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103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齐警官,我方便说话,李依然拜托你照顾一下,晚上我就不回去了。”
  齐警官说:“是遇到什么事情了吗?说出来,我们都帮你想想办法,你要什么都不说,我和依然都很担心。”
  想想办法?
  没办法啊!
  人已经走了。
  我本来不打算说这个消息的,毕竟李依然是李国明的女儿,现在虽说没有确定李国明便是杀人凶手,但他有最大的怀疑。我绝对信任李依然,可是,她毕竟是李国明的亲人,我害怕自己,会迁怒于她,我也害怕,她会对我心生愧疚,那些被关在地下的女人便让李依然自责不已。
  可是,我觉得隐瞒也隐瞒不了多久,况且,下一步,我一定会找李国明的。
  见我长时间沉默。齐警官说:“董宁,你现在在哪里,要不我们过去。”
  我说:“我今天去找关珊,我们去办离婚,她被人捅了一刀,我把她送到了医院。”

  说到这里,我又有些抑制不住自己。
  齐警官问:“然后呢。”
  我说:“她没挺过去。”
  齐警官说:“董宁,我知道你现在的心情,可你一定要挺住,依然有话要说。”
  小美女拿过了电话,她问了一个问题,“李国明干的?”
  我说:“我不知道。”

  小美女说:“董宁,我知道你现在心里一定很难受,你还记得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说我们有相同的敌人,现在,还是这样。”
  我说:“我知道了。”
  小美女说的虽然很认真,不过,这种事情只有发生在自己身上才痛,别人都不能体会到,本来小美女说要过来,我也拒绝了,我说我只想自己一个人,齐警官说理解。
  其实晚上的事情还是很多。追悼会暂定后天,制定名单,通知宾客,选择墓地,当然这里面很多事情我都拜托给了柳笙。
  挂了电话,我捂着脸。又看了一眼桌上的照片,我想,我要打个电话回去,通知一下我父母。
  拿起电话,我又放下,几次犹豫。最后还是拨了出去。
  我妈接的电话。
  “儿子,最近身体怎么样,工作顺利吗?”
  普通的问候,却暖了人心,尤其是对现在的我,在亲人的面前我可以放下所有防备。我捂着自己的嘴,不让哭声发出来。
  “儿子,你怎么了?怎么不说话?”
  我咬牙平复了自己的心情,我说:“妈,你和爸身体怎么样,晚上吃的什么?”
  我妈絮絮叨叨的说起来。从晚饭说到下午买的菜,“对了,你和姗姗的事怎么样了?”
  突然冒出来的话,又让我几近崩溃,我知道自己要克制。

  我说:“妈,正想跟你说这件事,姗姗遇到了意外,她走了,追悼会大概在后天。”
  啪!手机摔在地上的声音,似乎也摔在了我的心上。
  很快,电话被拿了起来,我妈哭了,她说:“怎么回事?前段时间见面还好好的呢,怎么就出了意外呢。”
  又说了一会话,终于让我妈和我爸接受了这个事实,并安慰了他们,他们说要过来,我觉得还是不要了,可他们态度很坚决,一定要看关珊最后一眼。
  我说也好,并把关珊的意思转达了,说关珊跟我说,她觉得这么多年对不起二老,说完这话。又引起我妈的泪崩。
  最后总算挂了电话,我几近虚脱。

  跌跌撞撞的进了厕所,洗了一把脸之后,我进了卧室。
  卧室铺着红床单,还是我们当时结婚时铺的,后来收起来。一直没有用,没想到关珊又拿了出来,床头摆着结婚照,两个人开心的笑着,我笑得很傻,关珊笑得很甜。
  不去追究当时她是真心假意,还摆着的结婚证足够证明她的心。
  床上摆着一条裙子,那天陪我父母逛街,我给她买的裙子,她没有穿过,她说等我亲手给她穿,可是,当我终于要亲手给她穿的时候,她已经不在了。
  我躺在床上,躺在裙子的旁边,我轻轻的抚摸裙子,好像在抚摸关珊的肌肤。
  好冷。
  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房间,好冷。

  关珊大概就是这样吧,在没有人的房间里,躺着,呆呆的望着空处,紧紧的抓着被子,可还是得不到半点温暖。
  在那个时候,关珊一定在心里说,董宁,我想你了。
  而现在,我也是这样。
  关珊,我想你了。
  我想停止时间,我想回溯过去,可醒来一切照旧,还是要吃饭,还是要活着。
  我有点理解那些因为悲痛而饮酒的人,他们喝酒之后,便能忘记一切,不去想那些痛彻心扉的痛苦。
  酒是灵丹妙药,一醉解千愁。
  我也想好好的醉一场,不让自己这么痛。
  把照片拿给了柳笙,跟柳笙一起去了墓地,选的地方很好,风景优美,关珊以后住在这里我也安心。
  又去殡仪馆看了一眼,已经在准备了。
  回去之后,见了齐语兰和李依然,看到我的时候,李依然过来抱住了我,一个的拥抱的温暖,不用虚情假意的言语。

  让我意外,白子惠也知道这件事。她给我打了个电话,什么也没说,就问我在哪里,我说你太忙了,不用过来,没办法,去见了白子惠。
  上来第一句话。白子惠说:“你怎么搞的,眼睛里面都是红血丝,今天晚上你给我好好去睡觉。”
  我苦笑了一下。
  白子惠说:“我知道你难受,可你是个男人,你给我挺住。”
  白子惠还是那个白子惠,还在发号施令,不过这样让我有了一丝活力,人没了,确实应该悲伤,但还有更多的事情要去做。
  洗头,洗脸,换好衣服。
  追悼会如期进行,关珊穿着那条裙子,是我亲手给她穿上的。穿起来很好看,非常漂亮,她躺在棺木之中,双眼紧闭,一脸安然。
  我知道,她走的很好。
  来往宾客,悲痛。但人情往来能有几分真,哭得最大声的关珊妈她对女儿有几分爱,又有几分痛心呢。

  我没有哭,面带笑意,应对。
  白子惠、齐语兰都来了,不过她们呆了一会就走了,李依然一直陪着我,她怎么劝都不走,齐语兰跟她说危险,她当做没听到。
  李依然用一种很特别的目光看着我,好像我是易碎的玻璃,我理解她眼中的哀痛和愧疚,可我只能强忍着,不让自己表现出来对她有特别的态度。
  我们彼此像是刺猬,过分靠近,被心中的感情伤害,彼此都难受,可没办法,造成这一切的不是我们。

  有个意外,李国明派人过来了,假惺惺的送来花圈,是那个我见过的小王送来的,我原本不收的,但我不想闹起来,我要关珊平平安安的走。
  可是看到那个花圈,我觉得分外的讽刺。
  小王给我带了一句话,他的脸还是一如既往的阴冷,他小声的告诉我李国明要见我。希望我明天有时间过去一趟,还把时间地址告诉了我。
  正好,我也有见李国明的意思。

  有些账应该算算了。
  小王看到了李依然,但是他当没看见李依然一样,还告诉我,刚才说的事情不要告诉李依然,搞得这么神秘。是想要我的命?
  我不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