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189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楚天齐听后非常高兴,这种结果太圆满了,昊方公司做的特别到位,对这样的企业就要大力支持。令楚天齐高兴的还有一点,截止到目前,民工坠楼伤亡事故已经过去了十天,市城建局也按程序进行了汇报和备案,但无论是成康还是定野市,都没有处罚意见,只提了一些不痛不痒的警示语句。至于他担心的省里和建设厅,更没有任何过问与关注行为,他觉得当初的警觉可能过了,但又认为这种“杞人忧天”很有必要,可能正是市城建局的一系列处突作法可圈可点,让上级机关也难找到责难的理由。

  在李子藤刚离开屋子不久,手机响了,看了眼来电显示,楚天齐按下接听键:“哥们,有进展?”
  手机里立刻传来雷鹏的大嗓门:“哥们,*警方已于前天,把那个诬陷你的家伙移交给了县局,那家伙江湖绰号叫‘二黑’。‘二黑’这家伙挺识相,刚一审问就直接交待了,他说他是代人做事,是别人出钱雇他的。他说他事先根本不知道是你弟弟的婚礼,在婚礼当天看到你的身影时,才知道楚市长是你。他说要是提前知道是你家的事,绝对不会去的,当年在青牛峪乡蔬菜市场被你收拾过以后,他就发誓永不再招惹你。主要是礼瑞结婚那天,他已经接受任务并提前拿了佣金,他不能坏了道上规矩,才硬着头皮做完了整个任务。他说那个雇他的人他没见过,只知道人称‘炮哥’,在省城混,佣金和那一万块钱就是从省城汇到他卡上的。”

  楚天齐“哦”了一声,同时一个疑问涌上脑海:“炮哥”是不是曲刚说的“老炮”?随即他给出答案:应该是。同在省城道上混,应该不会同时出现两个类似混号的人,这是规矩,否则也得通过江湖手段摆平。
  雷鹏的大嗓门继续:“我已经安排人,着手去找那个‘炮哥’,只要找到那家伙,整个事情应该就清楚了。我倒要看看,是哪个王八蛋敢给哥们下黑手。行了,汇报完毕,我得去忙了。”言毕,声音戛然而止。
  玉赤警方要抓“炮哥”,即使“炮哥”真是“老炮”的话,应该也不会有人出面阻拦,因为“二黑”根本不知道“炮哥”的背景,更不知道“炮哥”身后人的信息。即使“炮哥”和“老炮”是同一人,张鹏飞等人也只能是在背后设置阻力或帮其进行隐藏。
  “炮哥”是否就是“老炮”,背后是否真是张鹏飞,那就等雷鹏他们办案结果吧。
  抛开这些,楚天齐又忙起了手头工作,看着城建和土地报来的资料,这些资料主要都是安全生产内容。既有安全生产的举报,也有安全检查的行动,还有检查结果的整改等等,整体搞的有声有色。看着这些资料,楚天齐放心不少,看来曹金海和赵顺还是认识到了事情的轻重缓急。
  这几天,楚天齐不止看这些资料,还多次去现场检查,既查安全生产,也跟进工程进度,还多次去暗访。现在全市城建、地矿系统安全生产这根弦都绷的紧紧的,生产企业和相关单位生怕被主管部门或市领导查到,已经有个别倒霉蛋撞到了楚市长枪口上,被从严从重进行了惩罚,被罚的企业老板身上肉都疼。
  在检查过程中,楚天齐看到,各生产单位的进度非常可喜,昊成佳苑住宅首批工程已经封顶,另两个商用项目建设速度也很快,幸福小区更是开始做外墙粉刷了。如果照这个进度的话,今年十月份之前,首批住宅应该就能投入使用了,当然前提是附属配套工程也要跟的上。
  一天的工作都很顺利,在下午不到五点的时候,楚天齐已经忙完了当天的工作内容,便靠在椅背上美美的吸着香烟。
  “笃笃”,敲门声响起,紧跟着李子藤走进来汇报:“市长,城建局曹局长要见您。”
  “现在让他来吧。”楚天齐道。
  李子藤退出不久,曹金海走了进来。

