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94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比如泡妞,目的是泡到,最低需求是微信加个好友,时常保持联系,最低需求满足了,又会有下一阶段的需求,加个好友,答应约会,牵个小手,亲个小嘴,滚滚床单。
  我们现在的目的就是救那些女人出去,其他的,管它洪水滔天。都跟我们没关系。
  不过说实话,小美女的想法有些天真,这些女人这的能跑得掉吗?真的能被安全的送回家吗?
  毕竟大人物们手眼通天,还有数只忠犬,凶得很。
  算了,不想了,走一步算一步。
  有些事情明知道不可为,但也要做。
  推开一扇门,有锁,从桌子上拿了钥匙,找到对应的钥匙,打开,屋里面的床上坐着一个女人,她穿着真丝的睡衣,盖着一条薄被,看材质一定极好,想来也是,这是大人物享乐的场所,穿着破破烂烂的坏了兴致。
  女人正在看电视,想必这是她唯一的娱乐项目,电视里正在播放韩剧,很火的那个,女人看的很入神,估计房间里隔音特好,刚才外边的声音都没影响到她,大人物们都很注重隐私,不希望激昂的声音传到隔壁去。
  门打开后,女人转过了头,看我们,她的皮肤很好,很白,很有光泽,年纪二十多岁,身子稍稍有点胖,体态还是不错的,模样也周正,不是那种网红脸,下巴能戳死人的那种。
  看到我们,女人很惊异,她下了床,身高一米六吧,赤着脚踩在地毯上,屋子很有格调,估计是精心设计的,家具偏美式。
  “你们三个...一起?”

  女人有些犹豫的说,很快她又说道:“抱歉,我没接待过女客,也没遇到你们这样年轻的。”
  这个女人各个方面状态都不错,但除了眼神,很没有神采,是认命了那种,从薇儿眼中我看过类似的,无神,像死了一样,行尸走肉一般,只不过这个女人没有薇儿那么严重。
  看着让人心疼,之前应该也是好人家的女孩,本来人生轨迹正常,现在被人为改变,让人无限唏嘘。
  女人走到了衣柜处,她拉开,满满一排衣服,全部是不正经的。过分暴露,过分性感,有的甚至不堪入目,只能用布条来形容。

  “喜欢哪一件,我换。”
  女人毫无生气的说,没有任何的反抗。
  我觉得她并不是天生如此,没有人是逆来顺受的。一定经过管教,才致使她变成这个样子。
  李依然走到女人面前,问:“你叫什么?”
  女人说:“爱丽丝。”
  好洋气的名字,大人物喜欢外国货?怎么不抢几个外国女人,听说乌克兰美女特别漂亮。
  李依然说:“我问的是你的真名。”
  女人身子一颤,似乎想起某些不好的回忆,她簌簌发抖,眼神更加温顺的说:“我...我忘了。”
  李依然说:“别怕,我们是来救你的。”
  女人好像更害怕了,她激动的说:“我真的忘了,我不想走,在这里呆的挺好的,我喜欢这种生活。”
  女人的好像匕首,刺入身体。白刀子入,红刀子出,现实,血淋淋的,好残酷。
  不用多说,已经知道,这个女人被骗过,有人装作救她,把她给坑了,她一定受到了很严重的惩罚,以至于现在这个样子。
  我看的出来,李依然和齐语兰都非常的愤怒,不过两个人表现的不一样,齐语兰是更加的克制,她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异常的冷静,不过目光有杀气,好像要杀人,李依然则不同,她更加的外放,身子抖个不停。
  “我们真的是来救你的。不骗你,你现在就跟我们走。”
  女人拼命的摇着头,说:“我不走,我不跟你们走。”
  齐语兰说:“我不知道现在该如何让你相信,我是丨警丨察,但我知道你现在应该不相信丨警丨察了,你应该见过很多大人物,他们表面光鲜,实际道貌岸然,我理解你的苦衷,你害怕又一次被骗,所以,我现在命令你,假设这是一场逃亡,你现在穿好衣服,带上你需要带的物品,到大厅去,等我们解救其他的人,一起走。”
  女人这时候有点相信了,她说:“你们真的要救我?”

  齐语兰说:“这个不重要,你先跟我们走,快一点,还有其他人在等着。”
  女人麻利的去穿衣服,可是这屋里哪有遮住她身体的衣服,全部是展现她身体的衣服,还好有浴袍,有睡衣。
  我们开始加快速度,虽说外边的两个人已经被控制。李国明又被关山的事牵扯,但谁也不能保证不出意外。
  一个个女人被放了出来,她们如出一辙,最开始都是不相信,到了大客厅,看到其他的女人,看到被铐住的两个人,她们有些相信了。

  一共七个女人,她们穿得一个个够艳的,脚上无一例外都是高跟鞋,在这里,是男权的极致,女人只是为男人服务的存在,高跟鞋能增加诱惑,所以存在。
  “还有吗?”齐语兰问。
  有个女人激动的说:“有,有,还有两个人在楼下,她们受伤了。”
  大人物常会做出出格的事,便会把女人弄伤,有些遍体鳞伤的只能在楼下,等专门的医生来救治。不过也有一些,熬不过去,就此香消玉损。
  我们赶快下到负二层,找了几个房间都没人,最后,在靠里面的房间找到了,其中一个身上十多道伤痕。被皮鞭抽的,涂了药,现在恢复的还行,我没进去,就在外边等着,她身上没穿,她脸色不太好。可能营养跟不上,还有心里创伤,另外一个可惜了,可能对生无望,自杀了。
  我心里浮现出来四个字,人间悲剧。
  那些获救的女人比我们更黯然,她们因为相似经历感同身受,有的控制不住失声痛哭,有的不禁失声尖叫。
  齐语兰拿出了手机,拍起照片来,她的举动引起这些女人的不满。
  “你在干什么!”
  “能不能对死者尊重一下。”

  “疯子!冷血!”
  各种语言,越演越烈,似乎她们所受的委屈找到了宣泄口,都转移到了齐语兰的身上。
  齐语兰说:“安静!”
  这些女人立马闭上了嘴巴。
  齐语兰严肃的时候也挺吓人的,她有官威,“你们这么吵还想不想逃跑了,是想把人引下来对不对。”
  有人小声的说不说。
  其实,没有齐语兰说的那么夸张,这下边的隔音很好,那些保安打牌打的入迷了,就算听到一些异响他们也不在意,他们会以为下边在玩什么新花样。
  齐语兰见这些人都安静下来,说:“我尊重的方式跟你们不一样,我要替她讨个公道,照片便是有力的证据,我不仅仅拍她,我还要把这里都拍下来,我想你们心里也恨这里。恨不得毁灭这里,所以,我做这些事,我无法保证别的地方不会出现类似的地方,但是这里,一定要毁掉。”
  齐语兰的决心,换起那些女人眼中的希望,似乎,报复是她们活下去的动力。
  又上了一层,齐语兰去各个房间都拍了几张,我也帮了忙,还把房间里的衣服,设施,某种让我瞠目结舌的玩具都拍了个遍。
  那边,李依然从两个看守的身上搜出来车钥匙和电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