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89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充分调动起了人们的敏感神情,中年人缓缓的说:“楚副市长,你应该避嫌的。”
  “仅凭你这么一句妄加猜测的话,我就该避嫌?这是哪家的道理?”楚天齐反问。
  中年人嘴角抽动一下,笑意更浓:“非让我把话讲明白吗?那好,那我就提个醒,因为你和他们公司有关系。昊方公司隶属于昊扬集团,而你与昊扬集团董事长王昊与是多年的好朋友,在他们公司到成康投资之前就熟识,你们已经认识六、七年了。这种情形下,我和我的当事人无法信得过你,不敢相信你能主持公平。”
  对方的这番话,既在楚天齐意料之中,却也令他震惊。刚才在对方提到‘避嫌’二字时,他已经想到可能要讲自己和王昊的关系,但却没想到对方了解的这么清楚,可又分明进行了渲染,把二人关系定性为“多年好友”。

  楚天齐也就是在玉赤县向阳镇双龙谷与王昊夫妻有过一面之缘,当时也仅是短暂闲谈;再后来接触,那就是在签订投资合同前,与王昊见了一面。说实话,从几件小事中,楚天齐对王昊印象不错,尤其昊方公司对民工坠楼一事的处理态度,令楚天齐对王昊印象更好。虽说很认可王昊这个人,但与“好朋友”却不是同一个概念,朋友是需要多次接触,多次交往才会形成的。对方既然能够说出那些话,就不应该不明白这个道理,但却混淆了概念,显然是故意的。

  楚天齐注意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自己身上,目光中的含义却有很大不同。
  “胡说,你血口喷人。”曹金海终于按捺不住,替楚天齐说了话,“楚市长怎么会认识昊扬集团老总?还什么好朋友,纯属无稽之谈。昊方公司是通过公平招标招来的,当时好多人都参与了这个过程。”
  “是的。”陈家良也附和着,“楚市长做工作历来讲究原则,丁是丁,卯是卯,他不可能和这些投资企业有什么私交,更不可能因此影响到工作,影响到他做事公平。”
  听到曹、陈二人的话,楚天齐想到了一个词:越描越黑。二人的解释不但对自己没有任何帮助,反而把自己逼入了死角,好像只要自己和王昊有联系,那这事就说不清了。足见中年人用心险恶,只抛出这么一件事,再稍加引导,就把人们的思维引到了他所期待的方向。

  自从对楚天齐质问开始,中年人就一改冷脸,而是挂上了笑容,但这笑容分明是冷笑、讥笑、得意的笑,此时也不例外,反而加了一个“更”字。他挑了挑眉毛,自信又不无挑衅的说:“我身为律师,最讲究证据,不讲无根据之话,希望你们不要被别人骗了,有时看到的往往并非事实。刚才我仅怀疑楚副市长的立场,但现在你们集体围攻我,也不禁让我再次生疑。身为政府公务人员,你们的做法很显偏颇,你们应该中立才对。”

  本来是想质问对方身份,不曾想引火烧身,反而被质疑自己是否公平,现在竟然连其他同僚也被如此指责。楚天齐意识到,对方显然是有准备而来,显然是要把自己从现场挤走,可现在多说无益,唯有离开才是最好。否则,还不知会被对方渲染出什么“爆料”,同僚也会跟着自己“沾包”。想到这里,楚天齐道:“既然你疑神疑鬼,那我什么也不说,离开便是。”说完,楚天齐迅速起身,快步向门口走去。

  虽然目视前方,但楚天齐却能感受到射在身上的目光,他脸上火辣辣的,心里也不是滋味。被一个陌生人几句话赶走,这也太丢人了,但目前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就在众人注视下,楚天齐走到了会议室门口。但就在出门的一刹那,他半转身说了句“陈主任出来一下”,然后身影消失在门外。
  陈家良自是马上起身,出了会议室,快步追上楚天齐。
  “楚市长,那人就是一混混,就知道混淆黑白、无中生有。你别介意,跟他生气不值得。”陈家良安慰道。
  楚天齐没接对方话头,而是边走边说:“去市长办公室。”

  很快,到了市长办公室门口,楚天齐停下来,直接敲响了屋门。
  “进来。”屋子里传出王永新的声音。
  楚天齐推门走进屋子,陈家良跟了进去。
  看到楚天齐进屋,王永新放下手头文档,微笑着说:“谈妥啦,怎么处理的?”
  楚天齐径直坐到对面椅子上,尴尬一笑:“市长,我没资格处理,自请推掉此事。”
  “天齐市长,这从何说起,怎么啦?”王永新很是不解。
  “当事方提出质疑,我再掺和就不合适了,对政府也不好。”楚天齐道,“还是让陈主任说吧。”

  王永新看看楚天齐,把目光投到站在那里的陈家良身上。
  迟疑了一下,陈家良说:“刚才在会议室,死者家属那方的一个人,好像是律师,他说楚市长和昊扬集团董事长是好朋友,不适合调解此事,应该避嫌。”
  目光再次在楚、陈二人脸上移过,王永新微微皱眉:“他们什么意思?专门到市政府静坐上丨访丨,政府领导出面处理,他们又胡扯乱侃,想干什么?如果不想让政府帮着处理的话,那就不要在这儿闹,爱上哪上哪去,我们还懒的管呢。”说到这里,他语气缓和下来,“天齐市长,我完全信任你,根本不信他的信口胡说。你楚市长是什么人,我还能不清楚?你怎么会与投资企业有联系?即使真是朋友关系,也没什么,谁还没有个三亲四友?别管他,该怎么做还怎么做,这事就由你出面,堂堂市政府还能任他指挥不成?”

  楚天齐摆摆手:“市长,你也别为难我了,这事我是坚决不管了。”
  “这……还能他说怎样就怎样?”王永新道,“再说了,要是你现在不管的话,他岂不是更有说辞?那样倒像是被他说中了,他更不知道该如何猖狂了。”
  “市长,这种情况下,我还怎么去做?”楚天齐无奈一笑,“我坚决不管。”
  王永新马上道:“你要是不管的话,政府也不管他们了,爱怎么闹就怎么闹去。”

  楚天齐摇摇头:“不管?恐怕不行吧,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那样的话,他们指不定说出什么来,没准会把市长你也说进去。”
  “他们……”王永新话到半截,停顿一下,又说,“你要是不管的话,谁出面合适呢?”
  “对于这件事,我现在什么也不说了,否则根本说不清。”说着话,楚天齐站起身来,“还是市长自己拿主意吧。我先回去了。”
  王永新长嘘了口气,“好吧,先回吧,你受委屈了。”

  楚天齐笑了一下,走出市长办公室。
  回到办公室,楚天齐一屁股坐到椅子上,点燃一支闷烟吸了起来。
  今天自己也太灰头土脸了,竟然被人撵了出来,但他也知道,早些出来是最明智的,否则对方还不知道会讲出什么话来,出来越晚越不利。
  想不到自以为有疑惑质问对方,竟被对方拾了话柄。但楚天齐也看出来了,即使自己不提起话头,那人也会讲的。如果在协调过程中,如果自己替昊方主持公平的时候,对方要是来这么一下子,说自己偏袒昊方公司,那就更麻烦了。从现在来看,那人早提出来,自己早些出来,被动还少一些,反正丢这一次人是避不开的。

  日期:2017-11-23 06:2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