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嫂子咬牙摸进了我的房间》
第196节

作者: 不窝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无奈之下,只好伸手把那纱罩拿开,杨阿颖脸色一变,差点把纱罩掉在上面。
  “小心点,现在不能起来,可不是以后不能起,你就别伤心了,快点儿给它上药,它起来了,你就幸福了,把小车上的垫布拿起来,垫到他的屁股下面。”护士的话,让杨阿颖脸热心跳,可又没法说不行。
  杨阿颖拿起轮轮的垫子,看着我光光的身子,迟迟没有行动,羞得满脸红润。
  护士看不下去,直接说:“你把他的腰抬起来,我帮你给他垫上垫子,治病有什么可害羞的,况且你还是他妻子。”
  我也不好意思说人家不是我老婆,不出声,按照吩咐把腰挺了起来。
  护士说:“看看人家,主动把腰抬起来了,快给他把垫子铺到身下。”

  杨阿颖看着我的身体,红着脸把垫子一角慢慢铺到我身下,然后慢慢向里移动,看着她的脸凑到我的肚子边,心火真大,稍微再向里面,真的太近了,我都能感到阿颖有些急促的呼吸,她估计还没见过男人吧?难道这位高雅的女助理还是个雏?
  “动作快点儿,不要看了,等好了,你愿意看多久就看多久。”护士有些不满地说道。
  杨阿颖红着脸,赶忙把轮轮的垫子向我身下铺,我的腰酸的不得了,低声问:“好了没,我的腰很酸。”
  杨阿颖在下面铺着,抬头正好看到我看着她,心更慌了,一个角怎么也铺不展。“托住他的屁股,把那个角弄好,快点儿,又不是没碰过,你害什么羞?这是治病!别磨磨蹭蹭的。”
  护士严厉的批评,让杨阿颖的小手真的托住我的屁股。

  柔轮冰凉的感觉,让我的血液一下子就沸腾了,下面一下有感觉了,又烧又痛,忍不住用手拍打头部,大声叫:“痛,痛死我了。”
  女护士正看到我有了感觉,不由得惊叫了一声:“啊”
  杨阿颖正心慌意乱地拽着那个垫子角儿,一听惊叫,赶忙抬起头,很清晰地映入了杨阿颖的眼里,近在咫尺!
  我惨叫着:“疼死我了,烧死我了。”

  护士反应很快,低声说:“按住他,别让他乱动,刚才剌激到他了。”
  杨阿颖看着我那么痛苦,也顾不上害羞,伸手按住我的腿,护士挤出了药膏,快速帮我涂抹起来,冰凉的药膏,让快要坐起来的我安静了很多。
  护士看到我安静了,对阿颖低声说:“放开他吧,我给他上完药就行了。不过他这种情况,还是要给何医生说一声的,你别在这里,何医生快下班了,你直接找到何医生把刚才的情况说一声,我一个人上药就行。”
  阿颖答应一声走了出去,去找何医生。
  护士说话很硬朗,上药倒是很轻柔,让我很舒服,刚才的难受终于过去,抬头看看手腕上的输液针头,发觉没事,才慢慢地躺好,长长地出了口气。
  “刚才你受到什么剌激?这里怎么就起来了?”护士低声问道。
  “没,我不知道,真的不知为什么,就起来了,接着就又烧又疼,难受死我了。”我可不敢说是阿颖的小手托我的屁屁。
  “你呀,刚才那是嫂子吧?长的那么美,她能受得了你这个?”护士说着声音就放低了很多,小手却依旧给我上着药。
  “呵呵,反正她很是喜欢……”我很含糊地说着。

  “唉,人家男朋友要是你,人家绝对的幸福,嘻嘻,不说这个啦,嫂子来了,可就不高兴了。”护士的声音柔和下来,也很好听。
  我看着这个眉清目秀的护士,笑着说:“你嫂子管不住我,你叫什么名字?上药很舒服的,当几年护士了?”
  “三年,要是拼技术,这个科室我敢说没一个人是我的对手,可是现在拼的是钱,要是我有钱,早当上护士长了。”护士有些无奈地说,小手也有些缓慢下来。
  我心里一顿,看着护士的脸,低声说:“哥给你钱,说吧,要多少才能当上护士长?”
  “你想干什么?人家可不要你的钱,到时候,你肯定会占人家便宜,这事以后再说吧,不,以后也别提了,我上学的时候就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饭,花了你的钱,你要我陪你睡,那可怎么办?”护士很是警觉,几句话说的我,一阵无语,虽然我很想说,我不要你陪我睡觉,可人家会信吗?
  护士觉得气氛有些尴尬,快速把药膏涂抹好了,把纱罩放了下来,低声说:“现在感觉怎样?”
  “没感觉了,好像没有了,问一声,你以前碰到过我这种病吗?”我心里觉得不对劲,对这次疼痛来的心里很不安稳。
  “碰到过,里面受伤了,受剌激就会剌痛,等几天炎症小了,里面恢复了,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其实你的这个能起来,才是万幸呢,不多说了,该交班了。”护士说着收拾好了一切,又用被单盖好纱罩,看了看输液瓶说:“该换液了,正好我回去说一声。”
  我说:“谢谢,把那个药膏给我留下吧,要是夜里难受起来,……”
  “没事,有值班的医生,这个,你就不用担心,对嫂子好一些,我对那些个没良心的男人最讨厌。”护士说着推着小车,就准备出去。

  门开了,何医生和阿颖进来了,何医生轻声问:“小敏,刚才你上药的时候,他有反应了?”
  “嗯,当时是完全正常起来的。”护士低声说,语气很确定。
  何医生点点头说:“应该是药效减弱了,只要你换药正常就没事。”
  何医生说着。来到我近前,再次检查了一遍,最后看着我,轻声问:“刚才你是怎么起来的?别说假话。受到什么剌激了?”
  我早想好了,本来是怕杨阿颖要问,没想到何医生竟然先问起来。

  正好派上用场,低声说:“我看护士来给上药。忽然想起前几天儿,在朋友那儿听说,在鬼子的医院里,护士都帮助病人那个,就胡思乱想,结果有了感觉,痛死我了。”
  “你呀,以后少看这些片子,对身体没好处,你又不是没老婆,再说那些片子上的演员,可不是我们护士。”护士说着,看了眼阿颖,阿颖这次倒马上说:“我不是他……”可没说完,又停住了,刚才她都帮我铺垫子,现在要说不是老婆,好像很不对。
  “小敏,你去交班吧。”
  “啊,快没有药液了,……”杨阿颖叫了起来。
  “知道,我回去,就有人来换液。”护士推着小车边走边说。
  何医生也没在意,看着我说:“下次不要乱想了,幸亏药膏及时,要不然时间长了,疼一些事儿小,病真的加重了,可就麻烦了,这几天少吃肉,少想些乱七八糟的。”
  杨阿颖站在一边,没再说话,何医生又安慰了下我,又对阿颖叮嘱几句,才离开。何医生刚走,杨阿颖低声说:“你真会说谎话,刚才你是不是人家用手托……算了,你这个坏人,这件事可不准说出去。”
  “你洗手了没?”我坏笑着问。
  “啊,”杨阿颖惊叫着,转身快步走了出去。

  这时,有护士来,帮我把液给换了,杨阿颖再次进来,可不敢坐在病库边上,眼睛却不住地向我偷看。
  两人都不说话,我笑笑,想打破沉默,可一时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