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104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小王走后,李依然过来问我小王过来什么事。
  我叹了一口气,说:“李国明说对不起。”
  见李国明带什么,我思考了很久,一把水果刀,尺寸不大,也够锋利,切开喉咙足够,我还带了一张关珊的照片。

  东西不用准备太多,这些足够了。
  转眼便是一天,我穿戴好,出了门,我跟李依然说要去谢谢柳笙,毕竟这两天她为了关珊的事忙坏了。
  李依然没起疑心。她不知道我是去见李国明,并且我有报复的心思。
  说实在话,我并不知道李国明找我干什么,但我觉得总归不是好事,打击我?奚落我?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炫耀他没有事?
  我想过很多可能,但没个头绪,我的目的很简单,问清楚李国明,最好能听到他的心,确定关珊的死到底跟他有没有关系。
  约定的地点是个酒店,很高,五星级。
  我在下面打了个电话,小王下来接的我,他一言不发,只是用动作表达他的意思,我握了握拳头,刀放在我的口袋里,用卫生纸包着,一抖便可使用。
  有一些紧张。
  上了十六楼,我被带到一个房间里。
  是个套间,李国明坐在客厅的真皮沙发上。他看着眼前的一堆东西,我扫了一眼,有银行卡存折房产证。

  什么意思?
  “你来啦!”李国明看了我一眼,又垂下了眼皮。
  这时我发现李国明变化很大,他的头发似乎一夜变白,尽显老态。
  突然小王的手摸了过来,我一躲,问:“你干什么?”
  小王的目光很冷,说:“搜身,检查一下。”
  我往后退,坐在沙发上的李国明说:“如果我是你,就不要反抗,会伤到自己的。”
  小王向我逼近,他步子很小。感觉很有节奏。
  我掏出了兜里面刀,一抖,厚厚的卫生巾掉落。
  刺,不行,对方是专业的,我尽量要扩大范围,先逼退他,然后李国明麻烦,我的策略是对的,只不过,身手跟对方差的太远。

  我小臂挥动,直接带着大臂,手臂成一条直线,攻击范围最大。却没有逼退小王,他动作异常灵敏,头一矮,躲开了,并逼近到我身边,我看到了,可是来不及反应。
  身体和大脑不一致。
  小王双手抓着我的手,一拧,手腕不受控制,水果刀掉落。
  一手控制着我,另外一只手快速的在我身上游走,检查了一遍,很快,我便被放开了,小王说:“除了刀,没有其他的东西了。”
  李国明对小王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我,他很疲惫,目光也没有了往日的强势,他现在就像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
  “董宁,过来坐。”
  我冷笑一声,说:“你不怕我掐死你!”
  李国明说:“我相信你有这个决心,我看的出来你特别的恨我,那把刀便是证明,可惜,你杀不了我。”
  那个小王在,我确实做不了什么。

  很可恶啊!
  李国明现在的样子好像在说,董宁。不管你多么恨我,可你偏偏不能把我怎么样,真是气到肝痛。
  我坐了下来,看着李国明,这个男人,我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为什么杀了关珊。”
  听到我的问题,李国明摇摇头。说:“关珊的死跟我没关系,我知道你不会相信,但你很快就会信了。”
  “关珊怀孕了,一个月左右。”
  听到这个,李国明倒是惊讶了,他摇了摇头,说:“这个不知道。”
  我说:“有可能是我的。也有可能是你的。”

  李国明低下了头,这是一个少见的动作,他身居高位,很少有这种脆弱的表现。
  “董宁,你要相信我,关珊的事真的跟我没关系。”
  我冷笑一声,说:“你对她就没动过杀心?”
  李国明说:“我确实动过。但我没有付诸于行动,对于你所失去的,我很抱歉。”
  我说:“去你妈的,少在我面前假惺惺,你自己清楚你干过什么,还很抱歉,我呸。我根本不相信的鬼话,你记住,总有一天,你会死在我的手里。”
  等我说完,李国明停顿了一会,说:“董宁,今天找你来,是有事情拜托你。”
  我说:“你求我办事?哈哈哈。”
  李国明说:“李依然拜托你了,还有,帮我把这些交给她,我能做的我能给的,只有这些。”
  我说:“我没听错吧,你的意思是在托孤?”
  李国明说:“我找不到别人了,这件事你来办我放心,就麻烦你了,如果你不办,李依然的生活便没了着落。”
  我想了想,决定帮他带,不是看在他的面子上,而是看在李依然的面子。
  东西被装进一个袋子里,还不少,有不少钥匙,应该是房子钥匙。
  李国明又给了我一张卡,说:“这里有五十万元,算是小小的补偿。”
  我笑笑,说:“我不要你的脏钱。”
  说着,我把卡扔进了包里,打算一起给李依然。
  李国明是杀不了了。我被小王送到了电梯,我问小王,“李国明要倒霉了,对吗?”

  小王难得露出了一个笑容,很诡异,他说:“对!”
  走出了酒店,我呼吸着外边的空气。
  对不起。关珊,没给你报仇。
  这个时候,电话却响了,陌生号码,接听起来,是李国明来的电话,他说:“董宁,还要拜托你一件事,帮我跟李依然说对不起。”
  我说:“为什么你不自己说。”
  李国明说:“我没法面对她。”
  我说:“别告诉我你要去死。”
  李国明说:“我不死,有人心难安,我不死,平息不了这么多事,所以,请你看在我是李依然父亲的份上,帮我这一次。”
  说完,李国明挂断了电话。
  寻死?危言耸听吧。

  我往前走,走了大概二十多步,我听到一声闷响,然后有人喊,“啊!有人跳楼了。”
  人们叫喊着,却又往尸体处走,围观,好奇,人之天性,在这个国家更甚。
  我往出事地点跑,在半路上,我已经确定死的人是李国明了,因为我看到了他的衣服,跟我刚刚看的一样,不过也有一种可能,李国明找了个替身,穿上了他刚刚的衣服,但这种可能性不大,我不相信有人会替李国明死,也不相信李国明能找到那么跟自己相似的人。
  近了,一滩的鲜血很刺眼,血腥味也很重。
  确实是李国明,他的头虽然摔裂了,但能看得清楚面目。

  死了,我没有预想那么爽快,虽然也有快意,但是没达到那个程度,大概是心中有悲伤。喜悦没有冲淡,心中还是负能量。
  李国明死得有些太快了,并且还是这种死法,远远没有我亲手报复感觉来的强烈,虽然我在这里面有推波助澜的作用。
  联想到刚才小王的表情,我觉得他的那个笑容有点毛骨悚然。
  小王一定知道李国明会用这种方法结束自己的性命,那么说,他并不是李国明的跟班。而是来自于李国明上面,派来处理监视李国明的。
  人心从来都是这样现实,不管做了多少脏活,一旦失去了作用,牵扯到了自身,便会毫不犹豫的撇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