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圈子》
第466节

作者: 白小旦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功就得知了这么一个情况,让他心里产生了怀疑,猜测着是不是王怀中故意是针对他的,不然王怀中与他没有什么矛盾,为什么要指使村民搞事情?何况这个事情对郜周明也是不利的,而对郜周明不利,那可能是对他不利的副产品,王怀中没有料到这一点,因此这个事情很可能与吴华东吴庆和有关。
  又听说现在吴华东在市里头长袖善舞,与一些市领导拉拉扯扯,颇有当年吴庆和的风范,如此一来,这小子起意针对他,未必没有可能。
  陈功的猜测没错,百里之外,庆和山庄内。
  王怀周与王怀中两兄弟正呆在山庄的一个包间内,与一个人高谈阔论,吴华东进进出出,安排着饭局。
  坐在上座的那个高谈阔论的人是吴庆和,他刚从监狱里出来,其实他出来不出来没有什么,这些年虽然呆在监狱里头,可是他还能遥控指挥着外面,吴华东所做的一切都有他的指点,不然,吴华东怎么会继承他的衣钵呢?他自己的亲生子女有的没有长大,而有的则是跑到了国外留学,都没法听从他的指挥去做事情,因此吴华东这个侄子就成了最好的选择。
  “二哥,你现在终于出来了,这高州的天下我看还会是你的。”王怀周端着酒杯大笑着向吴庆和说道。
  要说王怀周也是一个不一般的人物,能把兴化集团搞的很好,保证每年的税收能流入到兴远县的国库,对兴远县的财政工作作出了巨大贡献,而且还是一名国企的干部,按说不应当对吴庆和如此恭敬,但是人人都有软肋,王怀周的软肋在于他在兴化集团内部培植个人亲信,引起其他厂领导班子成员的不满,有人向上面举报他身为集团一把手,纵容亲属在兴化集团牟利,有中饱私囊的行为,引起了省市纪委的注意。

  如果不是吴庆和为他牵针引线,通过王伯祥王法勤等人摆平此事,或许他的厂长一职就当不上了,因此他才会对吴庆和如此恭敬,必竟是给他帮了一个大忙,如果不是这个缘故,以王怀周的地位,哪会过来专门为吴庆和出狱一事接风洗尘?
  吴庆和在他们结拜兄弟当中的老二,老大其实是当年的兴远县委书记现在的市委组织部长刘波辉,只是刘波辉现在官当大了,他们不好再提结拜这事,不过他们三人的关系一直是很亲密的。
  吴庆和此时听了他的话之后,笑了笑说道:“怀周,我老了,经过这一次的波折,让我对一些事情看的更透了一些,为人哪,还是低调的好,纵然我腰缠万贯,可是一旦卷入了政治,必然要遭到挫折啊,我现在不问世事了,就让我的兄弟子侄们在前面闯吧。”
  王怀周一听,便笑了起来道:“二哥,那你这是在幕后指挥啊,这一招高明,以后我得学着点,我这个厂长还能再当几年?虽然国企老总的退休年龄会所有放宽,但是我不能一直当下去吧?早晚得退下来,不像你,即使你退居幕后了,可是这企业还是你个人的,我呢退休后就一无所有了。”

  王怀周的年龄其实不大,他不过是这样说而已,吴庆和一听说道:“三弟,现在好国企都在进行改制,管理层买断,有股份,你们兴化集团我看迟早要走这个路子,你要想法推动这个事情,然后准备一笔钱来买股份,到时候如果缺钱啥的,直接和我讲一讲,需要多少钱,我给你。”
  “那多谢了二哥,我正有此意,没想到二哥你先开了口了。”王怀周微笑道。
  吴庆和看了他一眼,招呼着他和王怀中喝酒吃菜。
  “听说陈功到你们那里担任县长了?”吴庆和喝了一杯酒,向王怀周觑了一眼问道。
  王怀周呵呵一笑道:“一个年轻娃娃去当了我们县的县长,市委用人真是有意思,不过我知道你与他有过节,所以在选他为代县长的时候,少投了他的一票,弄得他很难堪呢。”
  吴庆和一听就高兴了,说道:“哈哈,还有这事?那谢谢三弟你了,那郜周明是什么情况?”
  王怀周道:“郜周明现在了不得了,是侯国玉的人,与陈功似乎不大对付,哪天帮你引见一下,见见他,他是老家的父母官嘛。”
  吴庆和呵呵一笑道:“我都说了,我要处于幕后了,你帮华东引见一下吧,让华东与他结交结交。”
  王怀周一听,说道:“那也行,哪天我约他到市里来,华东过去见一下。”
  吴华东听了之后微笑了一下,王怀中在旁边说道:“我与华东也做了一件大事,让陈功那小子也是气的不轻。”
  “怎么回事?”吴庆和感兴趣地问道。
  王怀中道:“那小子现在在经开区修路呢,但是县里头还欠我们村里的钱,华东一次与我在一起喝酒,就谈到陈功这小子了,我一听就想着要给华东出出气,便想出一个主意,让村里的老百姓阻挠经开区的施工,向县里头要钱,而现在县里穷的叮当响,根本拿不出钱,老百姓又到市里上了访,可弄得陈功灰头吐脸的,气的不轻。”
  王怀中一把这话说完,吴庆和哈哈一笑道:“行,你们这手段可以。”
  第五百四十一章 冯佳雪来了
  吴庆和出狱在高州市可是一个不小的消息,陈功当然很快就知道了这个事,然而这个时候离高义珍入狱倒是不久,两位有交集的人这一前一后地进出监狱,让人听起来颇有感慨,而吴庆和的企业能发展这么大,高义珍功不可没,但是现在吴庆和出狱后依然是锦衣玉食,而高义珍出狱后呢?

  陈功有时就会想到这个事情,让他悟出了与这些民营企业老板打交道的精髓,那就是绝对不能与他们交往过深,对他们的帮助一定是政策层面上的,而不能是具体层面上的,否则就会与他们之间的关系陷入到一种不可自拨的地步,最后一出了事,这些民营企业老板绝对不会像当初所说的那样,是铁嘴钢牙,面对纪委的人什么事情也不说,如果再遇到吴庆和这样背后再捅一刀的人,那就更麻烦了。

  陈功知道王怀中指使村民阻挠经开区的建设很可能是针对他之后,他便是也断了把钱支付给这几个村的想法,即使支付给他们,也到不了普通老百姓的手中,反而让村里的干部挥霍了。
  只是这五百万的资金给郜周明拿去用了,他心里头比较窝火,都是这个石文利的缘故,如果不是石文利,这五百万绝对不会让郜周明给盯上。
  如此一想,陈功便想到石文利的儿子出国留学的事了,这小子哪来的钱送他儿子出国的?过了有一个星期,陈功去了市里,与畅路秘密地坐到了一起。
  陈功不得不出手了,再不出手,他在兴远县的权威就彻底没有了,石文利顶撞他的事被传的有鼻子有眼,都在暗中嘲笑他。虽然他可以不把这个事情当回事,可是当他知道石文利屁股上有屎时,他绝对不能不当回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