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97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曾茂才约的饭局,我知道他要跟我说一些进展。
  现在,曾茂才还是讨好我,不过他总归是让我帮他做事的。
  我决定去。内幕消息我接触不到,只能从曾茂才这种人嘴中获知。
  给齐语兰打电话,告诉我要出去,齐语兰说好,她说她中午回来送饭,我跟小美女说让她别出去。
  小美女现在还是很危险的,因为她看了李国明的黑本,那完全是一本犯罪记录,还好的是小美女找到后并没有拿走,而是用手机拍摄下来,把储存卡从手机里拿了出来,妥善的保存。
  收拾好我就出了门,吃饭不是目的,聊天才是目的。
  刚出了小区,电话又响,我一看是陆明浩这孙子打的,我气不打一处来,有的人我可以忍。但陆明浩我忍不了。
  一接电话,陆明浩恼人的声音传来。
  “兄弟啊,这好久没联系了,一起出来坐坐啊!我知道一家新开的店不错,里面的姑娘都很漂亮,我把地址发给你,不,我过去接你怎么样?”
  “坐你妈逼!”
  “董宁,你怎么说话呢!”陆明浩口气变硬。
  “陆明浩,你他妈的还有脸问我怎么说话,我的命差点就交代在东湖了,老子差点被你搞死了,你和卫弘文,有一个算一个,老子迟早让你们还债,现在,少他妈的跟我装,老子不想理你。”
  挂了电话,我气还是不顺,想到自己当时的无助,丨毒丨品缓缓注入身体那一刹那的感觉,茫然,几近绝望,薇儿那久未出现的脸渐渐清晰,瞳孔涣散,僵直,让人心悸。
  我无法忘怀,诚然卫弘文是主犯,卫家老三是帮凶,不过,陆明浩也脱不了干系。他看似在这件事情作用微乎其微,却是至关重要的一环,如果他没有通知卫弘文,便也没有后边的事了。
  所以,我不可能原谅他,此时,虚情假意也做不到。

  陆明浩又打了过来,铃声响了好久,他既然还想被骂,那我奉陪,我接起来电话,说:“陆明浩,你个狗日的,你有完没完。”
  陆明浩没跟我对骂,他服软了,声音很谦卑,低声下气,这可不像陆公子的风格。
  “兄弟啊,这事我真不知情啊!我哪里知道卫弘文是个疯子,我现在都不跟他来往了,你要还生哥哥的气,见面的时候,你打我,你使劲打我。”
  不知道为什么,听陆明浩这么说,心里很怪异,因为他是个双,还有被那啥的兴趣。敬而远之为妙。
  “抱歉,我不是你兄弟,高攀不起。”
  陆明浩苦苦哀求,说:“别这样,妹夫,咱们是亲戚,我对不起你。”
  对不起。
  这句话请对薇儿说吧。
  滴,挂断。
  伸手拦了一辆车,报上地址,出租车发动,我手指滑动,把陆明浩添加到黑名单,此时,不想跟这种人纠缠。

  到了地方,柳笙已经等了一会了,她微微笑着,妆容无可挑剔,衣服是旗袍,不张扬的颜色,很素雅,头发盘了起来,插了一根发簪,发簪上一块很大的绿玛瑙,很漂亮,跟旗袍颜色正配。
  “董先生,请。”
  柳笙前面带路,她穿的高跟鞋发出哒哒的声响,身子却是意外的笔直,只看到胯部在扭动,左右左右。
  旗袍很合身,也很贴身,饱满,看起来很满足。
  我说:“柳小姐,身材真好。”
  柳笙抿嘴一笑,说:“谢谢董先生夸奖了。不过,董先生每次只是说说,没有亲近我的意思呢。”
  什么意思?
  还想让我上上手?
  我笑了一下,说:“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柳笙别有风情的看了我一眼,似嗔似怨。
  曾茂才已经等了半天,屋里依旧。点着香,沏着茶,桌上摆着四盘点心。

  “坐。”
  曾茂才指了指身边,我坐下,柳笙转身,依旧摇曳着走出去。
  “李国明这次真完了,原本打算在关山身上多做一些文章,让他与李国明反目成仇,顺便牵扯出一批人来,没想到昨天晚上出了一件大事,郊区外有家精神病院。”
  说到这里,曾茂才摇着头笑了,似乎对那淫窝十分看不上。
  “里面有不法勾当,一些被抢来的女人。提供服务,享受的人有头有脸,这个消息还没传开,但实际上李国明已经被控制了,加上关山酒吧贩毒问题,他数罪在身,就算有人想要保他,也要掂量掂量,人救不出来,反而惹了一身腥。”
  “老弟,你大仇可报。”

  我放下茶杯,说:“谢谢曾哥,如果不是你,我这样的人,一辈子也报不了仇。”
  曾茂才说:“别这么说,你别妄自菲薄,你还年轻,未来成就不可限量。”
  这时,柳笙走了进来,在她身后,还有三个人。身上穿着白色厨师服,推着推车。
  曾茂才说:“吃饭吧,边吃边聊。”

  吃的是广式,生滚粥,虾饺,叉烧包之类。
  曾茂才是个很懂享受的人,每一次找我谈事总喜欢在饭桌上进行。
  柳笙指使人将东西摆放好,摆了满满一桌,感觉是有讲究的,摆完之后,三人推着车出去,柳笙跟在后面,曾茂才喊住柳笙,说:“坐下,一起吃吧。”
  柳笙抿嘴微微一笑,坐在了我的对面。
  曾茂才先是介绍了几样少见的,我品尝之后,觉得确实美味,不过心里有事,莫名的觉得忐忑不安,吃也吃的不够尽兴。

  “兄弟。还有两件事要跟你说,第一,之前你在东湖出事,受我的拖累,我心里很不好受,这种情况还会发生,你的身上已经贴了我的标签,这是哥哥对不住你的事情。”
  事已至此,我能说什么?
  “所以我打算送你去培训,时间不长,大概几个月,具体时间可以咱们可以慢慢谈,培训的内容,增强你的身体素质,另外增强你的应变能力,我看了一下培训内容,你要上的课很多,不过有好处,关键时刻能活下去。”
  对这个培训,我有点心动,我曾恨过我自己。没有能力,这一次学习机会,我不抗拒,只不过有点麻烦。
  “曾哥,这事我能考虑考虑吗?毕竟我还有工作。”

  曾茂才说:“这就是我要跟你说的第二件事,我希望你能离开白总的公司。”
  “啊!”
  这个要求,似乎有点过分。
  曾茂才说:“先别惊讶,听我说,我承认白总是个很有个人魅力的人,也很有能力,跟着她做事,有很大的发展空间,但也有一些问题,陆家是白总无法回避的,虽然她现在从陆家分出去了,但无法改变关系,陆家老爷子的打算是开枝散叶,几个儿子不成器,一个外孙女倒是成器,陆家败了怎么办,把外孙女分出去。留一脉香火,是一条后路。”
  “但这些子孙不能不管,陆家辛苦赚来的基业不能不管,白总还有的忙,这倒都好说,怕就怕陆老爷子百年之后,这些陆家子孙闹起来怎么办。你应该也见过,这些不肖子孙都很相似,漠视白总的辛苦,认为一切都应该跟他们分享,尾大不掉,这对一心想发展的白总不是件好事,对公司也不是好事,所以我说,留在白总那里,对你并不合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