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89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被人当场赶出来,灰溜溜的,丢人不浅,但楚天齐也从中找到了积极的层面。正是由于中年人的发难,正是由于那几人表现反常,楚天齐也才看清他们闹腾的本质,他们并不仅是为了钱。而且不参与此事,自己也更能置身事外,能够更清楚的观察他们的表演,以便找出他们的真正目的,从而决定下步策略。
  尽管还不清楚对方的真正目的,但现在对方显然已经达到了三个目的。一是让自己回避此事,根本不能直接左右事情处理;其他人接手,又对此事不完全明了,这就给了他们可乘之机。二是败坏了自己的名声。他们通过向人们传递“楚天齐和昊方公司早有联系”这样的信息,让人们联想到投资商选择是否公平,是否存在什么猫腻,进而质疑整个成康城建开发。三是坏了昊方地产的名声。通过这两天的闹腾,通过在工地撒泼,通过在医院痛说昊方“恶迹”,导致昊方公司名声大臭,进而让人们深深质疑昊成佳苑工程质量,给小区整个房屋销售带来负面影响。

  想到这里,一个疑惑涌上心头:难道又是……
  “叮呤呤”,忽然响起的铃声,打断了楚天齐思绪。
  拿过话机,看了看上面来电显示,楚天齐抓起电话听筒:“市长,你找我?”
  “现在来我办公室一下。”听筒里传来王永新的声音。
  “好的。”楚天齐话音刚落,就听到里面传来挂断电话的声音。
  放下电话听筒,楚天齐纳闷:王永新找我*干什么?还是那破事?反正我是不掺和了。会是那事吗?
  想了一下,也不明白,楚天齐干脆不再伤脑筋,拿起笔和笔记本,走出了屋子。
  来在市长办公室外,楚天齐敲门,经过允许后,走了进去。
  “坐。”王永新用手示意了一下。
  楚天齐坐在对面椅子上。
  没等发问,王永新已经递上了一张纸过去:“看看这个。”

  接过纸张,楚天齐扫了眼标题,不禁一楞,但还是看完了纸上内容。放下纸张,他说道:“要在成康开现场会?”
  “是呀,上面不是写着呢吗,可得好好准备准备了。”王永新的语气透着沉重。
  楚天齐重重的点点头:“确实得好好准备准备。”同时他心中不禁暗道:这时候开这么一个会,绝对没安好心。
  六月二十四日,星期五,上午九时。
  成康市政府第三会议室,市政府专题会即将召开。政府副市长、党组成员、相关委办科局负责人和副职参加,市长王永新主持会议。
  最后一个走进会议室,扫视全场后,王永新轻咳两声,说了话:“同志们,今天我们召开的这个会议,中心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全力保障全省建设系统专题会议胜利召开。昨天,省建设厅发来文件,定于七月十日在我市召开建筑安全现场会。这次会议,全省各地级市、各辖区市县均派员参加,这次会议……”
  市长还在强调此次会议的意义及其重要性,可现场好多人思想早开了小差,人们都在大脑中过滤着一个词汇——建筑安全现场会。这会议早不开晚不开,偏偏在这时候开;全省这么多县市,不选择别处,却偏偏选择了成康市。这是为什么?还不是秋后算帐?
  据说“五.一”前可是发生过副市长殴打建设厅常务副厅长一事,董厅长能够善罢甘休?两周前刚刚发生民工坠楼事故,这么好的机会能不利用?选择这个时间点在成康市召开这样的会议,人们有理由相信,建设厅这个会议就是应景之作,是董建设针对楚天齐发起的报复之举。不只别人这么想,楚天齐心里也这么认为。
  “我们该怎么做呢?我们要做些什么呢?”王永新加重了语气,还在桌面上轻轻敲击了两下。
  听到“咚咚”的敲击声,人们赶紧收回思绪,这才发现,市长正目光凌厉的扫视过来,想必是发现了自己的大脑溜号。众人不敢再有所懈怠,赶忙集中精神,等着市长做指示。
  “我讲到哪了?”王永新发出了疑问。
  市长不知道讲到哪了,那他是干什么吃的?好多人都在心中揶揄着想。
  “隋豫西,你说,我讲到哪了?”王永新直接点了名。
  “讲……讲到……”财政局长隋豫西支吾着,同时左看看右瞧瞧,显然在寻求帮助。
  此时人们才意识到,刚才想偏了,哪是市长想不起来?那是人家准备发难呢。现在问到老隋,一会儿会不会问到自己呢?市长到底讲到哪了?好多人不禁犯了嘀咕,赶忙在脑中搜索着可能的答案。
  “这么难回答吗?不就是重复一下我的话吗?”说到这里,王永新眉毛挑了挑,语气更加严厉,“连这么简单的问题都回答不上来,我真怀疑……哼。我刚才说过,全省性质的会议在我市召开,那是我市无上的荣光,任务也无比艰巨。我们要把保障这次会议胜利召开,当做一场重要战役来打。打仗,懂不懂?古代打仗讲究‘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现代又何尝不是?哪些工作不需要花钱?财政局就是我们的钱粮总供给,财政局长就是押粮官。可你这押粮官连指挥员讲什么都不听,还怎么保障供给?我真怀疑你的态度,也对你的能力深表质疑。”

  同着这么多下属,当众训斥政府党组成员、财政局长,这话可够重的。其实也并没多大的事嘛,不就是没复述上来你的话吗?有人不以为然。但大多数人不这么认为,他们知道,王永新这是借题发挥,也属于秋后算帐。谁让他隋豫西一直唯彭少根马首是瞻,不买王永新帐呢?尤其自杨永亮被抓后,隋豫西更是有恃无恐,这岂能让王永新痛快?好多人又不禁觉得好笑,笑隋豫西的自以为是,王永新只要当一天市长,就有权利收拾你,现在不是找你隋豫西麻烦了吗?还有人也暗自庆幸,庆幸隋豫西做了倒霉蛋,否则指不定问到谁呢,要是问到自己头上,没准也要出丑的。

  明知对方是找茬,明知这是欲加之罪,明知自己当众现眼,可隋豫西也没脾气,谁让自己不听对方“放屁”呢?被对方如此上纲上线,隋豫西只得自认倒霉,红着脸低着头,一言不发。
  看到隋豫西那个狼狈样,再看到其他人庄重的神情,王永新暗哼一声:妈的,老虎不发威,还以为是病猫呢。谁想叫板?来呀。全场扫视两圈后,王永新才又说了话:“这两年来,我市是第一次承办全省性质会议,全省建筑行业主管部门、企事业单位都要参加,省领导可能也会出席。所以,我们必须要特别重视,必须要做好前期各项准备,必须做好会议现场的各项保障工作,不能有任何闪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