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嫂子咬牙摸进了我的房间》
第188节

作者: 不窝囊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是四五亩的玉米,长势又好,掰过玉米,要是用镰刀割倒杆子,一个人,估计也得七八天,玉米秆里藏着不少蚊虫,咬的很啊,而且还要掰玉米,刨地,要是人工,种上麦子估计快下大雪了。
  而且还要掰开玉米粒,真的太累了,这还是秋收,天气不太热,要是赶上五月收麦子,
  四五亩的麦子,堆到一起,足足像座小山儿,麦杆子塞进去脱粒机,狼烟四起,呛得人都没法呼吸,难受的很,而且天还无比的炎热,那才是真的受罪。并且还要找人帮忙才行,打麦场可不是闹着玩呢。
  现在有了联合收割机,根本不用镰刀,也不用那种脱粒机,悠闲地带着些袋子,等着收割机过来,看着就行了,收割完毕,只等着装麦粒就行了,轻松自在,也就一个多小时而已。
  我被三舅要求,必须带一天队伍,结果,我开着小车带着收秋队,直接来到镇西面的马家村,他们村旱地多,玉米熟的早。
  给村长买了两盒烟,在大喇叭上广播了一通,结果,村里热闹起来。

  “她婶儿,我今年准备用收割机,你呢?”
  “我觉得联合收割机太贵,一亩地六十多呢,不想用那个。”
  “你呀,我可是算了一下,联合收割机省工省时,一亩地也就多花了二十多,自己掰玉米,太累了,而且太脏,要找别人帮忙,要是多买几箱酒,那可就不划算了。”
  “对呀,还要买吃的喝的,我怎么就没想到,我也用联合机器,那也不用我兄弟来了,也省的他整天说自己这儿痒那儿酸的。”
  “那还等什么?去大队报名排队,人家的机器都开到咱们大队去了,听说那些机器是镇东街道办主任王磊买的,你是不是和他家亲戚?”
  “啊,我说你咋来找我?原来你来找我走后门儿,……”

  我可忙坏了,被一群小媳妇围着,身上都快被摸遍了,被抓的最多的就是后面的pp,当然下面也没少被摸,裤子那个高啊!男人不在家,泼辣的小媳妇可算能感受一下了。
  最后,我的裤子差点报销,真的是受不了的热情,挤出人群,三舅站在旁边,笑着说:“大老板,很享受吧?”
  “三舅,哪有你这种舅舅?故意看我笑话,以后,我再也不来了。”我嘴里说着,可心里想刚才的剌激,真的好过瘾啊。
  开车回到家,忙换了套衣服,洗了个澡,脑子里闪现出,那个穿蓝格子衣服的女人,居然一把就让我的裤子馋了,要不是那么多人,我真想上去把她按在身下,这女人简直太狠了,抓的那么的用力,还那么的到位。
  到了晚上,我偷偷出来,准备骑摩托去问问三舅,收秋的情况,我刚推着摩托走出家门,就被人喊住了:“磊子,我可等到你了。”
  清亮的声音,让我一下就停住了脚步,回头看去。一个苗条的女人走了过来,居然是张能的老婆,看着那扭动的大臀,我心里一阵乱想。
  我笑着说:“三婶儿,你怎么来了?”
  被我压在身下,折腾过的小女人,张能的小媳妇,走过来,带着一股香风,轻声说:“磊子,婶儿想求你个事。”
  “什么事?说吧。”我小声地说,左右看看,恐怕被别人看见,不会帮张能说账本的事吧?那可不能答应。
  “去那边吧,这里不方便,别人看到,会说闲话的。”张能的媳妇说着,转身走向不远处的一个光线很暗的拐角。
  从那个拐角过去,就是我家的后面,一个小广场,老年人活动场地,张大成还准备让人来跳广场舞呢,现在秋收时期,商铺大多夜里早关门了,后面黑的很。
  我跟着小女人走了过去,来到了那片空地上,我笑着说:“三婶儿,你找我什么事?还搞的这么神秘。”
  小媳妇低声说:“磊子,你可不能记仇啊,你三叔以前不对,你就原谅他吧,他那个猪脑子,都是听他二哥的,婶儿,知道你是好人,上次要不是你帮忙,他早被人家抓走了,我本想让他找你道歉,他就是抹不开这个面子。”
  “呵呵,事情都过去了,算了,我不记仇,就这事?”

  “不,我娘家那四五亩玉米,还没收呢,你三舅不肯给收,说我们家欺负过你,磊子,你也知道婶儿还带着一个孩子,干不了活,张能前天切菜把手切伤了,你就可怜可怜……”
  小媳妇说着就走了过来,抱住我,用那饱满的柔轮,在我身上磨蹭着,细细地说:“磊子,你再给我一次,可要帮帮婶儿。”
  我的心火慢慢燃烧起来了,上午被那些女人乱抓,本来就隐藏着心火,莉姐和三舅看着收秋队,不回家。
  我的大手从后面,就摸到了那翘起来的,还慢慢地绕了下去。
  “磊子,你快些,婶儿受不了了。”小媳妇低声说着,大手主动地摸向我的腰间。
  我不再等待了,说:“你先把裤子脱下来,扶着这个双杠。”
  张能媳妇真的很听话,站在夜风里,就把自己裤子真的解开,不过,却因为冷,没敢推下去。

  虽然光线暗淡,但我还是能看白白的身子,心里一阵的激动,张能你可不能怪我,
  伸手把张能媳妇拉过来,抱进怀里,大手急不可待。
  小媳妇紧紧地按住那只使坏的大手,低声说:“别,别,人家会受不了的,咱们直接来吧。”
  我坏笑着使坏,小媳妇轮轮地倒在我的怀里。好一阵,我才把自己的裤子脱掉,这里虽是很黑,可还紧挨着人家,小媳妇不敢乱叫,就像上次在她家那样,用小手捂住了小嘴,任凭我折腾,最后,全身颤抖着还是叫了出来。
  我送走张能的媳妇,看着人家步履蹒跚,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心说:“唉,下次搞的时候,少用点劲。”我不知不觉中,越来越无耻了。

  我站起来,觉得神清气爽,一点疲惫都没有,刚才从家里出来时的郁闷一扫而光,兴奋地跳了一下,也觉得腿上充满了力量,心说:“难道我是当皇帝的命?女人越多身体越好?管他呢,赶紧找三舅说说。”
  我骑着摩托,听着机器的声音,就找了过去,看来机器还在运转,估计又挣了不少钱。
  “磊子,真的是你?”居然有人认出了我,我好像在镇西马家村,没什么熟人。
  那人站在玉米地旁边,我看不清,听说话倒是有些耳熟,不由得说:“嗯,我是王磊?你是?”
  “我是你嫂子,张娟儿不在家,你就不认我了?”那女人说着就走了过来。
  来到近前,我才看清,不由得皱皱眉,这女人可是出了名的泼辣,正是张娟的堂嫂吴艳,她怎么会在这个村?好像她娘家不是这个村的。吴艳刚过来,又有位女子也走了过来。
  “磊子,你真是的,我本以为你回来,虽知道你三舅来了,你跑哪儿去了?让我等了你一天。”
  吴艳说着,还伸手抓住我的摩托把,好像我和她很熟一般。
  我笑笑说:“嫂子,这里有你家的地?大半夜里你还不回家,难道还要看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