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160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果然是“阎王好见,小鬼难缠”,刚才那胖瘦和尚上来就说“此山是我开,此路是我栽”,而他们喊来的这帮手,却是十分明晓事理,上来就开始盘道。
  他这是在避免不必要的冲突,这才是老成持重的态度,只不过我和屈胖三现在的情况特殊——在经历过了西园寺一郎的伏击事件之后,我们轻易是不会再透露行踪的,免得被有心人盯上,再给我们来一次。
  现如今的我们是三十三国王团和三十四层剑主的眼中钉、肉中刺,所以不管干什么,都得藏着掖着,绝对不能暴露身份。
  既然如此,那就只有避开对方的正面质询了,就在此时,屈胖三从崆峒石中摸出了那青云图来,往前一扔,图上立刻有金光浮动,过了没几秒钟,却有一道光华落在了桥上来,他冲我招招手,然后说道:“走!”
  两人按照光华指引,一步不差地过了桥,前方突然间就出现了一个迷宫来,七八个的入口,到处都是黑乎乎的,迷雾缠绕。
  而回过头来,我只能够隐约瞧见一些景象。
  刚才我们站立的地方,已经出现了一个赤裸上身、浑身闪烁着金光的中年僧人,对方的眉头很长,几乎垂落到了嘴角边缘,脑袋上的戒疤很大,而且形状奇怪,如同眼球一般,最古怪的,是戒疤好像是活的一般,居然不断转动。
  我转头过去的一瞬间,正好就与那金光闪闪的中年僧人对上了眼。
  我之前站在桥那头的时候,因为迷雾笼罩,并没有瞧得见这边的情况,按道理说,那僧人应该也瞧不见我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当我的注意力被对方那活着一般的戒疤吸引时,中年僧人仿佛也感知到了我一般。
  那僧人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居然朝着我这边遥遥施了一礼,表达了善意。

  我几乎想要下意识地跟人打招呼,却给屈胖三猛然一拽,在我耳边低声说道:“你脑子进水了啊?不要看他,不然就给引入人家的禅境之中去了,到时候你估计就被人降服,成了别人的马仔!”
  啊?
  屈胖三的发音很是古怪,如同咒诀一般,在我的脑海里陡然炸起,让我一下子回过神来,下意识地摇了摇头,发现前方的图像全然不见,又化作一片虚无。
  好强的精神感应。
  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而屈胖三也变得严肃起来,说达摩洞中,真的有高手,别胡思乱想了,跟着我走,别掉队,不然让人捉住了,就算不打死你,也真的有够丢脸的……
  屈胖三的话激起了我的好强心来,没有再左顾右盼,而是跟着他往前走。
  有了青云图在手,屈胖三破阵的速度变得更快了,那玩意十分实用,将其一抛,上面自然就有法阵运转,对于跟前的东西进行破解,而屈胖三此刻也是全神贯注,手指不断地掐弄着,口中念念有词,各种术语不断冒出。
  在屈胖三的勘破之下,我们朝着左边第三条洞口走去,前方一阵迷雾,每一步都感觉如在云端,屈胖三走得却是很坚决。
  如此又走了几分钟,突然间前方有光亮传来,我们快步走去,结果前面景色一边,竟然有十来个身披绫罗长衫的美丽女子,和着歌儿,香风阵阵,朝着我们这般轻盈走来……
  啊?

  瞧见这让人诧异的一幕,屈胖三不为所动,冷哼一声,说“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君宝真人,你还是小看我了,真以为这些红粉骷髅,能够让我俯首跪舔?
  说罢,他对我说道:“陆言,红粉骷髅而已,目不斜视,心无杂念,跟着我走。”
  他说罢,缓步往前,对于这些热情而洋溢着青春气息的少女不管不顾,径直往前走去,而我在后面跟随。
  尽管没有刻意去打量,我也能够瞧得见这些女子每一个都国色天香,妩媚入骨,在我们往前又走了几步之后,有极富异域风情的音乐响起,少女们舞动起了曼妙的舞步来,有的面部表情丰富,口吐如兰,湿滑柔软的舌头在红唇之中舔舐,有的甚至在我耳朵边吹着温热的气息,搔首弄姿,一切都如同真实一般。
  然而我却知晓,这些都不过是幻象而已。
  幻术配合法阵,运用到了极致,就是这样宛如真实一般的情况。
  我遵照着屈胖三的话语,在他身后,亦步亦趋地走着,对于此刻这种身陷女儿国、温柔乡的情况,毫不在意。
  事实上,对于一个血气方刚的男子来说,这样的挑战,其实是很煎熬的,毕竟对于许多男人来说,这样的情形,简直就是终极梦想。
  不过就我而言,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这世界上的女子,有一个虫虫,我便已足够,如我这般的男人,能够获得虫虫的倾心,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了,如何敢三心二意,就连那逢场作戏,都是对于虫虫与我之间感情的侮辱。
  想明白了这一点,我那激荡不休的心情,也终究是波澜不惊。
  两人往前,走了百米,那些女子声声哀怨,“相公”、“负心汉”、“官人”之类的话语不绝于耳,最终还是没有能够挽留住我们,终究停住了脚步。
  前方一处岔道过去,那些女子不再跟随,屈胖三有些意外地回过头来,看着我,说你怎么做到的?

  我说啊?
  屈胖三说少装蒜,那些女的风*入骨,是个男人都难免忍不住心动,我若不是年纪还小,发育不完全,估计都忍不住,你居然连一点儿生理反应都没有,什么情况?不行了?
  我呸了他一口唾沫,说滚,老子是真爱至上,路边的野花绝对不采好吧?
  屈胖三说看不出来,你对虫虫嫂子,还是蛮忠心耿耿的嘛。
  我说那是当然。
  屈胖三摇头,说无趣,无趣,一个男人,倘若连这点儿小心思都没有了,这辈子也就完了。

  我阴笑,说行,你等着,回头我就把这话儿说给朵朵听去。
  听到这话儿,屈胖三脸色一变,顿时就认了怂,赶忙跟我说好话,求我不要把这事儿说出去,至少别跟朵朵说——那小萝莉,他还打算慢慢养着,以后当正宫娘娘呢……
  两人经历考验,心情放松一些,然后屈胖三说道:“以张三丰那老顽童的尿性,除了美女关之外,后面肯定好友好几场的考验,你可得稳住了,记住一点——一切皆是幻想,都当不得真的。”
  我点头,说好。

  两人继续前行,固然又有幻境出现,堆成小山的金锭、银锭、珍珠宝玉、翡翠钻石,还有无数大额的银票子,这些玩意儿堆叠在一起,有的是用大宝箱层层累积,有的则是直接堆成小山,将整个空间都映衬得辉煌明亮,珠光宝气的样子,让人看花了眼睛。
  只不过屈胖三之前有过吩咐,我不敢多瞧,小心翼翼地往前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