌嘴里嘟囔了一句,不过也没坚持喊方逸出来,在这个空间搜寻了那么多天,他们三人早就习惯了各自分工查找,就连对龙旺达,彭斌现在都是没有多少戒心了。
  “这些破铜烂铁对外界来说,也都能算是宝贝啊!”

  方逸左右看了一眼,将手中的火把插在了墙上两米多高处的一个孔洞里,石屋顿时变得明亮了许多,蹲下身体,方逸拿起最初断裂的那把长刀看了起来。
  长刀的材质虽然是金属,但显然品质不怎么样,最初掉在地上的时候断为了三截,被方逸拿在手上,只是稍微一用力,在几分钟内就变得锈迹斑斑的刀身,干脆变成了一些铁砂一般的碎屑从方逸掌心掉落在了地上。
  “这材质,还不如外面的一些金属呢……”
  方逸有些无语的看着掌心的粉末,金属会腐蚀生锈是不假,不过好歹金属也属于矿物质,按理说密度是要比石头更大一些的,可是在这个空间里,石头保存的却是要比金属更加完好。
  “难道这个空间的特性,决定了金属更加难以保存吗?”
  方逸脑海中生出了个念头,只是在考古这一学科上,他毕竟是半路出家,手上也没有任何可以检测分析空气质量的仪器,这个念头也只是在心里想想罢了。
  有些不死心的方逸,干脆把每一件腐蚀碎裂的兵器都拿在了手上,他验看这些兵器的方法很简单,如果那件兵器没能被他捏成粉末状的颗粒,说明打制这把兵器的材质就会更好。
  以方逸现在的修为,手上的力道也是十分惊人的,看似随手一捏或者是掌心握拳,那力量都在百斤以上,在这种力量的碾压下,几乎所有经手的兵器都变成了粉末,眼看这一地的金属粉末,方逸的脸色也是愈发的难看了起来。

  “嗯?这断剑倒是挺沉的!”
  几乎已经麻木了的方逸,这会都是在机械般的重复着自己的动作,当他拿起一把断为两截像是剑刃的兵器时,只感觉右手微微一沉,这看似薄如蝉翼的断剑,重量居然有七八十斤的样子。
  重复着一件事情的后果,往往就是手上的动作要快于大脑的思维,方逸脑中生出这个念头的时候,手上已经加了几分力道捏向了那剑刃。
  日期:2017-04-17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