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891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见对方停下来,楚天齐迟疑片刻,忽然问:“不是跟着来了个律师吗?律师在哪?”
  曹金海说:“律师就在项目部待了一小会儿,后来说是出去打印材料了,张父撞头以及之后的事,律师都没在现场。”
  “你这些都是听曹阳说的?”楚天齐又问了一句。
  曹金海点点头:“是。”
  楚天吩咐道:“你这样,派人了解一下,看看到底是不是如曹阳所说,也注意一下有无其它情况。”
  “好的。”曹金海站起了身。
  “等等。”楚天齐叫住对方,然后又说,“对了,张二壮父母言说补偿不公,具体是怎么说的?”
  曹金海忙道:“他们说……”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曹金海的话。

  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按下接听键。
  手机里立刻传来一个声音:“楚市长,跟您汇报一件事,我实在是冤呀,张二壮父母……”
  楚天齐打断对方:“曹经理,现在说其它的没用,老两口是因为儿子的事来的,是来找你们项目部。你不论想什么办法,必须要保证老两口不能出事,也不能闹出其它事来,更不能给政府找来麻烦,否则拿你是问。”
  楚天齐不给对方说话机会,就直接下命令,显得很不讲理。可当领导的有时就得不讲理,“稳定”才是最重要的要求。
  第二天,刚上班不久,李子藤来了。

  直接来在办公桌前,李子藤说:“市长,有人静坐上丨访丨。”
  “上丨访丨?”楚天齐道,“什么人,因为什么事?”
  李子藤回答:“民工张二壮的母亲,还有张二壮的儿子,就坐在政府楼门前,一直喊冤,让青天大老爷做主,我刚才到市委办送文件时看到的。我去的时候,就看到他们坐在那,有保安在那维持秩序;在我返回来时,正赶上信访办人做工作,我才知道那一老一小是谁。”
  “张二壮的母亲怎么说?你听到了吗?”楚天齐反问。

  李子藤说:“听到几句,她就说儿子死的冤,死的不明不白,还说赔的太不公平,又说投资公司的人就是土匪,让市领导做主。”
  “那人长什么样?多大岁数?”楚天齐又问。
  “估计六十五、六岁,看着挺老实,也挺憔悴,那个小男孩挺瘦,反正给人整体感觉,祖孙挺可怜的。”李子藤语气中满是同情。
  “我知道了。”楚天齐挥挥手,“有什么情况再汇报。”
  “好的。”李子藤答应一声,退出了屋子。
  老实?可怜?那昨天怎么又那么厉害?哪个更真实呢?另外,这三人来的时间也挺巧,媳妇、孙女拿着昊方给的补偿款回去了十来天,对方都再没什么动静,这保险赔付金到帐后的第二天就来了。截止到目前,该拿的钱全都拿到了,而且他们来这里出发前的时间,应该就是保险金刚到的时候,这是巧合吗?他们难道真不知道这事?还有,他们提出了新的质疑,这些疑问是以前没想到,还是没有提出呢?一个个疑问在楚天齐脑海盘旋着。

  “笃笃”,敲门声响起。
  楚天齐以为又是李子藤,便没有言声,继续想着事情。
  “笃笃”,又是两声响动。
  看来不是秘书,于是楚天齐对着门口说了一声:“进来。”
  屋门轻轻响动,一个人出现在门口。

  看到对方身影,楚天齐赶忙站起身来,迎上前去:“市长,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打电话,我直接过去。”
  来人不是别人,而是成康市委副书记、市长王永新。王永新道:“我也刚从楼下上来,顺便就过来了。”说着话,王永新走到沙发旁。
  请市长坐下后,楚天齐赶忙张罗着弄茶水。
  “不用了,我坐坐就走。”王永新摆了摆手。
  楚天齐停止手中动作,也坐到了沙发上。
  王永新笑咪*咪的说:“怎么样?近一段工作顺利吗?有什么困难,只管讲出来,政府会为你分忧,我这个市长给你做后勤部长。”
  楚天齐道:“比较顺利,目前没有,如果有困难的话,一定向市长汇报。”
  “说实话,所有班子成员中,你的工作最出色。我昨天专门上街走走看看,那几处工地整个一派繁忙景象……”王永新兴奋的讲说着楚天齐的功绩,讲说着所见所感。
  自从杨永亮被抓后,王永新对每位班子成员都很客气,尤其对自己更是客气有加,经常打电话嘘寒问暖、关怀倍至,在食堂吃饭遇到自己时,也会主动凑到一起。今天又亲自上门,上来就表示关心,那姿态做的真是太足了。对方现在的境况、心态,楚天齐完全理解,杨永亮那毕竟是跟了好多年的秘书,王永新当然担心“沾包”,更担心“拔*出萝卜带出泥”了。
  虽然王永新有姿态,但楚天齐可不敢托大,对方毕竟是一把手,只要在位一天,那就是自己的领导;那就好比是身旁的一只虎,看似现在猫着,防不住什么时候跳起来咬自己一口。所以面对对方这一段时间的关心,楚天齐一直小心应对着,时刻都谨记着自己的身份。

  现在对方继续表示关心,楚天齐没有沾沾自喜,更没有自吹自擂,而就只是坐在那里听着。只到听对方讲完,才说道:“谢谢市长鼓励,我一定再接再厉。”然后话题一转,“市长,有什么事吗?”
  王永新一笑:“哦,也没什么。”停了一下,又说,“我刚才从楼下上来的时候,见门口有人上丨访丨,是昊成佳苑那里的事,实在不行的话,你过问一下。你听说这事了吗?”
  “在你来之前,李子藤刚和我说完,我正准备下去看看情况。这事主要是企业和工人之间的事,原则上还是他们自己解决为好,有些事我们还是不要随便揽。如果实在解决不了的话,我先让城建局过问一下。”楚天齐道,“市长,你看行吗?”
  “可以,你考虑的很全面,就按你的意思办。”说着,王永新站起身来,“这事你就全权布置吧。”说完,向门口走去。
  “市长慢走。”楚天齐送了出去。
  “留步,留步。”王永新回身客气后,快步走去。
  对方如此客套,如此姿态,楚天齐感觉很别扭。其实不只是他,就是放到任何人身上,都会不适应的。
  “李子藤,去一趟楼下。”楚天齐对着秘书室喊道。

  李子藤其实一直注意着外面的动静,现在听到楚市长召唤,快步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带着秘书到了一楼后,楚天齐没有走到楼外,而是站在楼里,隔着玻璃门,向外观察着。刚才一楼也有个别人观望,现在看到市领导来了,赶忙躲回到了屋子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