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590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11-22 21:41:39
  (正文)
  “企业”号刚刚靠上福特岛的泊位,哈尔西就叫来了交通艇,在副官威廉阿什福德上尉的陪同下赶往太平洋舰队司令部。尼米兹一脸欣喜的神情前来迎接自己的挚友和爱将。哈尔西可称得上“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的关键人物,是美国海军中不可多得的将才,也是尼米兹不可或缺的左膀右臂,两人的交情可以追溯到海军军官学院的学生时代。
  当形销骨立、精神萎靡的哈尔西出现在老朋友面前时,尼米兹马上明白,医生要他立即住院治疗的建议是完全正确的。中将原来合体的军服显得空空荡荡,体重至少减轻了10公斤。过度劳累和长期患病预示着哈尔西已无法参加迫在眉睫的大战。他严令哈尔西立即前往医院,一刻都不能耽搁。在这关键时刻,哈尔西不得不离开自己心爱的战舰,远离战火硝烟,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眼巴巴地看着别人去建功立业,这种精神上的巨大折磨远甚于肉体上的痛苦。

  后来的事实证明,在中途岛战役中上帝竟然是如此眷顾美国人。以哈尔西的勇猛作风,战役后期他一定会开足马力穷追猛打,很可能使大败亏输的日本人找到翻盘的机会。战后在1965年,尼米兹在回忆起当时的情形时感慨地说,“比尔不得不住院那天,对美国海军来说的确算是个好日子,”虽然当时他肯定不这么想。中途岛海战要求战场指挥官具有冷静、稳健的判断力,哈尔西显然并不具备上述素质。

  但哈尔西间接为美军的辉煌胜利作出了巨大贡献。入院之前,尼米兹请他举荐可以接替他的指挥官,哈尔西毫不犹豫地推荐了自己的好友、第十六特混舰队巡洋舰分队司令官雷蒙德斯普鲁恩斯海军少将,称他是唯一能让自己甘心情愿托付2艘航母的将军。返航途中,预感到自己将要住院的哈尔西已经告诉身边的参谋,他将向尼米兹上将举荐斯普鲁恩斯接替自己的职务。他还在5月25日的一封信中提前和弗莱彻少将打了招呼,后者作为太平洋舰队巡洋舰队司令官同样是斯普鲁恩斯的上司。对哈尔西的提议,尼米兹当即表示赞同。从另一种角度看,他这么做也是为了保证第十六特混舰队指挥的连续性。和前任金梅尔上将一样,尼米兹并不认为飞行员经历是航母特混舰队指挥官必须具备的条件。

  尽管和斯普鲁恩斯只是点头之交,但尼米兹与哈尔西一样对雷蒙德有着很高的评价,并已内定他出任自己的参谋长。过于保守的现任参谋长德雷梅尔少将不太赞成尼米兹的攻势战略,上将决定让他接替身体欠佳的威尔逊布朗中将出任两栖指挥官。在尼米兹眼中,斯普鲁恩斯是出色的组织者和战略家,曾在海军学院任教的他和德雷梅尔一样有着深厚的学术功底,精通作战艺术。比德雷梅尔更具优势的是,斯普鲁恩斯已在海上征战半年,积累了丰富的实战经验,可以说是文武双全,内外兼修。尼米兹认为,从某种意义而言他是那种能够在压力面前冷静思考的人,不但英勇好战精于算计,而且在逆境中从不惊慌失措。在美军实力远逊于对手的情况下,由他接替勇猛但容易冲动的哈尔西也许更加稳妥。哈尔西这一举荐不打紧,璀璨夺目的一代将星就此冉冉升起。

  沮丧的哈尔西和尼米兹一起离开了办公室,他告诉等在门外的阿什福德,“回‘企业’号后立即通知雷蒙德,他将率特混舰队出征,还用我原来的参谋班子,尽快在航母上升起他的将旗。”两位将军一起慢慢走到大门口,一辆小车立即将哈尔西送往珍珠港海军医院。医生命令他立即卧床。皮炎带来的痛苦早已被不能参战的失望心情所取代,“这是一个无比伤感的时刻,”哈尔西坦诚,“这是整个战争中最让我遗憾的一件事。”但个人的遗憾比起国家和盟军的幸运实在是微不足道的。

  26日上午,斯普鲁恩斯已乘旗舰“北安普顿”号重巡洋舰随哈尔西一起回到了珍珠港。返航途中,他已经认真解读了尼米兹发来的有关情报。在他眼中,中途岛并无多大战略价值,他不明白日本人为什么会对这样一个小岛如此感兴趣,日军对阿留申群岛的进攻同样不太合乎逻辑。他怀疑日本人的目的是在关键战役中摧毁美军的大量舰艇,而攻击中途岛正是引诱美军太平洋舰队出战的最佳途径。他的判断无疑是十分准确的。

