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89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办公楼外坐着一个女人,女人身旁是一个小男孩,男孩倚靠在女人身上,女人和男孩身下垫着一片深蓝色破布。在二人身旁,站在两名保安,还有一名信访局人员,看样子正在给女人做思想工作。
  女人盘腿坐着,面前地上摆着一条白布,白布上一个褐红色的大“冤”字非常醒目,“冤”字旁边是八个黑色字体:我儿冤死,青天做主。女人现在没有说话,而是微垂着头,脸色清瘦,眼角有很深的皱纹,脸颊也有皱纹,头发白的多黑的少。女人的衣服看着很破旧,上身是一件深素色衬衫,腿上是一条深灰色裤子,脚上穿着黑色布鞋。
  女人和男孩所住位置,头顶有雨搭,太阳不能直接照到,而且他俩所处位置三面透风,应该不是特别热。不过成康六月份的温度是很高的,若是再过一会也会挺热的。
  四顾一下,楚天齐又向前走了两步,来到玻璃门旁,以便看清外面情形,并能听到声音。
  尽管不是很高,但外面的声音还是传进了楚天齐耳朵:
  信访人员:“你老是这么坐着也不是个事,有什么事可以去找企业,毕竟是你们之间的事。这里是政府,你老是堵在门口,不但影响政府办公,对政府名声也不好。”

  女人:“他们就是土匪,害死我儿,又打伤我老头,我哪敢找他们?我怕被他们打死。请青天大老爷给我做主。”
  信访人员:“如果你觉得自己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胁,完全可以报警,请丨警丨察出面处理的。”
  女人:“丨警丨察?他们会管我?他们早被收买了,不过就是帮虎吃食,合着伙欺负我这老婆子。”
  信访人员:“你不要一杆子打翻一船人,丨警丨察绝对会保证你的人身安全。要不这样,我帮你找丨警丨察,让他们保护你,你再去找企业评理。”
  女人:“你有这好心?我看你是想支走我,你们这些人全是这个办法,只要把我糊弄走就行。丨警丨察根本也不管事,昨天不照样是吓唬我?我是看透了。我就找这里边的大官,就让大官给我做主。”
  信访人员:“市领导都有很多大事要忙,你说的这事,下面部门人就能帮你协调。”
  女人:“你意思我这是小事?我记得哪个当大官的说过,群众事无小事,你们就是这么骗人,这么不听上面大官的话?”
  信访人员:“你这人怎么这样?油盐不进的。”
  女人:“不见大官我就不走。”
  信访人员:“你要是这样的话,我就让保安把你弄走了。”
  “好啊,你终于说实话了。”女人忽然右手一拄地,很麻利的站了起来,“你们当官的也要打人吗?给你打,给你打。”说着话,女人向对方撞去。
  “你,你这人怎么这样?”信访人员显然没防住这一手,被对方连撞两下,险些摔倒。

  “你要干什么?”两名保安走上前来,但也仅是咋呼,并没敢动这个女人。
  “打群架、欺负人是不是?”女人忽然又坐到地上,手刨脚蹬起来,“打人了,打人了。”
  听着女人刚才这番说辞,以及忽然采取的动作,楚天齐总感觉对方少了农村人的质朴,反而多了小市民的刁蛮。他也看出来了,这个女人势必要见到领导,否则是不会走了。就这样的人,即使丨警丨察来了,也没什么特效办法,总不能抓走吧?再说了,还有一个几岁的孩子,怎么弄?
  想到这里,楚天齐离开门口,走到一边,一个电话拨了出去:“曹局长,你来一趟市政府,是这么回事,张二壮的母亲和儿子到政府静坐上丨访丨来了,你……”
  下午两点多,楚天齐刚从卧室出来,到办公室坐定,曹金海就来了。
  看到对方脸色,楚天齐就猜出了来意,但还是问道:“怎么样?谈妥了吧?”
  曹金海无奈一笑:“市长,我是没办法了,那个老太太太厉害,能讲理就讲,讲不了的就搅,实在不行就耍赖。她反正就一个原则,要么让昊方公司负全责,要么就在市政府耗着。从上午将近十点开始,到现在都四个小时多了,除了中午吃泡面外,其余时间几乎都在和她讲,可她根本就是油盐不进。”
  果然不出所料。上午让曹金海去谈,楚天齐就没抱太大希望,也就是让曹金海去探探虚实,也消磨一下老太太的锐气。现在看来,老太太锐气没减,倒是曹金海一点士气都没有了。
  楚天齐也一笑:“不就几个小时吗,怎么成霜打的茄子了?具体说说谈的过程,说的详细点,越详细越好。”
  “好的。”曹金海略微沉吟一会儿,讲说起来,“上午九点多……”
  政府楼第五会议室。
  椭圆形会议桌,四周围坐着六个人,这六人没有坐到一起,而是分成两拨,靠北一拨三人,靠南一拨三人;北边三人中,有一人正是刚刚返回的曹金海,另有两个三十来岁留平头的男人,两人都穿着白半袖、藏青色长裤,一副公务人员装扮;南边三人是一名老年妇女、一名儿童、一名中年男人,老年妇女和儿童正是上午静坐的一老一小,那名中年人刚才并未出现在静坐现场。
  看了看腕上手表,老年妇女嚷道:“都三*点多了,怎么还不来人?你刚回来不是说快了吗?是不是就准备这么耗着我们?好啊,那咱们就耗着,看谁能耗过谁。”
  曹金海道:“再等等,领导正有事呢。”
  “能有什么事?还不是不想见我们?”老年妇女声音很冲,“一群骗子。”
  正这时,屋门一响,一个人走进屋子,挨着曹金海旁边坐了下去。
  看到来人,老年妇女嚷道:“这就是你们领导?”
  曹金海回答:“是领导。不过不是和你们谈的领导,这是政府办陈主任。”
  “咚咚咚”,一阵脚步声响起。
  众人甩脸看向门口,一个男人走进屋子,坐到了瘦公务员旁边,这个人是昊方地产成康项目部经理曹阳。

  随着曹阳的到来,屋内气氛紧张了好多。并不是曹阳要制造紧张气氛,而是那名老年妇女满眼喷火,显得义愤填膺。
  所有人一会看看手表,一会儿又看向门口,二十多分钟又过去了。
  “到底来不来人?马上就四点了,要是就这么耗着的话,那四点的时候,我就直接去找你们最大的官。谁也别拦着,要是拦着的话,我就跳楼,到时也得拉你们一两个垫背,给我偿命。”老年妇女显得很不耐烦,却也很有恃无恐。
  “咚咚咚”,脚步声传来,一个高挑的年轻人走进屋子,径直来在会议桌旁,坐到了两拨人中间空出的位置上。
  “你又是什么主任,到底你们领导什么时候来?”老年妇女冲着来人道。
  曹金海接了话:“这是市政府楚副市长。”
  日期:2017-11-22 06:2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