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61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事实上,我对于赌场的事情了解不多,大概知道的,都是跟人闲聊的时候听说的——据说在东南亚和澳门部分赌场里,老板都会供奉着从泰国请来的招财小鬼,也有的赌场会专门请龙虎山等道教巨头作法,供奉只进不出的饕餮,当然,赌场的风水,自然也是请风水大师专门排列摆布的,务必招财、招人气……
  但是对于赌博的项目,至今连对打麻将这种事情都一知半解的我,还真的是有点儿头疼,完全没有概念。
  不过这并不影响我来这儿赢钱的充足信心。
  毕竟,作为一个修行者,想要在赌场这儿赢钱,只要你找对了方法,问题应该不会很大。
  此时此刻,改头换面,又配上了遁世环的我,如同一个普普通通的寻常人一般,揣着一个一万韩元的筹码,在门口附近转了一圈,越过了老虎机,来到了一张赌台跟前来。
  这里的赌台项目很简单,就是赌大赌小。
  赌盅里面,有三个骰子,每一次都会摇动,然后在开盅之前押注,你可以押小,也可以押大,这个是一赔一,另外你还可以押具体的点数,或者押单独一个骰子的点数,而赔率最高,是三个骰子都是一个点数,这个叫做豹子。

  这种赌桌的方式显得很无脑,具体的方法,你只需要下注,然后就等着开盅,等待荷官报数就好了,而无论是摇骰子,还是显示,这些全程都是自动的,荷官只负责报数和赔付筹码。
  我之所以停在这儿,是因为那荷官一口东北的苞米茬子味儿普通话,再加上旁边围着的七八个人里,出了一个欧美人之外,其余的全部都是国人。
  在这儿,你完全感觉不到身处异国他乡的陌生感。
  我在赌台旁边站了一下,研究了一会儿这里的规则,又看着周围的这些人,不管是什么身份,两只眼睛都死死地盯着那电子显示屏,在下完注之后,都忍不住低低地呼唤着自己下注点数的名字,或者不停地祈祷着“大”或者“小”,让人感觉出里面的疯狂来。
  我在这儿驻足了十几分钟,连续开了三把“大”,桌面上的流水筹码,差不多已经过了上千万(韩元),而赌桌上的人千面百态,让人感慨。
  又一次下注时间到了,在荷官大声招呼的时候,我毫不犹豫地将手头的一万元筹码,扔在了十五点上面。
  早在刚才的等待过程中,我已经做过了几次的实验。
  首先是炁场感应,却不曾想那盖住骰子的盅盒居然是用那特殊材料制成的,完全隔绝一切,里面和外面,完全就不是一个世界,以至于炁场感应基本失效。
  其次我尝试了火眼,发现里面没有任何热量波动,所以也无法打量。
  很明显,这个地方是有过专门设计的,对修行者来说,并不是十分的友好,有着很强的防范。
  不过最后我还是找到了一个办法。

  那就是纯粹靠听。
  通过骰子在盅盒里面的抖动和落点,最终判断出里面的点数,这对于这个世界上绝大部分人来说,都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情,就连修行者,也很难办到。
  特别是在周围这么嘈杂的环境之下,想要做到这一点,需要极为沉静的意志、超强的听力和强大的记忆力,以及一点点的运气。
  但这些对于我来说,却并不是很困难的事儿。
  毕竟判断三个骰子的落点,远比判断那些顶尖高手的下一次攻击,要来得更加容易一下,只要当我全神贯注,投入全部的精力,就能够在脑海之中勾勒出那盅盒之内大概的骰子分布来。
  所以在第三把开出来,而正好与我的判断一样之后,我毫不犹豫地在十五点上面下了注。
  而赌桌的其他人,大部分都压在了小的区域,毕竟连续开了三把大。
  从概率上来说,总是应该出现小了。

  相比我这可怜的一万筹码,赌桌上面的其他赌客则阔绰许多,各种颜色的筹码扔下来,当荷官喊“买定离手”,并且双手交叉,示意众人不要再下注的时候,台面上已经有超过数百万的筹码了。
  当然,数百万的筹码,换算成人民币,也就一万多一点,这对于偌大的赌场来说,算不得什么。
  讲到底,这种押大押小的骰宝赌桌,是赌场里面最吊丝的赌台,一般喜欢玩大一点儿的赌客,都会直接上二楼,或者去三楼的VIP贵宾厅,而不会跟普通游客一般,在一楼大厅这儿瞎混。
  不过这些对我来说,都没什么,我关注的点,也不是赢钱,而是如何接触到那位赌场的保安队长朴正善。
  一万筹码,在赌桌上连小浪花都不算,我甚至连座椅都没有,只能站在赌桌的旁边。
  然而当盅开的那一瞬间,电子显示屏列出点数来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将目光,落到了孤零零压在十五点区域的筹码上。

  而当我从荷官那里接过十四倍的筹码时,气氛一下子就热烈起来。
  旁边有一个脑满肠肥的半秃中年人瞧了我一眼,说道:“运气不错啊,小哥。”
  我温和地笑了笑,说我啊,就是跟领导过来玩玩。
  其他人都笑了,说哦,原来如此。
  十五万拿到手,我等待着又一次地押宝时间,在荷官宣布之后,毫不犹豫地全部押在了总点数4上面。

  瞧见我的押点,刚才跟我搭话的那地中海忍不住提醒我道:“小哥,你会不会玩这个啊,一共三个骰子,总点数要是4,得两个骰子摇出1点,一个骰子摇出2点,你知道这样的概率是多少不?你年轻人运气再好,也别做这样的事情啊?”
  这地中海的嘴虽然碎,但我也知道他是好心,不想多说什么,只是指着那地方的赔率,说啊?我就觉得押这儿,赔得比较多而已。
  押总点数4的,赔率是1:50。
  地中海不劝了,摇着头笑——他大概以为我是一个傻波伊。

  不过当再一次开出来的时候,这个赌台所有的人,都忍不住发出了巨大的喊声来。
  总点数,居然真的是4。
  概率那么小的事情,居然真的出现了。
  当瞧见荷官将750万的筹码交给我的时候,众人都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
  这些价值四万五人民币的筹码,对于他们来说,并不算是多,毕竟能够出现在这地方的人来说,都是有钱人,但他们在意的,是我这逆天的运气。
  连续压了两把,而且其中一把还是概率那么小的4,居然都赢了,让人不由得不服。
  这时有人已经站了起来,把位置让给了我。

  我毫不客气地坐下,然后再一次开盘的时候,随手将刚才那十五万筹码扔下,押了一个大。
  结果开出来是小,让旁边好多想要跟风我的人坑得不行。
  我连续坑了两把,然后再一次出手,全部筹码拿出,押了总点数8。
  这个时候,只有一个人敢陪着我押,而那人,正是坐在我旁边的地中海大叔。

  当开牌的时候,众人都惊了,居然真的就是8。
  日期:2017-04-17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