  战舰泊港之后,斯普鲁恩斯很快登上了“企业”号,准备向哈尔西报告工作并询问近期的作战行动,这是海军每次归港的一种习惯。意外的是航母上静悄悄的,哈尔西并未像往常那样站在舷边来迎接他,表示中将不在舰上的信号旗也未升起来。他得知哈尔西可能已经因病住院,仅此而已。后来他说,“因为我不是飞行员,而且珍珠港有的飞行员资历比我深,我还以为他们中的某一位将接替哈尔西的职务呢。”的确如此,当时飞行员出身且资历更深的诺伊斯和贝林格两位少将呼声都非常高。

  就在他认真琢磨这一消息时,要他立即到司令部报到的命令到了。尼米兹上将告诉他,日本人很快就会对中途岛和阿留申群岛发起攻击,太平洋舰队将用现有的有限力量顽强抗击,哈尔西因病已经住院。司令官接下来的话让他颇感惊讶—第十六特混舰队司令官的职位将由他接任,建议他只带副官登上“企业”号,全面接管哈尔西的参谋班子。
  尼米兹告诉他,第十六特混舰队会有48小时的准备时间,并将于5月29日启航奔赴战场。28日他将有时间与第十七特混舰队司令官弗莱彻少将简短会晤。由于弗莱彻资历较深,即将展开的战役将由他负责战术指挥。在尼米兹心中,斯普鲁恩斯毕竟从未指挥过航母作战,已有多次实战经验的弗莱彻相对经验更丰富一些。
  尼米兹接着说明,一俟本次战事结束,他将弃船登岸到珍珠港接替德雷梅尔少将出任太平洋舰队参谋长。对这一提议斯普鲁恩斯心里不太高兴。战争年代离开心爱的战舰到岸上从事一些琐碎的事务性工作,显然不为大多数渴望战斗的将领所推崇,也少了很多建功立业的机会。斯普鲁恩斯和弗莱彻一样极端讨厌文案工作—老酒也讨厌—他平时总是把计划制订等琐碎事务交给参谋们负责,自己很少过问细节,这显然不是一个参谋长所应具备的素质。但一贯沉稳、喜怒不形于色的斯普鲁恩斯并未在脸上将不快表露出来。后来他谈到,“在我一生中,从前已两次担任过参谋工作。这次又要到岸上,对此我是不大高兴的。”

  但斯普鲁恩斯还是竭力抑制住失望情绪,全神贯注地听取了司令官对战局的综合分析以及将要采取对策的情况介绍。作为一名出色的战略家,他很快明白将航母部署在南云部队侧翼的好处—在日军空袭中途岛时他将有机会寻隙摧毁他们的飞行甲板。
  当离开司令官的办公室时,斯普鲁恩斯对“受此重任”虽感意外“但并未被压倒”。危难之际被赋予如此重任,对一位军事将领来说无疑是非常幸运的。他坦诚有压力也有信心,因为“我们已经知道了日本人的战略企图,我想我们能够给他们以沉重的打击”。
  当天下午,斯普鲁恩斯带副官罗伯特奥利弗海军中尉到医院看望了老领导。病床上的哈尔西全身赤裸,只是盖了一张被单,全身涂满了一种用以镇静的软膏。他看上去不太舒服,不停地抓着胳膊、胸脯和肩膀。雷蒙德表示,很高兴能接受哈尔西经验丰富的参谋班子,他们的专业技能和协调能力是自己所必须的。哈尔西尽力安慰他不必担心缺乏指挥航母的经验,相信第十六特遣舰队参谋班子的全力支持将会弥补这一缺陷。参谋长迈尔斯勃朗宁上校是海军中著名的航空战专家,《生活》杂志最近曾说是他策划了对日本海岛基地的袭击。可斯普鲁恩斯知道勃朗宁经常酗酒,变化无常,很难共事。美国战史专家莫里森少将评价他“是一个性情暴躁且反复无常的人,这导致他的军人生涯难以发展到拥有四道杠,但他的确拥有一个精明的脑子”。大战在即,这些问题暂时都顾不上了。

  当斯普鲁恩斯询问他对本次作战的见解时,哈尔西严肃地告诉他:“绝对不能暴露自己,一定要盯住日本人的航空母舰,别的什么都不要管!”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