  在让对方坐到对面椅子上后,楚天齐问:“曹局长,什么事?”
  曹金海回答:“曹阳打电话说,坠楼事故中的死者家属又来了,又来跟项目部要钱,双方发生了冲突。”
  楚天齐“哦”了一声:“又来了?不是都一次性处理利索,家属拿钱走了吗。难道没拿完钱,还是有什么说道?”
  “上次的确都处理了,城建局还有整套手续备案。”曹金海说,“这次来的人变了,不是张二壮的媳妇、女儿,也没有那个大舅哥,这次来的是张二壮的父母和一个六岁的小儿子,好像还有一个律师。他们说,上次的补偿金一分都没拿到,都被媳妇和娘家人装腰包了。”

  楚天齐插了话:“他们这就是无理取闹了,分钱那是他们内部的事,跟人家昊方有什么关系?竟然还来了律师,律师难道连这个也不懂?”
  “分钱倒是次要的,他们主要说是上次的补偿方式不公,说是项目部应该是全责,还说补偿标准太低。”曹金海道,“据曹阳说,当对方一开始提出要求时,虽然觉得对方属于无理取闹,但项目部一直保持克制,好言相商。可对方一直恶语相加,老头老太太更是张嘴大骂,引得项目部人与其发生了争吵。在争吵过程中,张父忽然一头撞向曹阳,曹阳下意识一躲,结果张父头部撞到桌子上,也是凑巧,木头桌上一根*毛刺划杀了张父脸颊,顿时弄的满脸鲜血。这一下可不得了了,张父不顾头上血污,继续去撞曹阳,张母也拉着孙子,让项目部人‘打死我们,打死我们’、‘你们就杀人灭口吧’。”

  楚天齐微微皱眉:“怎么会这样?现在怎样了?”
  曹金海说:“已经把张父送到了医院,是曹阳给交的医药费和押金,张母和小孩也跟着在医院。老太太也不进屋,就坐在医院住院楼门口,逢人就说昊方公司欺负人,不但害死了儿子,还欺负他们老的老小的小。一时间门口围了好多人,严重影响了医院的正常工作秩序。医院派人出面解劝,希望老太太不要这么做,有什么事可以去找昊方公司协商。
  不说还好,听到这么一说,老太太更加哭天抢地,说是不敢到工地去,怕被项目部人打死,说项目部人都是活土匪,怕步了儿子后尘。医院继续解劝,更不得了了,老太太直接说医院和项目部是一伙的,合伙欺负外地人。医院实在没办法,只好叫来曹阳,表示如果这样的话,就让曹阳把人弄走,医院实在经不起这么折腾,其他病人也受不了呀。
  曹阳当然知道医院的苦衷,他何尝不是?现在被张家老两口这么一弄,那些不明真相的群众纷纷指责,说投资企业是黑心商人,只知赚钱,根本不管工人死活。还有人说,这种企业盖的房子,质量肯定也好不了,肯定是‘豆腐渣’,呼吁人们不要上当。而且眼前就有麻烦,这老两口可是一个住院,一个‘喊冤’。万般无奈下,曹阳只得与老太太商量,但老太太根本不理这个茬,就是向过往人等痛陈昊方公司‘劣迹’,好多事情先不论真假,根本和他们的事就不沾边。

  把曹阳逼的起急了,就说‘你们爱咋咋闹,我不管了’。这下捅了马蜂窝,老太太更抓住了把柄,让周围人帮着‘申冤’,曹阳一时成为周围群众痛斥的‘黑心商人’。万般无奈,曹阳只得选择了报警。可丨警丨察到了以后,老太太立马又变了一个方式,不再大喊大叫,而是完全一副受害者的状态,就是请‘公丨安丨同志开开眼,可怜可怜我们这受害人’。针对这种情况,警方也没什么好办法,只好留了两个丨警丨察,在医院维持秩序。”

  日期:2017-11-21 1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