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615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按道理说,我们跟这位大和尚只是初识,虽然大家彼此久仰,但这般坐下来谈,多少还是有一些尴尬。
  不过好在旁边有元晦大师在,穿针引线,倒也不会太过于唐突,再有一个,人大和尚的水平很高,又懂得做人,热情得让我们都有一些不太好意思,当下也是放下了刚才的纠葛,相谈甚欢。
  大约聊了一会儿龙虎山和东海蓬莱岛的事情,又讲到了天山神池宫,如此聊了一圈,又回到了三十四层剑主,和三十三国王团的威胁来。
  这两股势力,近年来兴风作浪,可比当年的邪灵教要邪乎许多,也强势得很。
  当年的邪灵教一直都隐于幕后,最大的动静,莫过于攻打青城山,然而后面这两股势力则生生猛许多,不但许多江湖小宗门被灭掉了去,就连龙虎山、茅山这样的顶级道门,都未能幸免,而那对于许多修行者来说,几乎只能算是传说的天山神池宫和东海蓬莱岛,也都遭受荼毒。
  很难想象,还有什么是他们不敢惹的。

  京都大内么?
  正是这样的压力,让少林寺达摩洞不得不出世,选择站了出来,而如何防范这些人,甚至想办法将其剿灭,这也是许多宗门领袖,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我们交流了一会儿意见,那位大和尚表示,说他已经加入了佛门目前设立的守望互助同盟,如果哪一天,对付这帮人,需要用得上他少林一脉的话,他绝对会无条件选择支持。
  得到这位的承诺,我们都很高兴,表达了感谢。
  随后他邀请我们参加后天少林寺召开的舍利子法会,在旁观礼。
  对于这个邀请,我们终究还是没有答应。

  屈胖三告诉他,说我们现在比较麻烦,因为做了太多让那帮人不开心的事儿,导致三十三国王团狠下决心,一定要铲除我们,之前的时候,就已经碰到了日本的镇国级高手西园寺一郎,惹了一屁股的事儿,现在我们的行踪又在这儿暴露了,指不定又有多少人跑来杀我们——我们的安危倒是其次,最主要还是怕打扰了你们的法会……
  对于这事儿,他们显然也有听闻,忍不住询问起了当日之事来,而听完了我们的叙述之后,两位佛学界的大拿也忍不住拍手叫好,说男子汉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干得漂亮。
  呃……
  他们这态度,让我对于得道高僧的固有印象发生了改变,没想到得道高僧也不是整天“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宣传一大堆啰里啰嗦、心平气和的禅理。
  对胃口。

  如此又聊了一会儿,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天明,我和屈胖三起身告辞,两人执意要送,给我们拦住了。
  屈胖三说道:“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两位都是洒脱之人,用不着这般多礼。”
  如此双方告别,然后我和屈胖三步行离开了少林寺之后,由我施展那地遁术,带着屈胖三翻山越岭,走了差不多几十公里的山路之后,突然一转,进了一处深山老林子里去。
  之所以如此,全部都是屈胖三的要求。

  得到无字天书的他,其实心早就飞了,耐着性子将两个老和尚给哄妥当了,赶忙想要找个地方,好好地研究研究那本书。
  他是一刻钟都等不了,我没有办法,只有带着他往老林子里钻。
  屈胖三选好一处风水还算不错的山峰顶端,让我帮着照看周遭,而他则将那“无字天书”给摊开了来,然后认真地研习上面的东西。
  我知道这《无字天书》,他这儿有一份,另外一份,据说是拓本,则在百年前的沈老总手中。
  而那沈老板便是小佛爷的前世。
  当年的屈阳,之所以成为邪灵教的右护法,很大一部分的原因,就是想要研究沈老总手中的“无字天书”,不过一直求而不得,费尽心力,也只得到几份残篇,此刻能够获得全本,哪里会不癫狂呢?

  事实上,当这家伙开始认真看进去的时候,整个人的脸上,青一阵儿红一阵,口中念念有词,跟抽风了一样。
  我有点儿无语,不过也知道他想必是碰到了心中喜爱的东西,方才会如此。
  屈胖三在那不知名的小山峰顶上,研究了七天七夜,我一开始的时候,陪在他身边,到了后来,我也扛不住了,便选择帮他护法,又提供后勤保障。
  山中不知岁月,屈胖三这七天吃了就睡,睡醒了就看书,状若癫狂,一直到了第八天,终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将书收了起来。
  我伸了一个懒腰,问道:“怎么了?弄完了?”
  屈胖三长叹一声,说怎么可能?此物博大精深,蕴含世间至理,区区几日功夫,焉能全数读懂?只不过人力有时尽,我倘若强行解读下去,会伤到身体——我已然全部记在脑海中,至于以后,慢慢实践便是了,对了,过几天了?
  我掰着手指,数了数,说从我们进山来,这是第八天。

  屈胖三抓着头皮,说有什么新闻没有?
  我说手机早没电了,我哪里知道?
  屈胖三美美地伸了一个懒腰,说那行,走吧,进城,找地方去洗个澡,然后跟家里联系一下。
  我在这儿也待得不耐烦了,听到吩咐,赶忙说道:“走吧,走吧,待在这儿,人都废了。”
  两人下山,脚步匆匆,花了两个多小时,赶到了附近的集市,改头换面之后,打听了一下大概的方位,然后坐车进城,找了一个洗浴的地方,美美地洗了个澡,又把手机给充上了电,开机之后,我发现手机里有好多个未接电话。
  有茅山指定联络人打来的,有金陵戴局长打过来的,另外还有林齐鸣打来的,布鱼也打来了几次。
  我挨个儿地回复,先跟茅山宗的联络人打了个电话,那边倒没有什么事情,先前打过来,是杂毛小道得知了西园寺一郎的事情,询问我们是否需要帮忙,至于戴局长那里,没有打通,而林齐鸣这边,则告诉我们,他已经去东南局赴任了,但好像林佑的案子有进展,具体的他一时半会儿说不清楚,让我们直接跟布鱼联系。

  我又拨通了布鱼的电话,接通之后,布鱼问我,说你们在哪里?
  我说在豫南一带,怎么了?
  布鱼说林佑的案子,现在由我负责,经过这段时间的侦查,我们得到了一些消息,据说他们是在济州岛度蜜月的时候,给釜山真理教看上了,然后给扣住了,我们得到的线索也不多,目前调动了几个潜伏的暗线,追查到了一家赌场那里,就截住了,所以总局这边调动了一个特别行动小组,派到济州岛去,目前还在外围观察——我之前打电话给你,是想询问一下你们的意见……
  我说你现在在济州岛?
  布鱼说没有,我的身份是记录在档案里的,贸然出现在济州岛,很容易引起南韩方面的注意,所以在京都总部坐镇指挥,派过去的,是外人不知道的新血成员。
  我皱了一下眉头,说所谓的新血成员,恐怕是刚刚从学校毕业出来的生瓜蛋子吧?
  布鱼有点儿尴尬,说这个……谁都是从生瓜蛋子走过来的嘛。
  日期:2017-04-16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