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92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刚刚开锁,双脚落地,双手可以使用,现在爬在梯子上,半上不下的,双脚悬空,手需要扶着,所以开锁的难度系数极其高,这需要极强的身体素质。
  齐语兰笑笑,说:“董宁,帮我拿一下包吧。”
  我单手接过来包,然后帮齐语兰从里面找了铁丝,齐语兰接过来,单手弯了一下,放进了嘴里,然后手调整角度,铁丝伸了过去,用嘴一拧。
  咔的一声,锁开了。

  这真的不容易。因为锁贴着墙,齐语兰活动的范围很小很小。
  齐语兰把铁丝收好,没有留下证据,她推开了顶,爬了上去,我紧跟在她身后。
  屋顶有违章建筑。一个小木屋,但是被一个铁架子罩住了,铁架子有个门,上着锁,看来,很怕李依然跑掉。
  我不禁想这原来是干什么用的,囚禁着什么人。
  木屋里面一片漆黑,估计这上面没有电,我跑到铁架门前,小声喊:“李依然,李依然。”
  齐语兰说:“我来。”

  如果不是认识齐语兰,我真的以为她是小偷。而不是人民丨警丨察,她真是开锁小能手,不管什么锁,都能开的开。
  打开锁之后,我们到了小木屋前,我拉开了门,却突然一阵风,齐语兰把我推开,我站立不稳,一下子坐在了地上。
  就在我跌坐在地上的这一秒钟,我看到李依然飞起的腿,齐语兰竖起来的双臂,狠狠相撞。
  “董宁!”
  小美女李依然看到了我,她收回了腿,刚刚那一腿横扫的太帅,力道角度无可挑剔,不过在我眼里,只有那风华绝代的长腿。又长又直又白才是我关注的。
  “你真的来了,我刚才还以为是做梦,真是怪了,怎么能...”小美女李依然皱着眉头,疑惑的说。

  我连忙打断了她,我说:“你没事吧,没受虐待吧。”
  其实我心里也觉得奇怪,刚刚怎么就跟小美女连线上了,可能我们之间真的有缘分,有一种特别的感应。
  命中注定?
  又想起了曾茂才的命运说。
  不过,齐语兰在场,这事不能明说,齐语兰心里也清楚,我刚才不太对劲,可她连提都没提起,大家互相装糊涂吧。
  小美女说:“除了限制人身自由之外,其他的都还好,这位是...”
  我介绍说:“这位是齐警官,特意来救你的。”
  小美女的目光很特别,隐隐约约带着一丝敌意,又隐隐约约带着一丝欣赏,是肯定齐语兰的外貌?还是欣赏齐语兰的身手?
  齐语兰笑笑,说:“我是齐语兰,董宁的邻居,听他说你被拘禁,过来帮点小忙,你被关在这里,董宁急坏了。”
  齐警官不仅身手好,待人接物也棒棒哒,她这句话点出了她的身份,消息来源,重点突出我来,不喧宾夺主。
  “噢,原来你就是董宁的邻居,上次救他的就是你,那这一次肯定也是你帮了大忙,董宁的话,他心是好的,但...算了,不说了,我觉得你懂。”
  谁说的,我可是起决定性作用。如果不是我,没有那超乎想象的心灵感应,谁能知道小美女李依然被关在屋顶。
  齐语兰笑而不语,这更让我受伤,不过我也没什么资格装爷们,论实际战斗力。我给两位女士提鞋都不配。
  “齐警官,你身手很好啊!”
  “你也不错啊!”
  “我从小练过。”

  “巧了,我也是。”
  齐语兰和李依然竟然聊了起来,一个青春活力,一个英姿飒爽,各有各的美。
  不过,这仅仅是表象,刚刚李依然目光中的敌意让我记忆犹新,女人,尤其是漂亮女人,没什么友情,好闺蜜好姐妹相爱相杀的例子不在少数。
  咦。某人说好要给我一个吻呢,怎么好像忘记了,我要不要提醒一下呢。
  就在这时,齐语兰看了看手表,说:“我们走吧,刚刚在四楼和五楼找你。耽误的时间有点多,还引起了一些骚乱。”
  李依然没说话,她在思考,似乎在做一个决定。
  “齐警官,你应该知道我爸是李国明,虽然我不想承认这段关系,但这是既定事实,我想问,你跟李国明有什么瓜葛没有,你会不会为他做事。”
  李依然说的很慎重,她的眼睛好像黑曜石,闪着迷人的光泽。
  齐语兰笑笑,说:“你的父亲李国明我早有耳闻,我只能说一句,道不同不相为谋。”
  李依然笑笑,说:“果然,我可以相信你,事实上,你帮了董宁,便跟李国明势不两立了。”
  听李依然说的云里雾里,我问道:“李依然,你是有什么事情要说吗?”
  李依然说:“齐警官,我叫你齐姐可以吗?”
  齐语兰点点头。
  我指了指自己,说:“那你应该叫我董哥了?”
  其实叫好哥哥也可以。
  李依然白了我一眼。说:“齐姐,你能在太好了,原本我担心自己一个人的力量太小,你和我两个人就差不多了。”

  齐语兰问道:“你遇到是麻烦了吗?”
  李依然说:“不是我的麻烦,是精神病院的麻烦,这里有一个淫窝,供给大人物消遣,女人大多是抢来的,她们离开不了这里,说不出真相,被虐待,是那种虐待,我想解救她们。”
  齐语兰沉吟了一下,说:“这么大的事情不如通知警方。”
  李依然有些急了,她抓住齐语兰的手,略微有些激动的说:“齐姐,你也是女人,你知道那些女人多惨吗?她们都被人从街上抢来,被人骗来,在这里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那些人对她们很残忍,用皮鞭抽,用烟头烫,那些人都是变态,他们受到的压力全在这些女人身上发泄,死了会找个地方随便埋了,当成养料,可能这辈子都无法回到家人身边,最可怜的是她们的家人苦苦寻找,苦苦追寻终究只有两个字,失踪。”

  “她们没时间了,她们等不了了,这里面有很多大人物,如果牵扯进来,一定会遮遮掩掩,黑暗不会暴露在光明面前,其实,我不奢求那些变态得到惩罚,虽然他们该千刀万剐,现在,我只想这些女人能平平安安的回到家。”
  李依然的话,掷地有声。
  正义感并不缺,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看到网络上的不平事,义愤填膺,难以自制,恨不得生生吞了那作恶之人,可隔了一天,便被某个女主播吸引,刷起了礼物,文明看球。
  缺少的是勇气,抗争的勇气,付诸于实际行动的勇气。

  嘴炮再响,震天响,喊出了花样。喊出了节奏,有毛用?
  齐语兰说:“走吧,前边带路,我要不跟你去,我不配当一个丨警丨察。”
  我自然同去,出一点绵薄之力。
  可是,小美女李依然是怎么知道的,她一直被关着,按道理接触不到外界。

  没等我开口,齐语兰问了我想问的,小美女李依然解释说,每天有人送饭,每次两个人,除了送饭之外。还有带走李依然的排泄物,脏的衣服。
  确实如李依然所说,除了没有人身自由,其他的还不差,一日三餐,蔬菜水果都有,肉类也少不了,娱乐活动有平板电脑,里面有下载好的电影电视剧,如果看完了有替换的,还有书籍,小美女如果有什么需要,只要跟来人说,很快便会满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