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89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针对这次会议,市政府专门成立‘七.一零’会议保障指挥部,我任总指挥,彭副市长、楚副市长任副总指挥,楚副市长兼任执行副总指挥,在座其他同志任成员,委员会下设七个小组。现在发到每位手中的文档,有各小组组长、组员构成,有各组工作任务。各组组长要召集组员,根据各组总的任务要求,做出细化任务目标分解,任务目标要分解到每个成员头上。
  在下周一,也就是六月二十七日下午五点前,各组要把分解的细化任务报到执行副总指挥处。然后指挥部会再召开小范围会议,审议这些内容,并做补充、调整。各组一定要认定对待,不得搪塞、应付,如果发现哪组不够认真,那就要问责该组组长,组员也会受到相应惩戒。”
  好多人听到这里,都暗自吐舌头,心说:妈呀,还真得当回事,没准就被王永新当成出气筒了。隋豫西更是心中直骂:老王八、王小眼。
  不管有什么想法,但众人都不敢怠慢,认真听着王永新的安排,并在笔记本上认真做着记录。
  王永新讲话后,副总指挥彭少根和楚天齐又做了一些具体要求,会议结束。

  回到自己办公室,楚天齐刚坐下,手机就响了。
  看到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楚天齐迟疑一下,按下接听键,“喂”了一声。
  手机里静了一下,传来一个低沉的女声:“天齐,我是董梓萱。”
  楚天齐道:“梓……都恢复好了吧?”
  “恢复好了,多亏了佳妮的悉心照料,更感激你的舍身相救。”在说到最后一句话时,董梓萱声音低如蚊蝇。
  楚天齐客气道:“没什么,应该的,你不用放在心上。”
  “不,我怎么能忘记呢?若不是你舍身救我,我恐怕早就被*折磨死了,毕竟你还是个没成家的童……男儿之身呀。”董梓萱的声音中满是羞涩。
  什么呀?这是哪跟哪?我可没干那事。楚天齐赶忙辩解着:“董梓萱,我当时赶到餐包时,发现你情形不对,就给你脸上浇了些凉水,把你弄到了客房。然后就打电话,让岳佳妮来帮忙照顾你了,后来一直是她在你身边。”
  董梓萱轻声道:“天齐,那种情形下,我不会怪你,还会感激你,我知道你是为了救我,你没有一丝邪恶想法,你的思想是崇高的。”

  “天地良心,我真没有对你做什么,你当时可能有些糊涂,但我头脑却是非常清醒的,我不会做那糊涂事。”楚天齐继续做着解释。
  “真的吗?你真的没有和我做男女之事?”董梓萱声音满是失落,“你怎么会见死不救?难道我就那么没有女人魅力?”
  这都什么呀?楚天齐很无奈,但还是耐心的说:“真的没做,绝对没做,我也不是见死不救,我不是马上找来小岳帮忙了吗?她一直学习体育,会武术,懂的救治原理,又是咱们的同学,她救治和照顾你是最合适人选。对了,她应该能证明呀!”
  “我问她了,你做了什么,她说不知道。”董梓萱的声音很认真。
  “她怎么能不知道呢?”楚天齐急道,随即意识到,岳佳妮的回答没毛病,主要是董梓萱太钻牛角尖了。他郑重的说,“董梓萱,我们是同学,以前又是同事,经过了好多事情,我绝对不会见死不救,也绝对不会趁人之危,请你相信我。”

  手机里静了一下,才传来声音:“天齐,我相信你,无论你做没做那事,都是伟大的。如果你做了,你那是救人于危难,正应了那句话‘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如果你没做,但你又找人救了我,那你就是新时代的柳下惠,堪称圣人。”
  楚天齐很无语,这个董梓萱也太固执了,他知道即使再说,对方也会在牛角尖里。于是他换了话题:“梓萱,你还有其它事吗?”
  “天齐,前段时间你们那里是不是发生民工坠楼事故了?省建设厅是不是要在你们那里召开建筑安全现场会?”董梓萱连发两问。
  “是有人坠楼,是要开会。”楚天齐如实回答。
  董梓萱叹了口气:“唉,天齐,他们怎么会这样?我爸爸肯定是被逼的,他这么多年一直被张氏父子遥控指挥着。你知道吗?房改配套金就是他执意下拨的,其实他也不想与你为敌,我俩都早就化敌为友了,他没有与你继续作对的理由,只是他也身不由己呀。”
  听到对方的话,楚天齐不禁感叹:父女情深,血浓于水呀。其实楚天齐心里明镜似的,房改配套金能够顺利下拨,肯定是董建设受到了来自女儿的压力,董梓萱才是撬动这个杠杆的支点。他真诚的说:“谢谢你,谢谢你的帮忙。”
  “是我欠你的,是我们董家欠你的,你不用感谢我,只希望你不要恨我爸爸。”董梓萱的声音幽幽的,“对了,建设厅在成康市开会,应该是例行安排,应该不是针对谁,肯定是我想多了。”言毕,声音戛然而止。

  楚天齐摇摇头,放下手机。暗道:连他女儿也认为是秋后算帐了。
  下午刚上班,曹金海就来了,直接把一份文档给了楚天齐。
  接过文档资料,楚天齐认真看了起来。
  十多分钟后,楚天齐放下文档,点点头:“嗯,准备的不错。就是有两处,我觉得应该再微调一下。这样,先把资料留下,我再仔细看看,然后咱们再沟通。”
  “好的。”曹金海点点头,接着又迟疑的说,“市长,这是秋后算帐呀!”
  “怎么讲?”楚天齐反问。

  曹金海道:“六月十一号,发生了民工坠楼事故。事后,市城建局按要求,把整个事情过程及处置方案按规定上报,报给了定野市建设局和省建设厅。三天后,定野市建设局发了一个模棱两可的文件,要我们做好事故处理及善后工作,但却没对成康市局处置方案进行评定。一直到现在,两周过去了,也没有任何对于此次事故的处理意见,连批评也没有。相比于定野市局的模糊态度,省厅根本没有任何态度,不但没发文件,就是连电话也没打。省厅和定野市局的做法表明,这事根本没完。那么这次却又专门在成康召开建筑安全会议,目的不言而喻,这是要借题发挥,要把事情搞大,这样的动静,要比发个文力度大多了。”

  “所以你就说是秋后算帐?”楚天齐道,“还有吗?”
  “还有……还有……”曹金海支吾了两句,终于没有说下去,而是尴尬的看着对方。
  楚天齐微微皱眉:“怎么回事,吞吞吐吐的?怎么想就怎么说。”
  脸上神色变了几变,曹金海才又开口:“市长,我说的对不对,您千万别往心里去。”做过解释后,他又说,“好多人传言,说是董厅长对你不感冒,还说在五一前,你暴打了董厅长,董厅长这就是要报复。他正好借着坠楼事故,秋后算帐,让咱们在全省同行面前丢脸。坠楼是在六月十一日,现场会安排在七月十日,正好一个月,人们说这就相当于‘过满月’。”
  日期:2017-11-24 06:2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