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611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屈胖三说无名无姓,江湖浪荡客,你随便称呼就是了。
  那大和尚一本正经地说道:“那……小江施主,我刚才一路进来,多亏少林寺的列位先祖庇护,方才能够抵达这儿,而两位施主你们能够抵达此处,想必也不会是江湖上的无名之人,既如此,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呢?”
  屈胖三说我们是好好说啊,你到底想要说什么,我们时间赶,还得去赶飞机呢,没事儿就让开路来,我们得走了。
  大和尚认真地说道:“人可以走,但东西得留下。”
  屈胖三一脸无辜,说什么东西?
  大和尚说道:“这儿是我少林寺的地盘,两位在我们这儿闯阵拿东西,那可不行——这儿是少林寺前辈留下来给我们的财富,一砖一瓦,都是前人心血,我们这些当后辈的,万万不可将他们的遗物流落出去,还请两位施主见谅,阿弥陀佛……”
  屈胖三忍不住笑了,说你们咋还学上南韩,见到好东西就往自个家里揽呢——我就算是再孤陋寡闻,也没有听说过张三丰是你们少林寺的啊?就算你们达摩洞,也不行。

  大和尚抬头,说施主知道我达摩洞?
  屈胖三说略知一二,对了,不是听说你们早就跟少林寺分家了么,怎么又跑来管这闲事儿?
  大和尚一脸正色地说道:“施主休得胡说,达摩洞一直都是少林寺的一部分,何来分家之言?再有一个,这地方是首次发现的,谁会不知道是那位前辈的作品,施主凭什么说就是张三丰的呢?”
  屈胖三也认真地回道:“地方是我发现的,没错吧?”

  大和尚点头,说自然没错。
  屈胖三说那不就对了?如果是你们少林寺的,就跟眼皮子底下,八百年前就给发现了,你们为什么没有发现呢?是因为它并不属于你们,而你也许会问了,说你怎么知道的呢?说出来怕你不信,我前段日子,碰见了张三丰,他欠我一份情,就把这地方跟我说了,让我来拿一样东西……
  大和尚不相信,善意地笑道:“施主当真会开玩笑,君宝真人都死了几百年了,你如何能够碰得见?”
  屈胖三有点儿羞恼了,说我在跟你说真话,你觉得我在胡说八道?
  大和尚依旧好脾气,笑眯眯地说道:“两位修行不易,咱们何必动气?我还是那句话,两位将东西给留下,我让你们离开,如何?”
  屈胖三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说道:“你觉得,你铁定能赢我?”
  大和尚一愣,不由得笑了,说施主觉得你能赢了贫僧?
  屈胖三说素闻达摩洞中修行的僧人,日夜沐浴在释迦摩尼的舍利子佛光之下,脱胎换骨,一日千里,是中原禅宗最厉害的一脉,金字招牌来着,我想问一句,大和尚你在达摩洞中,名列第几?

  大和尚单手作揖,谦虚地说道:“达摩洞中,修为高出我的人无数,我只不过是比较好动,故而自告奋勇罢了。”
  屈胖三说不装波伊你能死么?我问你排第几,不是打探你达摩洞的虚实,而是想跟你说,我懒得跟你们这帮打嘴炮的家伙啰嗦太多,现在的情况,是我想走,你想要留下我,大家扯来扯去,最后不过就是按照江湖规矩,谁的拳头大,谁说了算,既如此,别麻烦,让你们这儿最厉害的那人出来,跟我交手就行了。
  听到这话儿,大和尚脸上的笑容终于收敛起来。
  他眯着眼睛,太阳穴微微晃动,仿佛在与某人沟通交流一般,几秒钟之后,他双手合十,然后说道:“贫僧释永义,我可以代表达摩洞,与施主交手,若是施主胜了,你们自可离开,而若是贫僧侥幸胜了,两位还请将东西给留下来,如何?”
  屈胖三点头,说这不就结了?想要张三丰的东西,你们就说,何必扭扭捏捏?整那一套乱七八糟的说辞干嘛?
  他这话儿弄得人大和尚挺尴尬的,苦笑着说道:“施主,您、您这话儿,实在是有点……”
  屈胖三挥了挥手,说别往自己头上戴帽子,行吧,我们是现在开始,还是?
  大和尚双手合十,说两位是一起上,还是一个一个来?
  屈胖三气得直吐口水,说想什么呢你?你还真的想要一打二?你以为你是谁?王红旗么?一个人,就我一个人,跟你打,要是两个人揍你,一点儿悬念都没有,回头了你们还委屈,说我们欺负人,然后耍赖怎么办?
  他这话儿说得大和尚一脸无语,饶他这么一个修行多年的得道高僧,愣是憋了半天没憋住,忍不住反击道:“我跟你一小孩儿打架,也嫌丢人……”

  屈胖三哈哈大笑,说对嘛,有情绪就发泄出来,装什么岳不群呢?
  大和尚一脸懵逼,说岳不群是谁?
  屈胖三挥了挥手,说这个小破地方,腾个身都不方便,你要是不介意,我们上去再比斗——你放心,我不会跑的,人无信不立,对不对?再说了,你能闯到这儿来,指不定还有多少师兄弟和下面的小和尚们,落到了那重重法阵之中,要万一有一两个来不及救出来,挂掉了,要算到我头上来,那可怎么办?
  他这话儿说出,大和尚沉思了几秒钟,终究还是点了头。
  我们达成协议,开始往回走。

  结果回来的路上,还真的碰到了十来个和尚,打扮和这位释永义差不多,但修为和定力终究还是有所差距,有的陷入了迷幻阵之中,有的则落入了迷宫里面。
  对于这些,屈胖三倒也是会做顺水人情,将那些人挨个儿救了出来,一套下来行云流水,让人挑不出半点错来。
  一开始的时候,释永义等人脸色还有一些不好,但到了后来,都露出了敬意。
  他们也能够感觉得出来,我们过这儿来,并不是要挑事儿的。

  进得快,出得慢,磨磨蹭蹭小半天,我们终于出了那缝隙,来到了地面上,而这个时候,外面已经是灯火通明,围了一两百人在这儿。
  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剃着光头的僧人,而还有一部分,则是作了俗家打扮的人,却也夹杂其间。
  瞧见跟前围着这么多的人,屈胖三微微眯了一下眼睛。
  他并不是很喜欢这样的情况。
  因为这很容易暴露出我们的身份,毕竟像他这么大的少年郎,又如此厉害的,整个修行界都为数不多,很容易让人产生联想的。
  只不过这事儿既然答应了人家,他也不可能反悔,所以也没有多说什么。
  释永义显然有千里传音之类的手段,我们这一大群人刚刚钻出来,外面的擂台都已经摆好了,是一个简陋的法阵,有四个老态龙钟的老和尚分立四周,站住阵脚,让人无法随意脱离其间。
  我们一出来,就给请到了场中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