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女副县长的一次冲动》
第778节

作者: 品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大川也请了几天假,说女人生病了,要在家陪着。
  万子昌和夏文博都觉得这是张大川找的一个借口,这家伙大概又为乡长的位置动脑筋了,不过就东岭乡目前的状况来说,有他不多,没他不少,万子昌也就同意了。
  倒是汪翠兰心里惦记着让张大川帮着到孙副书记那里说说,所以给张大川打了几个电话。
  张大川嘴里没精打采的答应着,心里才不愿意帮汪翠兰去说,这臭女人,老子帮你弄到县城还提升了,你还想乡长的位置,真的贪得无厌。
  “那好吧,我帮你说说!汪乡长,上次说的钱你能借给我一点吗!”
  “钱啊,我也没多少,几千元成吗!”
  “这,几千就算了,我想多借点,你放心......”

  “得,得,我不是不放心,我是真没钱,这样,我这有个电话,是市里的一家借贷公司,你可以试着联系一下!”
  汪翠兰把电话告诉了张大川,张大川一听就知道这是高利贷。
  但他一家走投无路了,家里的钱全被丽珍给挪用了,连房子都抵押贷款了,接下来女人治病要钱,丽珍的货款还得五十万,自己这女人暂时是靠不住了,只能自己出面活动乡长,怎么也的再借一二十万吧,高利贷就高利贷,只要自己当上了乡长,来钱的地方就多了,区区几十万,要不了多久便能还清。
  只要想着,张大川联系了西汉市的那家高利贷公司......
  几天之后,市委对夏文博的代理副县长推荐使用文件就传到了清流县,这虽然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消息,但还是再次的让清流县沸腾了一下,不管是不是认识夏文博的人,都开始在嘴边说起了夏文博这个人。
  有人说夏文博上面关系很硬的,不然咋能在短短的时间里,从小小的科级干部一下就提升为副处。

  也有人说,夏文博本来一直都是欧阳明的嫡系,说夏文博有个姐姐好像是欧阳明的同学,据说还是当年欧阳明暗恋的同学。
  更有人神乎其神的说,夏文博和县委郭书记的女儿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所以坐火箭上升那是必然的。
  这些乱七八糟的传言到了东岭乡的时候,夏文博听的都忍不住笑了,尼玛,编的还能不能再神一点啊,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熟悉他的人也都经常拿这些传言和他打趣。
  只是,打趣的时间也没几天,夏文博被通知到县里报道上任了,这天,县政府办公室的刘副主任亲自前来迎接夏文博,那个殷勤劲啊,看的夏文博都有点不好意思了,又是帮夏文博收拾行李,又是帮他提包,搞得夏文博手忙脚乱的,当初这个刘副主任在办公室的时候,对夏文博还算不错,那时候夏文博每次被张主任批评了,刘副主任总会抽空子过来帮夏文博打抱不平的说几句出气的话。
  虽然,他未必就是真为夏文博气不过,毕竟他也恨死了张主任,那老儿一点权力都不给他,除了挂个副主任的名声,他是一点好处,一点优越感都找不到,他能不生气?

  东岭乡的干部们这会才到了真正挣表现的时候,要知道,夏文博的一个鲤鱼跃龙门,就把他们完完全全的甩开了距离,以后再想和夏文博聊天,打屁,恐怕都成为幻想了。
  于是,大家蜂拥而上,和夏文博说着离别的感言。
  一个个看上去都有一万个舍不得夏文博离开的感情,他们似乎在一夜之间,突然的想到了夏文博的好,想到了夏文博对东岭乡做出的贡献,有人甚至还泪眼盈眶,就差朗颂几句‘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美景虚设’的诗句了。
  夏文博都被他们搞糊涂了,他们嘴里的夏文博真的是自己吗?
  可是,就在前些天市里来人的时候,不是分明有许多人都幸灾乐祸的等着看自己的笑话吗?这人啊,真是个难以琢磨的动物。
  但多多少少,夏文博还是有些伤感的,这里是自己咸鱼翻身的地方,这里的每一寸土地自己都走过,每一个乡村都留下了自己的希望,所以,他真的有些舍不得。
  挥一挥手,他的车渐行渐远了,留下了身后那如梦的景色......
  夏文博在当天下午就到县政府报道了,路上,办公室的张主任一刻都没有停止和刘副主任的联系,一会一个电话,问车到什么地方了,要不要吃饭啊,夏县长精神还好吧,一会车到了县政府,先请夏县长到办公室来歇歇,梳洗一下,再去见领导。
  等车到了县政府的院子,张主任带着办公室的几个男男女女,早早的就守候在门口了,见面拉着夏文博的手,那个亲热啊,说夏文博是从县政府办公室出去了,这算是回娘家了,他们为办公室能出夏文博这样的人才,感到万分的荣幸。
  夏文博很少被男人这样拉着手说话,还拉着一时半会的不放手,你说夏文博心里腻歪不,又不好用力的把人家手甩开,要知道,一个办公室的主任,权力未必就比你一个收尾副县长小,很多事情都要依靠人家才能解决。
  所以夏文博也只能忍了,就是表情不太自然。
  倒是远处也来迎接夏文博的苏亚梅,看着夏文博那个难受的样子,丝丝的偷笑,见夏文博投来了求助的目光,忍不住的摇摇宽大的后臀,到了夏文博的身边。
  “不错啊,外面混了一圈,一下成了我们的领导了,来,让大姐看看,长胖了没有!”
  “小苏,不能这样和夏县长说话,没礼貌!”张主任拉下脸,训斥了一句,只是,他咋还不松手呢?
  苏亚梅都想笑了,尼玛,还叫我小苏,还这么严肃的,不装比你会死啊。

  她理都懒得理张主任,一把抓住了夏文博的手,硬是吧张主任的手给挤开了:“大姐也和你握握手,沾你点运气!”
  这女人,也不知道是真想帮夏文博解围,还是来吃豆腐的,那个手啊,就在夏文博的手上摸来摸去的。
  这会的夏文博,也顾不得被吃豆腐了,能摆脱张主任汗津津的手,那就是最大的胜利,不过你别说,手和手看上去是一样的,但感觉大不相同呢,苏亚梅的手摸着感觉和张主任的手那是天壤之别,截然不同,摸着也舒服,滑溜溜,软绵绵,摸几下就会让人想入非非。
  他就在苏亚梅的手上掐了一下。

  苏亚梅‘哎呦’一声:“夏文博,你不知道对女人温柔点啊!”说完,举起拳头在他身上擂了几下,引的大家轰然大笑。
  张主任邀请夏文博到办公室坐坐,夏文博说算了,自己还是先安顿一下。
  张主任立马吆喝着大家帮夏文博把行李都搬上,带着夏文博到了过去他住的那个宿舍,他很显摆的给夏文博介绍着:“原来住这的两个大学生公务员,让他们自己出去租房子住了,你看看,夏县长,我还找人来把墙纸都贴上,还买了几样家具。你要是还缺啥,只管给我说!”
  夏文博都有点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了,这还是自己过去住的那个猪窝吗?崭新的床铺,崭新的家具,还有一台四十多英寸的液晶电视,连洗脸盆都是新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