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96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依然说:“不知道为什么,亲手将他埋葬的滋味并不是那么好受,我不止一次的想到他死,可是现在知道他要倒霉,我竟然不那么的恨他了。”
  我说:“可以理解,他毕竟是你的父亲。”
  李依然说:“可是,他做的那些事,我不想承认他是我父亲,甚至他都不应该是人。”
  我说:“言重了。”
  李依然说:“不,我没有,我看到他的那个黑本子,有关地下的事情也是我从哪里了解的,李国明绝对完蛋了,董宁,我们之间有特殊的感应,所以,你可以当我的亲人吗?”
  我心里一声叹息。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就算在怎么恨,都改变不了血脉相传,预见到李国明的结果,李依然心有戚戚焉,所以,她才想靠着我取暖吧,因为她需要一个情感的寄托,恰好,我在。
  说起来,我们的相遇是最合适的时间。
  无关风花雪月,虽然李依然惊人为天。可最开始并不是一个浪漫的故事,我被戴绿帽,她痛失爱母,共同的敌人,李国明。
  就这样,渐渐的,信任慢慢加深。
  似乎我和白子惠也是这样,不同的是白子惠因为家族的关系,无人可信,又恰巧被我所救,像是种下了一颗种子,生根发芽。茁壮成长。
  人与人之间的缘分,真是妙不可言。
  眼前的小美女,脆弱,敏感,多种感情混合在一起。

  除了对了我依恋,对李国明的失望,对亲情缺失的空虚,还有对那些女人愧疚。
  人不是黑洞,可以吸收宇宙垃圾,同样,多种情感混杂在一起,会出问题,电脑处理多线程都容易死机呢,何况是人。
  小美女现在就处在这种状况之中,她要崩溃了。
  我看着她漂亮的眼睛,现在正微微的颤抖着,眼皮低垂,快要痛哭的前兆,嘴巴也拱着,看得出小美女正在极力控制,这一副样子,真是我见犹怜。
  我什么也没说。
  说我是亲人便能安了小美女的心吗?
  不能。
  小美女现在不是想找个亲人,而是她在怨恨,她怨李国明并没有成为她心中的那个父亲,怨李国明成为一个混蛋。
  双臂张开,抱住,小美女的头靠在我的肩膀,她没有一丝的抵抗,很顺从,头发散开,发丝很调皮,深入我的脖子中,有些痒意。
  小美女身子不住的耸动,呜呜呜的哭声在我耳边萦绕。
  哭吧,哭出来就好了。
  小美女哭了很久,哭的我衣服都湿透了,她吐出来的哈气把肩头焐热了,还有鼻涕,蹭的我身上都是,我并没有觉得恶心。
  这点我觉得还好,但是更夸张的我无法接受了。
  最近网上有新闻,美女出售自己新鲜粪便。客户反馈说好吃,这样的我实在接受不能。

  哭到激动处,小美女紧紧的抱住我,好像我是一只一米八的玩具熊,给了小美女无穷的温暖。
  哭声终于停下了,小美女松开了我。她的头发乱了,我伸手替她整理了一下,小美女眼睛哭得红红的肿肿的,她突然噗嗤一笑,说:“董宁,我都有点不像我了。”
  我说:“睡一觉吧,睡一觉就好了。”
  小美女站了起来,说:“好。”
  我把小美女送到了齐语兰家,我从来没有进去过,现在也是如此,一个单身女人的房间,我一个男人进去不妥当。这是其一,其二是主人不在家,多多少少注意些,人,不要给别人添麻烦,做一些让人心里不舒服的事。

  齐语兰叮嘱过新的被单褥子在哪,只要铺上就可以睡了,我已经告诉小美女李依然了。
  小美女轻轻的抱了我一下,走进了屋,我关上了门。
  回到自己房间,我换了衣服,洗了一把脸,今天,我很辛苦也很累,可是却全无睡意,关山这颗棋子撬动,将会引起连锁反应,在局中的李国明到底会做出什么反应?曾茂才接下来还有什么后招。会不会是一连串的组合拳,精神病院的罪恶勾当会不会成为压垮李国明的最后一根稻草,一切,未知,时间来解答。
  睡了大概五个小时,我起来,大概快七点了,快速洗漱了一番,我出门买早点,不知道齐语兰昨天回来没有。
  刚打开门,看到齐语兰穿着一套运动服,手里拿着早餐,站在自己的门前掏钥匙,看到了,齐语兰笑笑,“董宁,真是巧了,我刚买完早点,正要叫你过来吃呢。”

  我看她手里面的袋子,买的东西真是不少。
  齐语兰催促道:“快,现在还热乎,一会就凉了。”
  我锁了门,来到了齐语兰的家,她已经把豆浆都倒在被子里。油条对半切了一下,方便吃,还有三个煎饼果子,和一笼屉小笼包。
  够丰盛的。
  我坐下,问道:“齐警官,你昨天什么时候回来的。”
  齐语兰想了想。说:“五点多吧。”
  我注意到齐语兰的眼睛里都是红血丝,我说:“齐警官,你才睡一个多小时啊!实在太辛苦了。”
  齐语兰笑笑说:“这对丨警丨察来说,尤其是第一线的丨警丨察,是常事,案子不能不查,放在那里,不仅局里面有压力,个人也会有压力的。”
  齐语兰把豆浆递给了我,我问道:“那些女人...”
  齐语兰说:“放心,已经妥善安排好了,这件事还需要深挖。省厅下的指使,不管什么大人物,一抓到底。”
  这事搞大了啊,不过也在情理之中,齐语兰的父亲便很有身份,看齐语兰又跟李国明不对付。没准是站队问题。
  这样更好。

  齐语兰又把李依然叫了起来,我们一起吃了早饭,吃完后齐语兰去上班,她说她有很多事情要做,精神病院的事在慢慢发酵,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我也是个闲人。便在齐语兰家陪着小美女,以防意外,这个时间,李国明应该都知道了,齐语兰说精神病院已经被封锁了,所以他一定焦头烂额。
  陪着小美女看电影,是喜剧,票房很高口碑很好,小美女笑得很大声,可我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
  上午有两个电话,一个是白子惠。一个是曾茂才。
  白子惠关心我怎么样,毕竟我现在是被注射过丨毒丨品的男人,还好我并没有瘾,可能之前的春药破坏了我的快感神经,这没有科学依据,就是我自己瞎想的。
  关于那些涉及到黑暗的事我没有告诉白子惠。她现在的事情很多,公司走上正轨,她天天加班到深夜。
  我告诉白子惠我没事,并问她什么时候需要我回去,白子惠让我安心养着,暂时不需要,她说我是她的王牌,在谈判桌上能起决定性作用,白子惠怕用多了我会不灵。
  王牌。

  我喜欢这个形容词。
  日期:2016-12-06 06: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