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618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两人聊着天,走到了一家规模很小的烤肉馆,我们走了进去,径直走到最里头,有人朝着我们挥手致意。
  我瞧过去,却正是戴局长和萧家大伯老俩口。
  我们走过去,坐在他们对面,萧家大伯打发走了服务员,然后低声说道:“地方不太好,不过我们观察过了,比较安全。”
  我说你们来了这几天,有什么发现没有?
  萧家大伯说道:“有——这半年多以来,济州岛出现了多起失踪案,而且都是小夫妻一起的,不但有南韩本土的,而且还有其他国家的,据我所知,美国、日本、意大利、法国等国家,都有类似的失踪案,我找到林佑的一个朋友,让他帮忙调查了一下相关资料,发现那些夫妻的年龄,跟林佑和琪琪几乎是一般模样的,最特别的,是他们的星座,都是一样的……”
  听到这话儿,我眉头一跳,而屈胖三则直接说道:“红衣男孩?”
  萧家大伯的脸色十分难看,认真说道:“对,我也是这么想的,想要通过林佑那朋友继续追查,结果发现好多证据被人处理过了,很明显,他们这儿的丨警丨察机构里面,有内鬼,又或者是上面直接下的命令。”
  我想了一下,说最近的一次失踪案,是什么时候?
  萧家大伯说:“一个星期之前,是一对来自新加坡的新婚夫妇,我和你阿姨正在追查这事儿,想要寻找蛛丝马迹,顺藤摸瓜。”
  我看了一眼屈胖三,而他则说道:“好,你们从这儿下手追查,我们走赌场那边,双管齐下——不过你们两个要注意安全,跟这儿的组织保持联系,如果有什么危险的话,得尽快通知到我们这里。”
  萧家大伯笑了,说放心,我在西北局吃了这么多年的沙子,有的事情,可比你们年轻人知道得多。
  戴局长忍不住说道:“还敢说自己在西北局那么多年——如果不是因为你,女儿也不会跟我们这么生疏,到现在,也不会闹成这样的……”
  她这埋怨的话语一说出来,萧家大伯的脸色就有一些不太好看了。

  不过他的火爆脾气很明显收敛了许多,没有跟自己的老伴争吵起来,而是苦笑一下,没有多言。
  屈胖三出来打圆场,说别担心了,有我和陆言在,别说釜山真理会跟青瓦台有关系,就算是跟美国白宫有关系,也照样掀他们一个底朝天。
  戴局长瞧在我们的面子上,倒也没有再数落萧家大伯,打住了这话题。
  我们又聊了几句,约定了联系方式之后,告辞离开。
  在回程的路上,我忍不住说道:“刚才瞧见萧大伯憋得脸通红的模样,我就有点儿难受——想想他纵横西北,英雄一世,现如今却给老婆一句话劈得话都不敢说,唉……”

  屈胖三笑了,说你和虫虫以后,说不定也这样。
  我说不会,虫虫可比这位戴局长温柔许多。
  屈胖三说人终究是会变的,激情在被时间和岁月无情地磨砺之后,剩下的就只有平淡了,谁都一样,除非是你们保持现在的状态,许久才会见上一面,两个人肯定除了来一发的想法之外,再也装不下吵架的事儿了……
  听到他的理论,我忍不住翻起了白眼。

  回到酒店,我问屈胖三,说接下来该怎么办,真的去赌厅找人?
  屈胖三耸了耸肩膀,说这儿的赌厅禁制未成年进入,所以我是进不去的,该怎么办,得你自己想办法,我在这儿睡大觉就是了。
  我说不是吧,你什么也不敢,只管睡觉?
  屈胖三笑了,说不然还能怎么样?人家是乌龟的屁股,规定,我也没辙,你自己想办法咯……
  这家伙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让我有点儿郁闷,不过也知道他说的实情。
  而且,想要跟那位保安头子有接触,我还真的得想一想办法。
  我正琢磨着,门给人敲响了,我打开门,欢哥一个人走了进来,然后问我,说阿杰,接下来怎么办,你给一个准信啊,不然兄弟们都不知道该干嘛。

  这位老油条欢哥只知道我和屈胖三是布鱼找来帮忙的,但并不知晓我们的身份,所以用假身份来称呼我们。
  我想了想,说走吧,我们去见识一下,专门坑国人的赌场,到底是什么样子。
  欢哥说现在去?
  我点头,说对,你去找导游那家伙拿筹码,我们现在去,看看能不能找点儿零花钱回去。
  欢哥很是高兴,说行,你稍等,我这就去叫人。
  他的效率很高,十分钟之后,我和欢哥,加上另外两个小弟,已经出现在了赌场门口,过了安检之后,我从欢哥手中拿了一万筹码,然后说道:“这些,你们自己去玩,输赢无论,玩得开心最重要。”
  “你确定?”
  人民币兑换韩元的汇率,差不多是1:165左右,也就是说,1块钱人民币,等于165韩元,而1韩元,只相当于6厘人民币,所以简单换算一下,两百万人民币,相当于3.29亿韩元。
  所以您别看韩剧里面人吃个东西,买件衣服都上万、几万的,觉得南韩人民可真有钱,其实那都是假的。
  您没事儿兑换汇率到自己身上来,发现自己也是一小土豪。
  对于我的决定,欢哥几人都有些惊讶,因为相比于兑换的筹码,我拿得实在是太少了——这一万韩元的筹码,只是兑换的一个小零头。
  然而我却表现得很无所谓,对他们说道:“你们随便玩,别担心,输了也没有关系。”
  欢哥说您这样,我们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呢。
  我琢磨了一下,然后说道:“要不然这样,你们只管输,敞开了玩儿,输不光,就别出去?”
  欢哥苦笑,说您这不是为难人么?
  我说总之一句话,你们输得越惨,我就越赢得心安理得。
  欢哥走近我一些,然后说道:“阿杰,你是个千术高手?如果是这样,那我们就没有负担了,只不过他们这个地方,养着好多国家的赌术高人,最强的那个,据说是从马来西亚请过来的,你如果闹得动静太大了,说不定会暴露我们的身份啊?”

  我笑了,说如果不闹大,又如何继续接下来的事情呢?
  瞧见我一脸笃定的模样,欢哥终于不再担忧了,朝着我挥了挥手,说好吧,我们去那边的赌厅玩,你想要找我们,随时。
  说罢,欢哥带着两个小弟离开,而我的目光在大厅里巡视一圈,最后落到了门口不远处的一片赌台上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